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萬武之道

萬武之道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秦烈
  • 更新時間:2024-05-15 06:12:35
萬武之道

簡介:真正的強者,是猶如那大地中的小草,弱小而又堅強,不屈不撓,越挫越勇 看秦天如何在這華夏大地中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這一日,陽光明媚,鳥語花香。

剛滿七歲的秦天決定叫上好夥伴張起凡,如同往常一樣,相約去山上抓鳥蛋。

他們穿過了蔥鬱的樹林,翻過了熟悉的那幾個小山丘,來到了一個鳥群繁多的山穀。

山穀裡鳥兒歡快地歌唱,各種顏色的鳥蛋散落在草叢中,像是大自然的饋贈。

秦天和張起凡興奮地撿起鳥蛋,放入揹簍中。

他們邊撿邊聊,歡聲笑語迴盪在山穀之中。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低沉的獸吼聲打破了山穀的寧靜。

他們抬頭望去,隻見一隻體型龐大、渾身長滿鱗片的妖獸出現在山穀入口。

它眼中閃爍著凶狠的光芒,嘴角流出涎水,顯然是被鳥群吸引了過來。

“不好,是一級妖獸!”

張起凡臉色一變,緊張地低聲說道。

張起凡畢竟比秦天大兩歲,也聽大人說過,山穀中會有妖獸出現,但是在這村莊附近,怎麼可能會出現妖獸,基本野獸都很難遇到。

真的是運氣差到走路雷都能劈到你的概率。

“什麼是一級妖獸?”

秦天有些緊張地問道。

“一級妖獸是非常強大的妖獸,我們不是它的對手。

快跑!”

張起凡拉著秦天就往山穀外跑去。

但是,他們跑的速度遠遠比不上一級妖獸。

妖獸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聲,邁開大步朝他們追來。

秦天和張起凡心中驚恐萬分,他們知道自己絕非妖獸的對手。

眼看妖獸就要追上他們了,張起凡猛地停下腳步,轉身對秦天喊道:“秦天,你快跑!

我來拖住它!”

秦天心中一暖,他知道張起凡是為了救他才這樣說的。

但他怎麼可能讓張起凡一個人去麵對那麼強大的妖獸呢?

他搖搖頭,堅定地說道:“不,我們不能放棄彼此!

我們要一起麵對!”

張起凡感動地看著秦天,眼中閃過一絲堅定。

他們並肩作戰,麵對一級妖獸的追殺。

然而,實力懸殊太大,他們很快就被妖獸追上了。

就在秦天即將被妖獸拍中的時候,張起凡猛地撲過來,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秦天。

他被妖獸重重地拍暈在地,而秦天則因為張起凡的犧牲得以逃脫。

看著昏迷不醒的張起凡,秦天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憤怒和悲痛,引的周圍的樹葉都以他為中心旋轉起來,他緊緊地握住拳頭,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就在這時,他的體內突然湧起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股力量如同狂暴的洪水一般洶湧澎湃,讓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他感到自己的血液在沸騰,彷彿有什麼神秘的力量正在覺醒。

秦天心中一驚,他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但是,他感到自己的力量在不斷增強,彷彿可以撼動天地一般。

他抬起頭,眼中閃爍著淩厲的光芒,朝著妖獸猛地衝去。

一級妖獸被秦天的氣勢所驚,它咆哮一聲,揮起巨大的爪子朝秦天拍去。

然而,秦天卻絲毫不懼,他迎著妖獸的爪子衝去,一拳轟在了妖獸的胸口上。

“轟!”

一聲巨響震徹山穀,一級妖獸被秦天一拳轟飛出去,胸口䘝大洞,重重地摔在地上。

它掙紮著想要站起來,驚恐的看著這個小男孩,最終倒在了血泊之中。

秦天看著倒在地上的妖獸,心中卻冇有絲毫的喜悅。

他感到自己的身體彷彿被抽空了一般,疲憊不堪。

他搖搖晃晃地走到張起凡身邊,扶起他的頭,低聲呼喚著他的名字。

然而,張起凡卻冇有絲毫的反應。

秦天心中一緊,但是馬上也是頭暈眼花,一頭紮進草裡巨大的聲響引起了村民們的注意,他們紛紛上山檢視情況。

當他們看到倒在地上的一級妖獸和昏迷不醒的張起凡和秦天,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他們知道秦天和張起凡經常上山抓鳥蛋的事情,但是冇想到竟然會遇到這麼危險的情況。

村民們紛紛上前幫忙,秦家跟張家的人都各自把孩子送回了家,然後請來了最好的神醫來看“張起凡靜靜地躺在床上,麵色蒼白,氣息微弱。

他的傷勢雖然不輕,但好在並未傷及筋骨,隻需休息十天半月,便可恢複如初。”

這是張神醫對張家家主張鐵心說的話,張鐵心舒了一口氣:“多謝張神醫。”

“張家主,這是我分內之事,況且小張也是我看著長大的,如果冇什麼事我就去秦家。”

張神醫一臉擔心的說。

張管家送彆了張神醫,而張鐵心一臉沉重的望著那片山,心中思緒萬分。

而秦天,這場戰鬥的另一位主角,卻陷入了深深的昏迷。

他的身體似乎並未受到什麼傷害,但意識深處,卻是一片混沌。

那些模糊的片段不停閃爍,如同夢境般虛幻,卻又難以捉摸。

每當他試圖抓住那些片段,它們就會化作無形的煙霧,消散在無儘的黑暗中。

當秦天再次醒來時,己經是三天後他發現自己己經躺在一間自家小屋之中。

他的頭腦還有些昏沉,但對於自己是如何來到這裡的,卻一無所知。

他努力回憶著昏迷前的情景,但那些記憶似乎被某種力量封鎖了,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法觸及。

“秦天,秦天,你終於醒了!”

兩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秦天轉過頭,看到秦震跟李雪靈正關切地望著他。

“爹,娘”秦天虛弱的說,但卻不知從何說起。

李雪靈擺擺手,示意他不必多說,:“你好好休息,彆說話 娘擔心死你了,三天前張神醫說你運氣好,纔沒被妖獸吃掉,說著用手摸了摸眼角。”

秦天心裡一暖:“娘讓你擔心了,下次我不會再去那邊玩了”秦震看了看秦天繼續說道:“我檢視了那隻妖獸的屍體,它的胸口被打成了肉泥,這種力道,起碼是武師級彆並且學習了黃品以上的功法才能造成。

我實在難以想象,是哪位高人碰巧在那邊救了你們”秦天一臉懵逼,心中湧起一股莫明的恐懼。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更不知道自己的力量竟然如此可怕。

他開始懷疑自己的身份,自己究竟是誰?

為何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為什麼當時一擊之後什麼都不記得了。

其實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覺醒的是血脈,連武皇不一定能覺醒的稀有血脈,在這個七歲小孩子麵前覺醒了,簡首就是三歲小孩百米跑贏了巔峰博爾特這麼讓人難以置信。

但是確確實實發生了。

從那以後,秦天變得喜歡鍛鍊自己站在烈日下,汗水浸透了他的衣襟。

他緊握雙拳,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心中有一個聲音在迴響:“我要舉起眼前這塊石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