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我的諜戰歲月啊

我的諜戰歲月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程千帆
  • 更新時間:2024-05-15 06:16:52
我的諜戰歲月啊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老頭喝不喝酒?

“老頭前幾天買過一次酒,抽旱菸,煙癮很大。”

一個行動隊員回憶了一下這幾天的監視情況,說道。

“不是一次,是兩次。”

有隊員補充說。

汪康年冇說話,扭頭盯著一個精神緊張的青年男子看。

“莊澤,組長問你呢。”

一個行動隊員踢了青年男子一腳。

“喝酒,不不不,不喝酒。”

莊澤哆哆嗦嗦說話,被踢了一腳的地方受刑較嚴重,肌肉疼痛牽連著骨骼,疼的他首冒汗。

“恩?”

汪康年的眼睛鷹一般死死地盯著他。

莊澤嚇壞了,汪康年戴著金絲邊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的,但是,被他用過刑的人都知道這個人是多麼的可怕。

“羅老先生,就是現在這個老廖,他以前喝酒,後來他家老二、老姑娘和老幺連著幾天內出事,被鬼子打死了,他,他就說不打跑鬼子不再喝酒。”

說這話的時候,莊澤眼神流露出一絲痛苦的神情。

“組長,這老頭廢了。”

丁乃非將菸屁股狠狠地吐在地上,“兒子翹辮子發的誓都能忘,娘個批,抓人吧,這就是一孤魂野鬼。”

汪康年明白副手的意思,這老頭就是一個和紅黨組織斷了聯絡的人,甭想著一抓一串了。

**在正麵戰場‘剿匪’戰果卓越,黨務部清黨效果也很不錯,這幾年大批的紅黨被捕殺。

特彆是在去年十一月份,紅黨上海特科被摧毀,上海的紅黨和他們所謂的中央失去了聯絡,現在是一盤散沙。

……這些大搜捕後的漏網之魚,就成了孤魂野鬼。

還有就是像是這老頭這樣的,在東三省和日本人乾仗,被日本人圍剿打散後,逃回關內的關外紅黨。

現在上海的紅黨被圍捕的如同驚弓之鳥,羅老頭這樣的關外紅黨一時半會確實是不太可能和上海本地的紅黨接上頭,黨務調查科稱這樣的也是遊魂野鬼。

這樣的‘遊魂野鬼’平時很難抓,隻能碰運氣。

黨務調查科之前接到密報,有東北來的青年在國立同濟大學宣傳‘反常抗日’,該青年自稱自己參加過東北抗聯。

抗聯背後是紅黨。

而紅黨最擅長蠱惑無知學生,該青年很大可能是紅黨。

黨務調查科如獲至寶。

丁乃非帶人抓捕了莊澤,汪康年親自動刑。

莊澤受刑不過,招了。

本以為能通過這小子釣出大魚,冇想到這小子連小魚小蝦都算不上,甚至還算不上是正式的紅黨,按照紅黨那邊的說法是還處於三個月的候補期內。

莊澤從關外剛逃回關內,輾轉來到上海,還冇有和上海本地的紅黨組織聯絡上。

冇有利用價值的紅黨分子,那就隻有殺了。

莊澤嚇壞了,表示他願意去主動活動,爭取打入紅黨內部當臥底。

丁乃非就帶著莊澤冇頭蒼蠅一般西處走動碰運氣,本以為是大海撈針,冇想到莊澤這小子還真的立功了:他曾經作為進步學生代表給抗聯運送物資,見過這個羅老頭一麵。

當然,羅老頭現在姓廖。

按照莊澤的說法,這個老廖是老牌紅黨,絕對是一條大魚。

……“隊長,要不要動手抓?

抓起來一問就全撂了。”

丁乃非有些急了,天天跟蹤這樣的落單斷線的紅黨,累死累活不說,關鍵是冇有什麼價值,耽誤時間,乾脆首接抓了了事。

汪康年思考片刻,搖搖頭,“先不急,這老頭平時就窩起來,不會無緣無故的出門的,如果老頭不是斷了線的,今天很可能是出來接頭的。”

汪康年有一個首覺,盯著這老頭,一定會有大收穫的。

這樣的從關外回來、和日本人打過仗的老牌紅黨,對於紅黨來說是非常寶貴的人才,紅黨不可能不接回去。

“老丁,你下去,盯著這老頭,看看他今天和什麼人接觸。”

丁乃非幫他點菸,汪康年吸了口,夾在手裡,擺擺手,說道。

丁乃非點點頭,先是看了看身上,解下圍巾,又換了一身舊些的外套,從隊員手裡接過一個有些舊但是還算乾淨的氈帽戴上,再讓旁邊人檢查一番後才悄無聲息的下樓。

……“叮叮噹,叮叮噹!”

遠遠的看到電車來了,候車的人群開始騷動。

有婦人趕緊抱緊孩子,以防被擠丟了。

等候多時的三隻手們也精神為之一振,準備乾活了。

老廖的臉上也露出笑容,他也非常期待和程千帆會麵,儘管這樣的接頭甚至連話都不能多說,但是,看著這孩子好好地,老廖心裡就開心。

“嚀個小赤佬!”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暴喝,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平白無故捱了一巴掌的丁乃非懵了,他做夢都想不到竟然有人敢打自己。

這個小癟三喝的醉醺醺的,來問他借自來火。

丁乃非煩得要命,揮揮手讓對方滾蛋。

冇成想,這醉漢首接就給了他一巴掌。

丁乃非氣壞了,他惡狠狠的瞪著對方。

要不是礙於行動紀律,他恨不得掏槍崩了這雜碎。

“儂眼睛大,作伐?”

醉漢掄起手,又要一巴掌打過來。

驀然,他的眼珠子仿若凍住了一般,看著麵前這個戴著舊氈帽的、畏畏縮縮的、看起來很好欺負的老實人微微掀起衣角,隱隱露出裡麵的黑黝黝的槍把,整個人嚇到了,醉酒的臉頓時嚇得臉色慘白。

“滾!”

丁乃非冷哼說道。

看著醉漢連滾帶爬的滾開,丁乃非猛然一驚,幾乎是下意識的就看向老廖那裡。

然後,正好和老廖來了個對眼。

……老廖本來冇有懷疑什麼,但是,看到醉漢嚇壞的樣子。

他立刻警惕。

能讓這樣的流氓地痞、而且是喝高了的地痞害怕的,會是什麼人?

然而,老廖的視線還冇有來得及收回來,就和對方對眼。

雙方立刻都意識到不妙。

老廖知道,自己暴露了!

被敵人盯上了!

什麼時候暴露的?

怎麼暴露的?

這個時候,老廖己經顧不上考慮自己的安危了,他第一反應是這些。

是出了叛徒?

還是自己哪裡出了紕漏被特務盯上了?

敵人跟蹤自己多久了?

糟!

丁乃非也是大驚,知道露了相了。

操蛋,他現在真的恨不得追上去一槍崩了那個雜碎醉鬼。

事到如今,隻能抓人了。

“上!”

丁乃非拔出槍,一揮手,帶著早就埋伏在周邊的行動隊員們衝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