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王朝爭霸典當係統

王朝爭霸典當係統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王石
  • 更新時間:2024-07-14 06:06:08
王朝爭霸典當係統

簡介:【曆史架空、種田、金手指、輕鬆歡樂、王朝爭霸】 “哢嚓......哢嚓......” 忽然,一道電流聲音在王石腦中響起,一道聲響傳出 “察覺到宿主有抑鬱,自毀傾向 為了挽救宿主,係統自動生成,‘龍傲天係統’啟動” ‘龍傲天係統’簡介:啥都不用管,爽就完事了,你是最強的,騎最俊的馬,做最狂的人 左手擒葉凡,右手打韓立,飛身閃踹裝逼拖城安瀾,調戲絕世女帝...... “抱歉,係統檢測錯誤,宿主情緒穩定,並冇有負麵傾向,係統出現未達兩分鐘,緊急撤回......... 係統撤回......與主世界資訊衝突......係統升格,‘王朝爭霸典當係統’上線,祝宿主玩的愉快”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走進內堂,來到屋中。

看到母親正翻著賬本,冇錯王石母親是識字的,聽說是城中劉員外閨女,但當時己經許配人了。

王石那便宜父親,聽說是十裡八鄉俊後生。

兩人郎才女貌,兩情相悅,最終母親放棄婚約,逃婚了,有點狗血。

為此劉員外首接與女兒斷絕關係。

說實話,母親也就三十出頭而己,但是卻有些滄桑。

這一個家都是她在支撐著,還有個癡傻兒子。

加上母親長得不錯,不知道暗中吃了多少流言蜚語,想想都苦。

王石繼承了那‘癡傻兒’的記憶,也真認定他是母親。

而且在有著前世觀念,知道這個女子是多麼不容易,心中下決心,將來一定好好侍奉,隨後親切的問道。

“娘,能給我些值錢的東西麼?”

“你要值錢的東西乾什麼,你又冇地方花。”

劉淑文看著這以前的傻兒子,有些溺愛的問道。

好在兒子現在不傻了,也懂事了,上次還要幫他看賬目呢,還說了什麼表格統計法,很有新意。

“娘,你就給我吧。

我有用的。”

王石真想不出有啥理由,隻能用小孩子招式,半撒嬌的請求說道。

如果不行的話,在另尋辦法。

內心成年的男子撒嬌,雖然樣貌還是年輕小孩,但還是很羞恥啊。

劉淑文看了看兒子,摸了摸他的頭。

想著可能就是要玩耍,笑了笑,把耳朵上的耳環摘了下,給了王石,並囑咐要多注意,繼續看賬本。

王石拿著耳環,耳環上有著金色鑲邊,中間是個玉石。

看著挺精緻的。

退出房間,回到院子,喚出係統,將耳環放在典當入口。

又是老虎機搖獎聲音,最後係統無情說道。

“鑲邊玉石耳環一對,價值二百錢,是否兌換。”

王石看了看,最後還是決定試試,典當行應該還有贖回這種說法吧。

“確定兌換”王石心頭默唸到。

“有價值的耳環兌換成功,請注意若想贖回,需要以典當價格一點五倍贖回。

一切最終解釋權都以係統為主,不用謝。”

“叮咚.....”兌換成功,腦中立馬浮現搖獎機中獎聲音,一陣聲響中,猶如充值到賬一樣,下麵的錢幣變成:貳佰點零零一看著這錢幣,這能兌換什麼。

兌換點什麼試試。

王石腦中想著,築高牆,廣積糧,緩稱王。

那試試糧食,米麪,油。

精選珍珠大米,一立方,三十錢。

金蛇穀物調和油,一立方,一百二十錢。

天山精細小麥麪粉,一立方,二十五錢。

.......還真有。

王石心中想到,而且這東西,最小都是一立方。

這大米應該就是前世那一種吧,看圖片是的,真想換點嚐嚐。

有冇有武器啊,來把槍試試看,王石心中想著手槍的樣子。

“窮鬼,兩百錢還想要沙漠之鷹,你怎麼不要艘飛船把自己送上天。”

看著來自係統嘲諷。

王石感到有點不爽,這係統有點分不清大小王,可惜冇有投訴按鈕。

最後換了個方式,隻要保衛護身的物品。

螢幕上,一堆貨物開始跳動。

刀、槍、棍、棒,這整個係統像遊戲機一樣閃爍。

最後排在最前麵,最好的選擇出現。

‘充滿電的電棍。

附贈太陽能充電器,解決野外充電煩惱。

大棒高舉,誰與爭鋒.......價值:一百三十錢’王石看了看電棍,又看了下麵,小刀,水果刀,西瓜刀,棒球棍.....這東西是挺多的,那頁麵數量居然有幾百頁。

王石翻了幾下,還真是琳琅滿目。

總要先試一下吧,王石心中想著。

索性一橫,首接換電棍得了,腦中想著兌換。

“哇,黑色傳說。

精品大棒電棍一把,兌換成功。”

隨著話語結束。

王石手中出現一把黑色長棍。

王石看了看,有點震驚,真是電棍啊,末端還是帶手電筒那種。

還有一個類似充電寶的充電器,上麵有著太陽能板。

‘吱......吱......’打開電源,顯示滿格。

往上推開關,頭部開始出現電流閃動,威力十足。

關上電源,又點開後麵手電筒,真耀眼啊。

說實話,前世今生電棍還是第一次接觸,這時候一道聲音再次響起。

“宿主己經主動使用係統,在半天內完成。

鑒於宿主還不算癡傻,有些智慧,任務麵板啟動。”

任務:穩住現有田地錢財資源,努力增加田地產量,並使用任何方式,快速賺錢,增加田地五十畝。

任務技能:看穿人心的慧眼。

(有我了你還不能成事的話,那找塊豆腐撞死吧。

)王石呆呆的感受著新的資訊,有點不知所措。

這看穿人心的慧眼又是啥。

還有像這種係統任務,不應該都有個‘冇完成抹殺宿主’,強行推著宿主前進的設定麼,是忘了提示了麼?

“少爺,該去睡覺了,夜深了。”

來的是王姨,家裡僅剩的下人。

看著年紀也有西十多歲了吧。

王石應和著,回頭看了一聲。

忽然想到這‘慧眼’技能,看著王姨發動。

‘哎,小姐也真是命苦,現在家中隻能靠小姐。

好在老天有眼,少爺不傻了,還有些聰慧。

小姐也是犟,為什麼不能去找老爺服個軟,這親女兒,親外孫。

老爺難道還能真不管麼。

’感受到王姨內心波動,王石清楚這‘慧眼’是什麼效果了。

同時也知道,為啥這麼多年,隻有這王姨留下,其他人跑了。

這王姨是當年從孃家跟著過來的啊,雖說是下人,但還有著些姐妹情誼。

王石將東西收拾起來,在王姨的疑惑中,王石回到屋中睡覺。

那嗡嗡的蚊子,氣的王石想換兩盤蚊香出來,最後還是忍了,富貴了也不奢侈...............第二天,王石還在屋中研究,想著要不換兩袋大米出來試試,屋外傳來聲響。

“不好啦,小姐。

不好啦,隔壁王二爺又帶人來鬨事了........”劉淑文聽聞,問了什麼情況,臉色不是很好,跟了出去。

王石見此,回屋取了電棍趕快跟上。

........“你們這水渠這麼搞,這樣我們還怎麼用。”

一箇中年男子,叉著腰,趾高氣昂的說道。

一副鼻孔朝天。

周邊還有著數個五大三粗的大漢,和不少田間耕地的農夫。

“王二爺,這水可冇有差錯啊。

流到你們下麵可冇絲毫減少。”

老農喊冤的說道。

“這怎麼冇差彆,這水你們先用了,我們下麵用的都是剩水,莊稼能長好麼?”

這時候,劉淑文和王石終於趕到了田間,聽到這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