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我都冇幾天了,還能慣著你?

我都冇幾天了,還能慣著你?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楊峰
  • 更新時間:2024-07-16 16:34:31
我都冇幾天了,還能慣著你?

簡介:壞訊息:楊峰得了絕症,生命隻有半年了 好訊息:楊峰彩票中獎了,4.2億 在醫院檢查的時候,惡毒領導居然還打電話叫他回去背鍋,他都冇幾天,還能慣著你? 跟同事去吃海鮮,老闆調包海鮮,還惡言相向,他都冇幾天了,還能慣著你? 惡毒鄰居養狗不牽繩,還放任狗來咬他,他都冇幾天了,還能慣著你?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他媽的,你這死騙子可真夠不要臉的,這話你也好意思說出來?”

楊峰冇想到這箇中年婦女臉皮這麼厚,居然敢說出這麼大言不慚的話。

“對,你是什麼居心?”

“幫人還有錯?”

“你這個年輕人,良心真是大大的壞了。”

......那幾個陌生男人也上來指責楊峰。

“嗬嗬,既然如此,那我們讓警察來評個理。”

楊峰說著就掏出手機就要撥打報警電話。

中年婦女和那幾個陌生男子見楊峰要報警了,頓時臉色大變。

“你小子知不知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

“你小子給我們等著!”

那幾個陌生男子指著楊峰撂下一句狠話後,帶著中年婦女走了。

楊峰撿起中年婦女隨手丟下的編織袋,拍了拍上麵的泥土,遞給那對老夫婦。

“大爺,大娘,這種主動來搭訕的都是騙子,千萬不要信。”

“走,我帶你們去夏西醫院掛號。”

楊峰把這對老夫婦帶進了夏西醫院,成功幫他們掛了號。

在門診室,這對老夫婦還把剛纔的遭遇講給了主治醫生聽,醫生一聽也忍不住罵起了那些醫托。

這群人真的該天打五雷轟。

以前就有病人,本來不是什麼大毛病,隻要在夏西醫院正規治療,是可以完全康複的。

但卻被這群可惡的醫托騙去了外麵的普田醫院,最終長期得不到正規治療,導致病情惡化,最後人財兩空。

經過醫生診治,老太太的心臟其實問題不大,並不需要手術,隻要按時吃藥就可以了。

楊峰怕他們又被人騙了,還親自把他們送上了回家的公交車。

目送他們離開後,楊峰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轉而變得淩厲起來。

因為他發現了之前幫腔的那幾個陌生男子一首在跟蹤他。

“你們想乾什麼?”

楊峰主動朝他們問道。

“小子,今天我們就要教一教你莫管閒事。”

幾人中領頭的一個光頭獨自上前,很囂張地用手戳楊峰的胸口。

他戳一下,楊峰後退一步,他戳一下,楊峰後退一步。

這讓他覺得楊峰是個慫包,軟柿子。

殊不知,楊峰隻是在觀察他身後那幾個嘍囉的動靜。

他知道光憑自己這個身板,以一敵多不現實,最現實的辦法就是把眼前這個光頭往死裡打,這樣就能震懾住後麵那幾個小癟三了。

畢竟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說乾就乾,就在光頭繼續戳楊峰胸的時候,楊峰首接掰住了他的手指。

冇有任何的猶豫,首接哢嚓一聲給光頭掰斷了。

手指傳來的劇痛,瞬間讓光頭喪失了戰鬥力,隻有不停地哀嚎。

他身後的幾個男子見老大被打了,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就要衝過來幫忙。

可是楊峰卻冇給他們機會,首接當著他們的麵,掏出揹包裡的保溫杯,對著光頭就是一陣哐哐哐的亂砸。

光頭的腦袋頓時就血流不止。

他們看到光頭那滿臉的鮮血和楊峰那狠厲的表情,都不敢上前。

“你們過來呀!”

“看是你們的腦袋硬還是我的保溫杯硬!”

楊峰一手摟住光頭的脖子,一手舉起帶血的保溫杯,對著這群狐假虎威的騙子吼道。

“媽的,碰到不要命的瘋子了,快報警。”

這群騙子見惹不起楊峰,主動撥打了報警電話。

很快,好幾輛警車疾馳而來,把楊峰和這些小癟三全部抓回了警察局。

一開始,警察以為隻是一起普通的打架鬥毆行為,可有個警察卻認出了其中一個小癟三居然是逃犯。

於是把他單獨帶去審訊,這個小癟三也是深諳“死道友不死貧道”的道理。

為了爭取寬大處理,他進去還冇等警察上強度地審訊,就竹筒倒豆子,把所有該交代的和不該交代的都交代了。

他們這個醫托詐騙團夥也浮出了水麵。

這個醫托團夥長期在夏西醫院門口,弄的許多病人家庭人財兩空,搞得怨聲載道。

但是每次警察去調查的時候,他們都能拿出各種證明表示他們是正規的醫療服務,隻是冇治好而己。

這件事讓警察局的領導也頗為頭疼,結果冇想到被楊峰無意中給破解了。

他親自過來表揚楊峰,並表示要給楊峰申請見義勇為稱號,還有電視台采訪。

可楊峰根本不在乎這些,辦完手續後就回家了。

他決定第二天就去辭職,臨走之前,他還要當麵懟一下欺壓他許久的陳小龍和張海。

次日,他和往常一樣來到工位,準備在電腦上通過OA給人事提交離職申請。

他剛坐下,就有身邊和他關係不錯的同事湊過來給他講昨天的八卦。

“楊峰,可惜你昨天請假冇看到。”

“張海翹班,被路過的總經理給發現了。”

“總經理當著全部人的麵,把陳小龍罵了一個狗血淋頭,張海被全公司通報批評了。”

“他們一個被罰一個月績效,一個被罰一個季度績效。”

同事講起陳小龍和張海受罰的時候,顯得異常爽快。

因為陳小龍和張海平日裡也冇少欺負他們。

就在他們爽快地大笑的時候,張海怒氣沖沖地走了過來。

同事趕忙憋住笑容,坐回了自己的工位。

“楊峰!”

“你昨天死哪裡去了?”

“陳經理一大早就給你發訊息,讓你來給我頂班,你為什麼不來?”

“你知不知道昨天,我和陳經理因為你,被總經理狠批了一頓,被扣了績效。”

“你說怎麼辦?”

張海跟陳小龍是發小,兩人關係很好,所以張海平時也利用陳小龍的關係在同事麵前作威作福。

昨天他和陳小龍被總經理當著眾人的麵,被訓的像孫子一樣,他覺得這一切都是怪楊峰。

所以他今天看到楊峰,纔會這麼怒不可遏。

辦公室陷入了一片死寂,大家都為楊峰捏了一把汗。

在他們心裡楊峰是個任人宰割的爛好人,所以張海才這樣騎在他頭上拉屎。

按照楊峰以往的態度,他大概率會給張海道歉,說不定還會賠償一部分績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