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我們燦爛的誓言,永不破碎

我們燦爛的誓言,永不破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南宮黎
  • 更新時間:2024-06-06 21:59:44
我們燦爛的誓言,永不破碎

簡介:南宮黎與雲辰煜的故事 南宮黎的穿越 雲辰煜的重生 雲辰煜自重生歸來,不知道是從那一刻起,心中的底線變了,變成了那個可愛調皮的女孩,前世相敬如賓的妻子 到後來才發現,不是喜歡,而是愛,愛她的靈魂 南宮黎覺得自己很倒黴,就淺淺的熬個夜,追部雙男主小說,還給自己搞穿越了 並且還是三無穿越!! 無金手指,無記憶,無係統 啥都冇有,這給南宮黎搞不會了都,汗流浹背了我的上帝! 而且,我咋前一秒還是黃花大閨女,下一秒變成了已婚婦女了,再下一秒,差點變成了離婚婦女?? 還好還好,南宮黎表示,這位大帥哥,你長得好像我一個熟人,我的老公,嘿嘿 雲辰煜:老公是什麼,黎寶,我想聽你叫我夫君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第二天清晨,南宮黎西仰八叉的躺著,嘴角還流著做著美食夢時的口水,這覺睡得不要太舒服。

玄青走進來看到的就是這幅場景。

腳步輕輕的走到床邊,輕聲的拍了拍熟睡的南宮黎。

“王妃,王妃,該起床了。”

“嗯~~,彆吵,又不是早八,讓我再睡一會。”

南宮黎以為還在原來那個要上好幾天早八的世界,又是哪個全國好室友在叫她。

翻了個身,腿夾著被子,迷迷糊糊的嘟囔著。

玄青看著睡懵了的王妃,雖然不忍叫醒她。

但,今天是王妃成親第一天。

要早起進宮給太後,皇上皇後請安的。

若是誤了時辰,王妃怕是要被罰的。

就王妃這個小身板,怕是撐不了。

“王妃,王妃,真的該起床了,王妃,快醒醒。”

玄青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南宮黎終於被晃醒了,睡眼惺忪,完全冇睜開眼睛,就這樣地無精打采的回著,“乾嘛呀......”“今日要進宮請安,可不能遲了。

而且要來不及了。”

玄青邊說邊扶起南宮黎,又喚了丫鬟們進來伺候洗漱。

原本睡得迷迷糊糊的南宮黎,自動忽略了她前麵說的的話。

就光聽到關鍵詞,便立馬起身:“我靠,什麼,早八要來不及?”

這下,早八的人,冇精氣的魂,都一激靈的全回來了。

瞬間坐起來,嚇得清醒的南宮黎,懵逼的看著房間。

纔想起來,哦,穿越了,冇有早八了。

然後倒頭還想繼續睡,就被眼疾手快的玄青給一把拉了起來。

“玄青姐姐,漂亮姐姐,求求你啦,你讓我再睡會好不好,真的好睏。”

南宮黎一副楚楚可憐、睡眼惺忪的樣子,猶如一隻可憐的小綿羊。

眼神中透露出無限的困頓與哀求,企圖讓她放過自己,讓自己與周公再次相會。

玄青一邊溫柔地伺候,一邊無情地拒絕,“不行的,王妃,王爺還等著你和他一起進宮麵聖謝恩呢。”

咦??

這些字聽起來我都認識,可連在一起,怎麼感覺我的智商像坐了滑梯一樣倒退了。

不然,為何我這丈二的和尚般摸不著頭腦,完全聽不懂她在說什麼呢。

進宮,進,進宮!!!

“你說什麼?

進宮!”

南宮黎一臉震驚的看著玄青,看著她的眼神好似在說:你在開什麼國際玩笑。

“玄青姐姐,我能不能,不去啊,我去,會say byby的。”

玄青冇懂王妃後麵說的話,但前麵卻聽懂了。

看著自家王妃那張美麗動人的臉龐,原本應該充滿活力與生氣,但此刻卻因為聽到要進宮,彷彿被一層烏雲籠罩著一般。

整個人顯得無精打采、毫無興致可言,不禁想,皇宮有這麼可怕嗎?

“王妃,有王爺陪著呢,您不必過於擔心,陛下和皇後孃娘,還有太後孃娘都是很好相處的人。”

“是嗎?”

你可彆騙我!

南宮黎嘟嘴,她纔不信,自古皇室多薄情,皇權爭鬥,自相殘殺多的是。

還有小說我可看了好多的,冇幾個皇室的相處是溫馨的。

啊……昨天還想著努力努力,爭取活過半天呢。

這下好了,不用半天,進宮半天,我就豎著進去,橫著出來了。

為什麼活著這麼難呢!

為什麼好不容易逃過了早八,卻逃不過死亡呢!

煩死了,太難受了,我太難了!

等一切準備的差不多時,玄青抬頭看到的就是自家王妃眼睛紅紅的,眼淚準備就緒,要哭不哭的樣子。

當下給人都整慌了,趕緊安慰:“王妃,你,你彆,彆哭。”

哇˚‧º·(˚ ˃̣̣̥᷄⌓˂̣̣̥᷅ )‧º·˚,這現在一安慰,想得太多,又淚失禁體質的南宮黎,那淚珠子就流下來了。

玄青:嗯?????

這怎麼越安慰越哭的厲害了。

玄青啊,你不懂,剛死一回又要死一回黴運,這踏馬的由天不由我的命運!

雲辰煜在大堂等待著,眼看著時辰將至,卻仍不見人來。

時而在屋內踱步,時而停下來凝望窗外,好似在思考著什麼。

難道是自己昨晚冇留宿,她生氣了?

還是下人嘴碎,說的不好聽的話被她聽見了?

還是,她不願意與自己成親,更不願意見到他?

還是,出什麼事了嗎?

雲辰煜不由得想著,有些擔心,便去找她了。

到了院子,未見其人,先聞其聲,那哭聲如泣如訴,彷彿一把利刃,首刺人心,聽著令人心碎。

當真是,不願嗎?

雲辰煜冇由來的心口有些鬱悶。

玄青看著越哭越不能自己的王妃,剛想說什麼,便看到走進來王爺。

本想行禮,卻被王爺製止。

玄青看了看王妃,便和一眾侍女退出房間,隻留下王爺和王妃二人。

南宮黎越想越難過,想著在宮裡被賜死的時候,要怎麼死才能不疼。

可是,越想越不知道了,因為是真的怕疼啊!

哭著,抬頭抹眼淚的時候,突然就在鏡子裡看到了雲辰煜。

突然忘記哭是怎麼哭來著,彼時還打了一個哭嗝。

南宮黎看著雲辰煜,腦袋瓜轉動著,要不,求人不如求己!

他肯定有辦法,要不然求求他大發慈悲,放我一馬?

“你”“你”兩人同時開口南宮黎是因為要說什麼,突然腦袋卡了似的,忘了自己要說什麼。

而雲辰煜心裡想得卻是,看著眼前哭成淚人,妝都哭花了的女孩,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什麼?

最終,雲辰煜強忍著心底那股如潮水般怪異的情緒,開口說道,“你,倘若真的不情願,那我們就和離吧,我,會放你離開。”

剛剛忍住淚水的南宮黎,聽到他的話,淚水如決堤的洪水般再度奔湧而出。

不是,你問都冇問,都不給人機會,上來就說和離。

我,我,我,這讓我剛準備的詞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而且,讓我離開,我,往哪走哇,要錢,冇有,要人,一個不認識。

要,要……,要命,好像,還是有的。

但是,不想給,彆問,問就是脆皮的人惜命!

雲辰煜見她悶不作聲,淚水卻如決堤的洪水般愈發洶湧,哭得比剛纔更加厲害。

一時手足無措,這可是他生平頭一遭見到有人如此的……痛哭流涕,一時不知該如何勸慰。

這突兀而至、滿含悲傷情緒的哭聲,不僅令門外的玄青驚愕不己,就連一旁的下人們也都嚇得目瞪口呆!

王爺究竟做了何事?

竟然能讓王妃如此失態。

眾人麵麵相覷,心中皆充滿了疑惑和擔憂。

他們不禁暗自揣測著,難道是王爺與王妃之間發生了什麼爭執或誤會不成。

一時間,一眾吃瓜群眾各種猜測紛紛湧上心頭,但卻無人敢去一探究竟……除了聽見王爺的話的玄青,一臉氣憤。

此刻王爺想說:我都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

知道自家王爺說了什麼的玄青,此時真的忍不住想自家王爺一巴掌。

和離,和你個頭,活該你這麼多年冇有媳婦。

“你,你彆哭……”看著眼前淚眼朦朧的人,雲辰煜心中充滿了懊悔和自責。

他暗自懊惱自己怎麼如此衝動,怎將和離輕言說出,竟然把她給弄哭了。

慌亂之中,想起了小時候自家皇兄惹哭皇嫂時的情景。

那時候,無論對錯與否,皇兄總是會先認錯,然後想儘辦法哄皇嫂開心。

想到這裡,雲辰煜連忙說道:“我不說了,我錯了,你彆哭。

“你,你,”南宮黎猛然聽到他突然的認錯,就挺突然的。

說話都結巴了,給人都整不會了,那我是不是應該不哭了。

但也冇敢問他錯在哪了,畢竟自己好像跟他不熟來著。

“你,要和離,為什麼?”

對啊,為什麼啊,總得給死刑給個理由吧。

我一覺醒來從黃花大閨女變成己婚婦女不說,咋還第二天就要變成離婚婦女。

雲辰煜看著兩眼淚汪汪,又可憐兮兮抬頭看著自己的南宮黎,不由得鬆了口氣。

還好冇問自己錯在哪,因為確實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錯了。

要是像皇兄回答皇嫂那樣哪哪都錯了,結果不僅皇兄被皇嫂打了,而且皇嫂哭的更厲害了。

最後還跟皇兄冷戰了好幾天,還告訴他必須知道自己錯在哪才能考慮要不要理他。

“我們的婚事並非緣於兩情相悅,且今日需進宮請安,加之你適才哭得如此傷悲,我便以為你有所不願。”

雲辰煜言罷,凝視著她,語調中不自覺流露出委屈之意。

南宮黎:嗯?

你哪看出來我哭,哭是不願意了,你就不能先問問為什麼啊。

哪有人一上來就是要和離的,而且還他媽的是新婚第一天。

新婚第一天!

不是結婚一個月,一年!!!

你真是好樣的,祝你以後冇媳婦!!!

不對,我纔不要和離,誰知道外麵那些官家富商大小姐指不定多喜歡你。

要是跟你和離了,萬一我被她們嘲笑,欺負了,我找誰去。

而且我都不知道自家家門在哪。

抱著你這個王爺的大腿,頭頂王妃的頭銜,還有玄青美女姐姐相陪,日子過得不要太好。

所以說,為什麼不願意,我又不傻。

但好像,他不知道並且誤會了。

“誰說我哭就是不願意了?”

南宮黎的聲音帶著一絲哽咽。

雲辰煜瞪大了眼睛,滿臉都是難以置信:“那你……為什麼哭?”

他實在想不通,自己上輩子似乎從未見眼前之人哭過,更彆提哭得如此傷心欲絕了。

“我哭,我哭那是,那是,因為,”這個好像不能說吧,我總不能說是我是穿越過來的,怕穿幫;害怕和離後離開王府,獨自一人,都不知道往哪去……而且我怕死,怕還冇活過一天就死翹翹了。

“那是因為,我宮鬥劇…小,話本子看多了啊!

這裡麵描述了好多宮中的明爭暗鬥、爾虞我詐。

什麼下毒啦、陷害啦、勾心鬥角啦等等手段層出不窮,讓人看了都覺得毛骨悚然。

最主要的是我怕我豎著進去,橫著出來。”

雲辰煜著實冇想到是這個原因,竟然是因為話本。

但有些事情還是需要解釋清楚的。

於是他深吸一口氣,定了定神,然後認真地說道:“話本子裡所講的故事大多都是虛構出來的,與現實情況相差甚遠。

而且母後她溫柔善良、和藹可親;皇兄寬厚仁慈;皇嫂知書達理。

並冇有像話本子裡描述的那樣勾心鬥角、爾虞我詐。

而且母後和皇嫂他們很喜歡你的,真的,他們人真的挺好的。”

說到這裡,雲辰煜停頓了一下,在心中默默地補充:我也挺好的。

儘管你己經如此說了,我還是覺得難以信服。

更何況,我己經哭泣好久了,雙眼不知道腫成啥鬼樣子了,我還是要麵子的。

俗話說得好,醜媳婦終究是要見公婆的。

然而此時此刻,似乎並不是一個恰當的時機。

還有就是,如果可以不用與那些皇親國戚相見,我寧願安安靜靜地待著,一動也不想動,做一個徹頭徹尾的宅女,多好。

“真的?

可是,我現在這樣子怎麼見人啊。

眼睛肯定都哭腫了。”

雖然隻是稍微有些浮腫,但看上去仍舊十分惹人憐愛。

雲辰煜凝視著她,心知她此刻的確不適宜外出。

這般楚楚可憐的模樣,還是留於王府之中更為妥當。

“那我派人跟皇兄說說,今天不去了,改天再去?”

聽到可以不用去,南宮黎期待的看著他:“真的可以嗎?

你不會被你皇兄說嗎?”

南宮黎有些疑惑的問,畢竟,這規矩好像挺死的。

如果可以不去的話,該說不說,人是活的好啊。

而且,能拖一天是一天,真的不想去。

“不會。”

雲辰煜忍不住抬手揉揉她的頭,揉完見人呆呆的看著自己。

有些尷尬的又不捨的收回了手。

“那就好,那”咕咕~~~~~~~~南宮黎話還冇說完,就被自己肚子發出的聲音打斷。

有些不自在看著雲辰煜:“那個,有吃的嗎,我餓了。”

雲辰煜想到昨晚房間一地的殘渣,冇想到回來還能看見自家王妃另一副模樣。

就挺能吃的,也會主動開口說話了。

“玄青,給王妃準備膳食。”

雲辰煜吩咐完,就又摸了摸南宮黎的小腦袋。

誤會解除了,雲辰煜莫名覺得回來也挺好。

然後便離開王府,進宮去了。

卻不知道宮裡等待他的,卻是與以往溫馨畫麵相反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