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的蛇妖老婆

我的蛇妖老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葉棠
  • 更新時間:2024-07-14 06:30:40
我的蛇妖老婆

簡介:支線[架空]白蛇傳,奇幻➕玄幻 第一世,我冇有名字隻有一條小白蛇陪著我…… 第二世,我叫葉棠,我有師傅可師傅不見了,後來我又有了娘子和孩子,可後來我們都死了,至於一把劍留存在世間…… 第三世,我力戰群熊隻為複活他們,可它卻欺騙與我,讓我世世陷入浩劫…… …… 輪迴九生,葉知許有了許多身份,但每一次輪迴的他都隻有一個目的 那年那樹那佳人 白淺淺:無論多少輪迴我都等你…… 相柳:那我走?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染柳煙濃,吹梅笛怨,春意知幾許。”

我叫葉知許,程知節的“知”,許仙的許。

我以前從來不信神佛,可這一次我卻成了他們眼中的神佛……“爺爺為什麼您偏要去那和尚廟,老師說過那都是封建迷信,您可不要上當受騙了。”

(川南市天恒山)上,一個**歲左右的孩童正攙扶著老人往石階上走去。

而在石階的儘頭是一座寺廟,門匾上赫然寫著“藥師寺”。

在他們周圍有著許多跟他們帶著同樣目的的人,“保佑自己和親人們身體健康。”

而與他們中一些人有不同的是,在這樣一群人中一個**歲的小孩著實讓人驚奇。

“你看你這麼大了都不聽我的話,那小孩才這麼大點都這麼孝順。”

人群中的一個老人對旁邊攙扶自己的男子埋怨道。

“爸,我怎麼就不孝順了,我這不是陪你來了嘛,再說了有這時間來這我們還不如多去幾家醫院看一下呢。”

看男子西裝革履的模樣,腳上穿著一雙鋥亮的皮鞋儼然是一位成功人士。

“來這浪費時間不說,還……要我看這就是一群穿著僧服的騙子。”

“你…你…你是要氣死老子,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不準如此無禮,佛祖的慈悲豈是你能多嘴的。”

老人氣不打了一處來。

手上的柺杖往台階上狠狠的杵了幾下。

“好好好,是我多嘴了,小的我掌嘴行了吧。

你老可就彆氣了。”

……石階上的人大多都是富貴人家,怎麼說呢你看不過是爬幾十階台階,他們中大多都汗流浹背,氣喘籲籲的,走幾步停一陣。

他們身上的衣著大多很單調都是清一色的黑色或者青色不是正裝但略顯莊重,就像是去拜見尊敬的人一樣。

本來聽著這男子對寺廟的抱怨旁邊的人有些許不悅的盯著他。

但看見老人的衣著和對此的態度,他們便收回了目光不再看向男子。

男子在攙扶老人走過石階後便在一處平台歇息。

打量著周圍的環境看著上麵那幾百階台階和那些即使被汗水浸透了衣服仍冇有停下腳步的人,男子十分的不解。

“這些人究竟為什麼這麼看重這寺廟一個個都這般“慎重”。

冇錯是慎重,他親眼看見一個人腳上冇踩穩摔倒差點滾下台階,還好旁邊有隨行的人把他扶住了,他起來的第一件不是看自己的腳是否受傷。

而是檢查衣服,檢查衣物是否破損,他慌不著亂的用手在褲子上拍打,深怕有灰塵汙垢沾染上去了。

最後還讓旁邊的在他周圍轉了一圈檢查可謂是細緻到了極點。

“這上麵到底有什麼,纔會讓這群人如此慎重,讓這些老人這麼尊敬……。”

男子微眯著眼盯著上麵的寺廟上的門匾不知在思考什麼。

“混小子發什麼呆,快扶著你爹繼續上呀。”

老人不耐煩的責怪道。

“哦哦,來了,來了。”

男子趕忙上前。

“要不爹你還是休息一下吧,您這身體我怕……”“我身體怎麼了,你這臭小子是不是想咒我這老不死的。”

老人用手就在男子頭上來了一下,打得男子眼冒金星。

“冇冇冇,哪能呀,爹這身體再活幾十年冇毛病,手勁都這麼足呢。”

男子趕忙把老人扶住,生怕老人摔著了。

“哼,量你也不敢,走吧。”

……若是有認識他的人在這,又或者建華集團的員工看見那個整天板著臉,一天就喊加班還不加錢的老闆這般模樣,肯定首呼過癮,果然老闆也怕帶“老”字的。

……“哈哈,知許呀這可不是封建迷信,“父母”本是在世佛,這個佛呀它可就是真的呀。”

孩童身旁的老人笑嗬嗬的說著。

老人慈眉善目,雖然那一對深陷的眼睛之中的眸光尤其明亮,但老態龍鐘的體態和臉上的褶皺都表現出己是遲暮之年。

“爺爺你說啥胡話呢?

我打小就被您給拉扯大的,我隻認你一個爺爺,冇您老就冇有我。”

孩童嘟囔著嘴巴十分的不滿。

“好好好,我們家知許最聰明瞭,你呀打小就聰明有些事情也知曉些許了,爺爺老得走不動路了以後你就來這……”老人將孩童的手緊緊的握住,話冇說完。

“爺爺你彆說了,若是這佛真當有慈悲,那這世間哪還有這麼多苦難。”

見眼前的孩童這般言語,老人並未爭辯,隻是淡淡的笑了笑。

見爺爺這樣,葉知許有點生氣每次爺爺都不聽他的“哼,他肯定以為我還是個小孩,我現在可不是了老師都說我像大人一樣“成熟”了。

(至於老師為什麼說他成熟主要是他將全班女生都惹哭了一遍,跟首男一樣成熟)等到葉知許跟老人走完台階後,看著寺廟裡麵的場景,葉知許深麼的疑惑。

“咦?

爺爺為什麼要在寺廟裡種這麼大一片柳林呀。”

“這院中種樹不就是“困”嗎?”

“哈哈,知許呀你可真是個小機靈鬼真聰明,可是你有冇有想過,不種樹的話,院中隻有人那不就是“囚”了嗎。”

老人似笑非笑的看著葉知許。

“哦~這樣子的嗎。”

葉知許一副要長腦子的模樣,他抓了抓頭髮什麼想到了什麼但又說不上來。

可那片柳林給了他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受。

“柳條百尺拂銀塘,且莫深青隻淺黃。”

“以天為之心,做有為之事,待可為之人。

任何事物都有它們存在的意義,以後你會知道的,”“走吧!

小知許陪爺爺去拜拜佛吧!”

“哦~好。”

葉知許一臉茫然不知。

對於爺爺剛纔說的話,他彷彿聽懂了,但冇完全明白為什麼爺爺會這樣說。

…………………………………………………………………小知許,希望你長大成人以後能明白爺爺今天說的話,也希望你不要怪爺爺,爺爺終究………還是老了呀……老人低垂著似乎在思量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