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網王:與王子們貼貼的打怪日常

網王:與王子們貼貼的打怪日常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零崎
  • 更新時間:2024-07-16 03:00:15
網王:與王子們貼貼的打怪日常

簡介:【萬人迷】【會一直寫到世界盃結束】 【女主裝逼】 【為愛發電,做飯不易,各位輕噴】 【劇情需要,正文開放式結局】 【番外會補上CP】 【CP暫定8對,並且隻會更多】 —— 由於鯊人網球的能量巨大,網王世界引來異世界怪物的侵擾! 為保證鯊人網球正常進行 時空秩序官001化名零崎一,穿越網王世界消滅異世界怪物! —— “話說係統,我不會一直綁定在幸村身邊吧?” 秩序官小姐在東京鯊怪鯊到一半,因能量不足彈回幸村精市身邊,她表示真的會被無語到 “當然不會,秩序官開啟新地圖就會綁定到彆人身上啦!” 係統話音剛落,秩序官小姐突然消失在幸村精市麵前,彈到跡部景吾身邊 此時跡部景吾正在泡澡,浴缸上灑滿了玫瑰花 —— 秩序官小姐追怪誤入地下網球場 “秩序官小姐陪我打一局,我就告訴你無臉男在哪~” 越前龍雅玩世不恭地看著秩序官小姐,一副她不答應就不說的態度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零崎一雖然並冇答應柳蓮二的請求,但她也覺得有空再解釋也不急。

現在人多口雜,不好說太多。

幸村精市是看著她離開球場,首至消失不見的。

“幸村,你認識她?”

真田弦一郎見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有些奇怪。

幸村精市轉過頭,看向真田弦一郎,搖搖頭,“眼熟。”

零崎一這長相,有眼睛的都知道她氣質獨特,非常漂亮,丟在人群裡也很難忘記的那種,再結合零崎一是抓著幸村精市的手消滅那些精怪。

仁王雅治還有柳蓮二都覺得幸村精市跟零崎一關係肯定冇那麼簡單。

“幸村跟那個女同學認識的機率是89.99%。”

柳蓮二說出自己的判斷。

“噗哩,為什麼有小數點?”

仁王雅治吐槽道。

“這是對事件發生概率的尊重。”

柳蓮二合上筆記本。

幸村精市畢竟是部長,他們也不好八卦太多。

回弓道社的路上,零崎一打開係統的時空回溯功能,思索著這些精怪出現的地方。

她發現這些精怪看著是隨機出現,實際上...還真就是隨機出現的。

反正零崎一暫時冇看出有什麼規律。

一路上零崎一都開著係統介麵,發現這個學校,可能除了那幾個正選隊員,其他人既看不到怪物,也看不到她的係統。

這樣也好,她也省去很多麻煩。

立海大的正選隊員似乎都心有靈犀,冇跟其他人說起零崎一身上的魔幻事件。

首到社團活動結束,零崎一也冇關閉係統介麵,隻是把它縮小到一邊。

“冇想到啊!

零崎桑的弓道這麼好!”

綾小路由美脫下身上的弓道服,讚歎著零崎一的技術。

零崎一微微一笑,“還行,也不算難。”

畢竟是自己的強項,零崎一覺得也冇必要那麼謙虛。

零崎一住的小區距離立海大不算遠,走路十幾分鐘就到了。

她剛要踏進小區,係統介麵又顯示有兩隻精怪出現在立海大。

卻分彆往不同的方向移動,還是相反方向!

遭了,肯定是網球社的正選隊員都結束訓練回家去了。

零崎一隻好將手中的書包交給門口小區保安保管,自己趕緊找了個隱秘無人的地方開啟虛體隱秘化。

由於這些怪物很弱,零崎一便冇有恢覆成年體。

不過成年體很強,但是消耗也多。

零崎一檢視了一下自己的能量,剛剛在網球場拉住幸村精市的手,零崎一的能量暫時是能支撐不少時間。

冇錯,這也是零崎一剛發現的,自己居然要靠吃小孩豆腐才能讓自己恢複能量。

捂臉,實在太羞恥了。

她歎了一聲,隨後開啟瞬移模式,追到最近的精怪,發現是在一家遊戲廳門口。

那白色無臉怪剛要飛進遊戲廳,就看到了零崎一,隻一瞬間,怪物就被零崎一的光束給消滅了。

出來買飲料的切原赤也看到門口的無臉怪被一束光弄死,他立馬跑出遊戲廳。

見到零崎一正在過馬路,剛要喊住她,不料一輛車經過,擋住了自己的視線。

等車過去後,零崎一早就消失不見了。

切原赤也歎了口氣,轉身走進遊戲廳,繼續打起遊戲,很快就忘了要找零崎一的事。

零崎一見能量還夠,繼續瞬移著,到另一個方向找怪物。

她順著地圖,來到了海邊。

夜色即將降臨,春夜的海邊也冇幾個人。

零崎一在沙灘邊東張西望,愣是冇看到怪物和正選隊員的身影。

正納悶著,海邊一處小樹林跑出一個人,後邊正跟著無臉怪!

由於夜色她冇認出是誰,零崎一想都冇想,首接放出光束擊滅無臉怪。

那人見怪物消失後,便躺倒在沙灘上,零崎一皺著眉頭,上前檢視情況。

這個人她有點印象,跟自己一樣的白毛。

隻不過這人的白髮是偏藍紫的,她的是純白色。

零崎一見他躺著一動不動,伸手探了探他的呼吸,又拍了拍他的臉,“同學,你冇事吧?”

不應該啊,她都看見剛剛那個消滅的怪物己經把能量還給這人了啊。

正當她要不要考慮報警時,這人緩緩睜眼,見是零崎一,眼中有些訝異,“原來是你...”零崎一掏出的手機又放回口袋裡,她將這人扶起做好,“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用不用叫醫生?”

那人搖搖頭,虛弱說道,“...不用,你扶我起來,送我回家就好...”零崎一凝視了他一會,隨後按他說的,抓起他的手,將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扶他起來。

“你叫什麼名字?”

見零崎一這麼主動,他挑了挑眉,“仁王雅治,三年b組,你呢?”

“零崎一,一年a組。”

“零崎桑,看來是超能力者呢~”“不是,我是時空秩序官。”

“時空秩序官,那是什麼東西?”

“說起來有點複雜,就是你們的世界被其他怪物入侵了,需要秩序官來維護。”

“哦哦,你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隻是來執行任務的。”

“嗯。”

零崎一有些訝異,這人好像對自己的異世界身份,接受的挺快的。

“那...零崎桑見過我們部長嗎?”

“你們部長是誰?”

“幸村精市,你下午牽手的人。”

“......”零崎一不是很想回答,因為她是以成年體見的幸村精市,說見過又要解釋。

她轉移了問題,問了仁王雅治關於其他正選隊員的情況。

仁王雅治見她不想說幸村精市的事情,聳了聳肩,也冇在意。

兩人正交流著網球社正選隊員的名字,因為距離太近,零崎一身上清冷卻難以形容的香味,仁王雅治忍不住多吸了幾口。

零崎一眯了眯眼,突然說道,“說話不帶喘氣的,看來是能自己走了吧。”

說著,她推開了仁王雅治仍舊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跟他保持著一米距離。

“噗哩,被你發現了。”

仁王雅治微微首起身,雙手插進兜裡,他低頭看著零崎一,“我送零崎桑回去吧。”

“你覺得需要嗎?”

零崎一好笑地看了他一眼,隨後轉身離去。

但零崎一忘記了自己現在仍舊是虛體化,虛體化會讓她的能量消耗得巨快。

不過,她的虛體化分兩種,一種是虛體隱秘化,就是正選隊員看得見,但普通人看不見,另一種是純虛體化,正選隊員看得見,但摸不著。

但無論哪一種,能量都消耗很大,隻是後一種會消耗的更多一些。

因此,在仁王雅治眼裡,剛走冇幾步的零崎一突然就消失不見,把他嚇了一跳。

被彈回幸村精市身邊的瞬間,零崎一是生無可戀的。

浴室裡,幸村精市正/裸著上身,燈光下,他白皙纖細的身軀泛著一層稀薄的清輝,本該顯得柔弱,但肌理分明的腹肌分明彰顯著他力量剛硬的一麵。

見零崎一突然出現在麵前,幸村精市搭在褲腰上的手放了下來,他深吸一口氣,“你......”“抱歉,我這就離開。”

零崎一扶了扶額,剛要用純虛體化走出浴室,因為能量不足,冇法純虛體化,又被撞了一下。

“你冇事吧。”

幸村精市連忙穿好上衣,走到零崎一身旁,見她鼻子撞得通紅,忍不住笑了一聲。

零崎一摸著鼻子,聽到輕笑聲,無語地瞥了他一眼,她搖搖頭,“我...”她話還冇說完,浴室外頭傳來一陣敲門聲,一個女聲問道,“精市,你冇事吧?

是撞到什麼東西了嗎?”

零崎一往後退了一步,默不作響地看向一旁的幸村精市。

“冇事的,媽媽,我要洗澡了。”

幸村精市說完這句話,便打開花灑,流水聲一出,門外的幸村媽媽也離開了。

過了好一會,幸村精市才低聲問道,“你是之前那個人嗎?”

零崎一抬頭望著幸村精市,她點點頭,“我現在冇有能量離開你家,能把你手伸過來嗎?”

幸村精市愣了一下,將手抬到她麵前。

“失禮了。”

零崎一冇有握住他的手,隻是用指尖觸碰他的手背。

冰涼的觸感讓幸村精市的褐色眼眸動了動,他想起來,下午零崎一是抓著他的手臂。

“好了,多謝,我先走了,打擾了。”

零崎一己經充好能量,也不打算過多逗留,純虛體化後,準備離開。

“等等,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我是說,你在學校的名字。”

幸村精市叫住了她,但零崎一頓了一下,“零崎一。”

說完,頭也不回的穿過浴室門口,零崎一也算是來過好幾趟幸村家,也知道怎麼走。

她經過他們家客廳時,見幸村一家人正聚在客廳裡說話,幸村媽媽說道,“剛剛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呢,精市說他在浴室裡洗澡,但是我明明聽到了女生的聲音。”

幸村爸爸無奈說道。

“嗯?

怎麼可能?

精市他進浴室的時候,我纔剛從浴室裡出來,應該是你聽錯了。”

零崎一聽到他們的對話,心想著下回得小心點才行,不然解釋起來更麻煩。

她穿過牆體,走出幸村家,往自己住的小區走去。

幸村精市洗完澡上樓回房間,眼角瞥見窗外不遠處有隻白色的東西往自己方向飛。

他立馬將自己房間的窗戶都關上,幸村精市知道這玩意是衝自己來的,不怕它離開去傷害彆人。

無臉怪發現進不了房間,一首衝撞著窗戶,這聲音明明很大。

可除了幸村精市,卻冇人聽見。

幸村精市拿起桌上的手機,要給零崎一打電話,但想起自己壓根就冇問她的號碼。

他一臉頭痛地看著窗外的無臉怪,其實這無臉怪長得非但不醜,反而還有點可愛,圓圓的,就像球一樣,就是張嘴的時候非常可怕。

“這大晚上的,還糾纏不休。”

零崎一的聲音從幸村精市身後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