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我一個1級召喚師,竟是全球最強

我一個1級召喚師,竟是全球最強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陳楓
  • 更新時間:2024-07-14 06:33:30
我一個1級召喚師,竟是全球最強

簡介:在這個世界,強者為尊 可陳楓卻並不這麼認為 隻因他解鎖了“萬倍返還”係統,血量越少,傷害越高 路人甲:“真不知道官方怎麼回事,你這個一級的小廢物,我一腳不就能給你踹死” 陳楓:“切~裝逼” 路人甲:“哼,我先讓你一招,免得說我欺負你” 陳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陳楓扯下一根頭髮朝他吹去,就在頭髮碰到身體的一瞬間,砰的一聲,敵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竄的一下,砸在了牆上 路人甲噗嗤一下突出一口鮮血 “可惡,我堂堂33級召喚師怎會打不過你” 陳楓:“低調低調~”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一陣鈴聲響起。

一個麵色蒼白的少年,躺在一張簡陋的床上,他緊閉著雙眸,彷彿承受著莫大的痛苦。

忽然,他的手指微微顫動了一下,緊接著,他緩緩睜開了雙眼,望著眼前的一幕,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口,眼角也不爭氣似的流下兩滴淚水。

……“我真的還活著嗎?

這一切真的…不是夢嗎?”

少年使出了渾身力氣,最終也隻能說出這兩句話。

咚,咚,咚。

一個女子的聲音發出“楓兒,我現在可以進來嗎?”

少年擦了擦淚水,微微的抬起頭,看向了一旁的相冊,又通過反光看了看自己的樣貌,“我這是重生了嗎?

我這個身體的名字應該就是叫陳楓吧。”

陳楓像是冇有聽到敲門聲一樣自言自語著。

嘎吱,陳腐的木門還是被推了開來,“陳楓,你終於醒了嗎?

太好了,前天晚上你吃飯的時候突然暈倒,我和你父親都嚇了一跳,昏迷了2天一點反應也都冇有,好在你最終還是醒了過來。”

先前說話的女子開口道。

陳楓並冇有回答,看著女人那滄桑,滿是皺紋的臉似乎想到了什麼,隨後又望向了旁邊的相冊,“媽。”

陳楓喃喃自語。

“嗯,是媽,有什麼不舒服一定要和媽講知道嗎?”

女子雙手緊握著陳楓瘦弱的手掌。

“對了,你爸在你醒來不久帶了一袋蘋果,看著可甜了,你安心休息著,我去給你削。”

隨後女子俯身輕輕的吻了一下陳楓的額頭,便離開了房間。

而陳楓則是繼續回想著自己前世的記憶,隻記得前世的自己己是癌症晚期,卻還天天過著晚上不睡早上睡的生活,可謂是渾渾噩噩,對自己的父母更是從出生起那一刻變冇有一點印象,從小到大都是自己一個人過來的。

但也就是有一晚,那天自己正在和往常一樣看小說,可不知為何,手機發出一道刺眼的白光,閃的睜不開眼,過了好一會,當自己好不容易睜開眼時,竟發現自己重生了。

“或許這是上天給我重新來過的機會吧。”

陳楓握緊拳頭,下定決心要改變自己。

“楓兒來吃點水果,養好身體,才能更好的參加明天的等級檢測。”

突然女子進門說道。

其手中還拿著一盤剛切好的蘋果。

“等級檢測?”

陳楓緊皺眉頭。

最後通過對自己現在這具身體的探查也是瞭解了些什麼。

“眼前這個女子便是陳楓的母親杜清河,而自己的父親則是叫陳子昂,家裡條件並不好,可也算勉強達到小康地步不愁吃喝。”

“而這個世界,人人都可以召喚,並且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召喚獸,可是一生也隻能有一隻,而明天也就是一年一次的等級檢測,如有等級則為通過,可進入特有學院進行學習,但如果檢測出冇有能力,那這輩子也就隻能當一個普通人了。”

“母親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希望的。”

陳楓望著母親說。

母親也是微笑的點了點頭“我們楓兒長大了。”

叮,一個聲音響起“恭喜宿主達成解鎖萬倍返還係統。”

陳楓眼神一驚“它終於來了嗎?”

“哈哈哈哈,我終於等到這一刻了,這一世將由我自己主宰。”

陳楓忍不住開懷大笑。

隨後,陳楓連忙用神識和係統說著,“係統係統,這個萬倍返還到底有什麼用啊。”

叮,又是一個聲音在腦海響起“本係統告誡一下宿主,此係統隻有一個功能,那就是……”“停停停停停,不是什麼意思,到我這係統就變了是吧,人家一個個的係統多牛逼,你倒好,上來就給我整這一套。”

陳楓連忙打斷係統不停的抱怨著。

“還請宿主冷靜,本係統雖然隻有一個功能,但是也夠了,這個萬倍返還,就是說你的生命值越少,傷害就會越強。”

“可以這麼和你說,就是一定程度下隻要你的生命值足夠少,再強的人都可以一擊必殺。”

係統解釋道。

陳楓開心了“哈哈,那就好,對了現在先好好休息,等明天測試,我要讓所有人都能看到我那舉世驚人的一幕。”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

天空中太陽逐漸升了起來,鳥兒也在樹上吱吱的叫著,一切彷彿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

第二天到了。

“哎,還是不習慣啊,難得晚上睡一回覺,卻發現怎麼都睡不著,好在,無論如何,最後還是睡了2個半小時的。”

陳楓看了看手機。

“不好,這麼快就8點了,不行不行,按照記憶中,還有10分鐘可就是要去參加等級檢測的啊!”“不管了不管了。”

陳楓拿了2個媽媽準備的雞蛋就急忙出門了。

“媽,我走了。”

陳楓邊穿鞋邊說著。

但是並冇有聲音回覆到他。

陳楓看了看西周空無一人的場景,桌子上還留著一個有點發涼的雞蛋,想起了什麼。

“對啊,這個時候媽媽己經去工作了。”

陳楓暗暗下定決心,無論如何,我既然占有了這具身體,我就一定要為這個家改變點什麼。

陳楓搖了搖頭,嚥下了一個雞蛋,快速的朝學院跑去。

好在家離學院不遠,很快,陳楓慢慢的接近了學院。

“喂,陳楓,快點快點,就要遲到了。”

一句響亮的聲音從學院門口傳出,頓時引來了不少目光。

陳楓循著聲音望去,腦海裡想到了什麼“這是我兒時的好基友石鄔,可以說小時候是穿一條褲子長大的。”

“來了來了,早上一不小心睡晚了,我們趕緊進去吧。”

陳楓迴應著還不時的吃上兩口雞蛋。

“誒,石鄔你看那是誰,怎麼有一堆人圍著看啊。”

陳楓向著一個地方看去,那裡早己是人山人海,中間被夾著一個小姑娘,頭上還戴著一個小黃鴨的髮夾。

石鄔聽聞哈哈大笑“你小子怎麼回事,連自己的小女朋友都不記得了是吧。”

“什麼?

女朋友!”陳楓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