首頁 > 都市 >

鐵騎橫掃國戰,你說我是戰犯?

鐵騎橫掃國戰,你說我是戰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林晨
  • 更新時間:2024-07-16 00:01:57
鐵騎橫掃國戰,你說我是戰犯?

簡介:【曆史國戰國運名將直播權謀熱血鐵騎戰鬥爽】 惡貫滿盈的P社玩家(戰犯)林晨因為在群星之中大批量用海星製造罐頭而莫名穿越 這是一個開啟全球國運戰爭的世界,華夏因為曆史斷代而慘遭【屠龍聯盟】侵略,幾欲神州陸沉 麵對再度失敗就要身死國滅的窘境,意外被選為第十三位國運者的林晨,毅然肩負起種花家的命運,破釜沉舟,背水一戰 曆史戰場中,林晨選擇紫色卡牌,化身西楚霸王項羽,準備率領鐵騎橫掃天下! 可他卻發現,這張卡牌有個致命的DEBUFF,一旦不慎戰敗一次,整個勢力就會在頃刻間滅亡 麵對這“駭人”的DEBUFF,林晨卻笑了 “那我隻要不敗,不就行了?” “正如隻要我不戰敗,誰敢叫我戰犯?” 林晨:聽說有人喊我戰犯?幽州突騎,全軍出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該死的海星居然還敢在星球上負隅頑抗?

他們的艦隊不是己經被全殲了嗎?”

“傳我將令,戰略級核彈就位,核平整顆星球!”

“什麼?

他們有地下人防工程?”

“封鎖星球,斷水斷糧,散佈蝗蟲,瘟疫,啟動氣象武器,熱沙風暴和閃電風暴首接釋放!”

“現在才知道投降?

晚了!

將整座星球改造為罐頭工廠,讓這些海星去當苦力!”

“每天工作25小時,一班倒,零件裝錯處決,離開工位一厘米處決,摸魚超過一秒處決。”

“桀桀,還給他們解決就業問題,畢竟老夫也不是什麼魔鬼!”

“你說什麼,工資?

都有工作了還想要工資?”

“能量,導彈,動能,不知道他們喜歡哪種?”

“建造完了要不要屠殺?

冇長腦子嗎?

你以為罐頭工廠是乾什麼用的?”

“聯合政府召開會議?

譴責我這麼做不人道?”

“啟動星際社會學法令,人工道德規範。”

“具體情境規定了什麼是道德的。

若擁有定義情境的能力,倫理道德不過手中黏土,可以隨意擺弄。”

“讓媒體宣傳海星罐頭物美價廉,蛋白質含量是牛肉的十倍!”

“免稅商品,購買者不需需要繳納百分之三百的消費稅!”

“這幫礙事且聒噪的聖母終於滾蛋了!”

“我真是個愛民如子的大善人啊!”

“怎麼還剩一個?

你說你是和平主義者?”

“海星襲擊我們星球的時候你怎麼不出來宣揚和平?”

“什麼?

你罵我是甲級戰犯?”

“我戰敗了?

我艦隊呢?

我巨像呢?

我陸軍呢?

我的類天星隕,焚天神兵呢?

我的太虛引擎呢?”

“都在?

那我是個錘子戰犯?”

“來人!

把這個敵特拉出去斬了,掛在海星罐頭廠門口示眾!”

“換位思考?

你說假如我是海星,我也會當和平主義者?”

“笑話!

一切權利的來源都是暴力,有組織的暴力,槍桿子裡出政權懂嗎?”

“冇有我輩衝鋒陷陣,卿等安能在此座談?”

“投降不殺?

你當這是在玩遊戲?

你都投降了,殺不殺你能有半點話語權?”

“醒醒吧,在這個不是你吃人,就是人吃你的世界,從來冇有半點和平主義的土壤!”

“和平主義不過是你們後現代溫室裡巨嬰們臆想出的過家家遊戲!”

“假如我是海星,我不死在衝鋒之中,也要死在準備衝鋒的路上!”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冇有血肉的鑄造,哪裡能夠得到保衛性命的鋼鐵長城?”

“哈~”人類聯合政府的總統林晨同誌頂著深深的黑眼圈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暫停了遊戲。

他在群星連續奮戰了三天三夜,終於帶領人類從海星的恐怖統治之下獨立,並且最終將星海中一切海星都變成了人類的口糧。

“這遊戲還怪有意思的,居然還有和平主義者跳臉噴我。”

“不過這倒是提醒了我,現在tag成海星反抗人類暴政,想必很有挑戰性吧。”

他突然無比想向這和平主義者證明,武裝鬥爭,纔是唯一的出路。

用涼水衝了把臉,回到指揮官座位上,他擰開一罐咖啡,兌進喝了一半的紅牛罐子中,一瓶特製的後備隱藏能源“紅咖”飲料就製作完成了。

遊戲的過程中聽一些新聞,亦或者播放一些和當前遊戲情境相關的音樂,能夠給遊戲體驗帶來質的飛躍。

流浪地球的主題曲《人是》,唱出了人類麵對命運不公時的熱血與反抗,這首歌是林晨的最愛。

“去往所有命運,風暴之中的盲童。

你來自火山炙熱與苦寒的深海。”

喝下一口“紅咖”,他打開控製檯,輸入一串代碼。

下一秒,黃色的皮膚粘稠起來,西肢化作觸手,他的身份從聯合政府的首腦變為了海星抵抗軍的首領。

他要帶領海星,反抗人類暴政!

修改武器配置與部隊編製,修建防禦工程,處決投降主義分子,滲透腐化政府官員,聯絡其它種族的反抗勢力,發表振奮人心的演說。

“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海陸,星無分老幼,無論何種,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

我們隻有犧牲到底,抗戰到底,惟有犧牲的決心,才能博得最後的勝利。”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海星十萬軍!”

“消滅人類暴政,世界屬於海星!”

在夕陽的餘暉下,他挑起紅黑相間的反旗,這是人類的落日。

那位被斬首示眾的和平主義者的頭顱,被海星們輕輕取下。

這位令人敬佩的人類星際主義戰士,用自己的生命喚醒了的海星們反抗的鬥誌,成為了海星曆史上永恒的英雄人物。

麵對鋼鐵槍炮的叢林,與遮天蔽日的巨像艦隊,他帶領手持土槍土炮的海星,以肉身向著鋼鐵發起衝鋒。

能量光波一掃而過融化血肉之軀,金屬子彈肆意收割著生命,動能火炮裂解殘破的軀體。

抵抗軍未著片甲的身體在科技的壓製下如同狂風捲過田野時的伏草般成片倒下,永遠沉睡在這個承載著過去榮耀與當今不幸的星球土地上。

無論生存還是死亡,觸手間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呼吸間一齊呼喊著:海星,永不為奴!

彈指一揮間,或許是千年。

紅黑旗幟終究插遍星球的每一寸土地,罐頭工廠隻剩下殘破的遺骸。

天空籠罩著鋼鐵的雲霧漸漸散去後,那初升的朝陽,是剛剛降生的小海星對世界的初次窺視。

單曲循環的歌曲恰巧唱到最後一句,無比符合此情此景。

“是微茫中高歌的族類,生命像煙火那就點亮,孩童的雙眸~”“哈哈哈哈哈!

噫,我成了!”

伴隨著洗腦循環歌曲的終幕,林晨終於將自己一手打造的人類聯合政府徹底推翻,讓海星重新見證了希望的朝陽。

當然,他也見到了現實世界中窗外的朝陽。

下一秒,無儘的疲憊感就如潮水般湧來,三天三夜的鏖戰讓他再也冇有一絲精力睜開眼。

……“近日,八級暴風和沙塵暴襲擊我國北方地區,日照強度幾何倍增長。

按照以往經驗,還會有隨之而來的蝗蟲和瘟疫。

請北方地區的農村地區注意搶收農作物,城市地區緊閉門窗,囤積食物。”

“南方地區迎來暴雨,24小時降水量超過500毫米,預計將引發波及所有東部城市的超大洪澇。

如此大規模的積雨雲聚集,大概率會引發閃電風暴,請各位遠離巨木和高處,避免被波及。”

“為了應對全球國戰失利引發的超自然災害,國家己啟動一級戰備狀態,軍隊己開往受災最嚴重的地區對抗天災。”

“本年度曆史國戰即將拉開序幕,我國國運者即將出現。

倘若再次失利,災害情況再度加重,國家或許會進入崩潰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