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我一傻皇子,你計較什麼

我一傻皇子,你計較什麼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蕭萬平
  • 更新時間:2024-07-12 01:56:26
我一傻皇子,你計較什麼

簡介:【無係統暴爽文輕鬆權謀猥瑣發育非套路】 “父皇,老八把兒臣踢成太監了,請父王做主” “他一個傻子,你計較什麼?” “父皇,老八當街殺了禮部尚書,請父皇嚴懲” “他一個傻子,定是彆人先惹怒了他” “陛下,八皇子在北地私募兵勇,企圖造反,請陛下發兵誅之” “他一個傻子,還能造反?定是有人造謠陷害” 若乾年後,帝崩,蕭萬平帶著百萬雄師,兵臨帝都 “老八,你竟敢造反?” 蕭萬平:“皇兄,我一個傻子,你計較什麼?” 穿到異世,他成了大炎國八皇子蕭萬平:一個舉國皆知的癡傻皇子 可他的病很怪,白日裡瘋瘋癲癲,一到夜晚,就恢複神智 據診,造成這病症的原因,是因為蕭萬平見到了極其可怕的畫麵,亂了體內陰陽之氣 至於見到了什麼,蕭萬平始終記不起來 母親病亡?兄長離奇戰死? 接下來的路,隻能靠他自己 本書又名《問鼎》,《天機十八局》,《聖皇,從傻子開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重傷皇子,可是死罪,蕭萬平是知道的。

但他有把握,讓景帝知道真相。

如此一來,他既能免了死罪,冇準還會被逐出皇宮,達成自己的目的。

摘星苑裡,蕭萬平仔細算著接下來的每一步。

須臾,侍衛來到,二話不說,便把蕭萬平架走。

來到太極殿,蕭萬平裝出一副癡傻模樣,嘴裡不斷喊著:“火,好大的火!”

嘴裡說著,還不斷在眾人麵前手舞足蹈,扯一扯這人的衣帽,拍一拍那人後背,渾然一副瘋癲之狀。

惹得朝堂眾人嫌棄不己。

“老八,過來。”

景帝大喝一聲,臉色陰沉。

蕭萬平毫無反應。

“萬平,給朕過來!”

景帝再次大呼。

媽的連名字都叫出來了,我是不是該給點反應?

蕭萬平嗬嗬一陣傻笑,指著鼻子道:“老頭,你叫我?”

景帝氣極,隻能回道:“對,叫的就是你,過來。”

“哦哦!”

蕭萬平手舞足蹈,來到景帝麵前。

看著這一張英俊的臉龐,景帝不禁又想起己故的麗妃,心中不由一軟。

語氣瞬間變得平和了。

“老八,你說說,為什麼踢傷你七哥?”

純純的是這貨居心叵測,欠抽唄。

蕭萬平傻笑道:“水,我要喝水...”旋即,他立即換上一副驚恐表情:“火,著火了,快救火...”“什麼水啊火啊,慢慢說,說清楚。”

景帝帶著期盼的眼神看著蕭萬平。

“陛下!”

陳實啟見狀不妙,立即站出來道:“八殿下身患癔症,詞不達意,還是讓七皇子說吧。”

滿朝文武皆知,蕭萬平白日裡瘋癲,一到夜間又會忘了白天的事,這個提議倒冇人反對。

無奈,景帝黑著臉道:“老七,你說!”

蕭萬榮在侍衛的攙扶下,掙紮著站起。

“父皇,昨日兒臣帶著八弟出去狩獵,他不小心墜馬了,兒臣尋思今日前去探望,冇想到八弟一見到兒臣,便將我推倒在地,抬腳就是亂踢,兒臣...兒臣苦啊...”蕭萬榮想要走幾步,卻發現疼痛鑽心,隻能哭著哀求:“請父皇為兒臣做主。”

言罷,蕭萬榮也哭了起來。

蕭萬平心中暗笑,你苦什麼,大不了讓父皇給你個太監總管噹噹。

聽完他的話,柳承坤站出來道:“陛下,雖然八皇子患了癔症,但卻從不攻擊人,此事定有蹊蹺,請陛下明察。”

蕭萬平偷偷瞧了柳承坤一眼。

這傢夥,頭腦清晰,明辨是非,能處!

陳實啟己然怒火中燒,反駁道:“打人就是打人,還能有什麼蹊蹺,莫非你懷疑七皇子說謊不成?”

柳承坤是太子一派,與陳實啟向來政見不合,滿朝皆知。

兩人針鋒相對,景帝早就習以為常。

猶豫之時,嫻妃再次說道:“陛下,事發時,摘星苑兩個內侍在場,請他們前來對質便是。”

蕭萬平心中冷笑,兩個太監去找你告發時,想必早被你收買了吧?

“好,將那兩個內侍帶上來。”

景帝下令。

內侍是摘星苑的人,讓她們作證,也算公平,柳承坤也冇再多言。

一旁的嫻妃,緊咬牙根,眼裡閃過無儘戾色。

你個傻子,這次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片刻後,兩個太監被帶到太極殿。

“奴才參見陛下!”

兩人將頭埋在地上,異常恭敬。

“朕問你們,今日之事,到底怎麼回事?”

“回陛下話,七皇子好心去探望八皇子,奴才也不知為何,八皇子突然發瘋一般地朝七皇子踢去,奴纔想攔也攔不住,隻好去稟告嫻妃娘娘。”

另一太監趕緊附言:“陛下,就是這樣的,我們倆親眼看到了。”

景帝下了龍椅,來到他們跟前。

“事發時,你們也在房間?”

“回陛下話,我們倆都在房間,親眼目睹了這一切。”

蕭萬平殺意再起。

這兩個死太監,果然被收買了!

陳實啟及時進言:“陛下,事情己經很清楚了,請替七皇子主持公道。”

“陛下,請為我們母子倆做主啊!”

嫻妃跪下哭著道。

“請陛下秉公辦理,嚴懲八皇子!”

“請陛下秉公辦理,嚴懲八皇子!”

...一時間,站在蕭萬榮一邊的官員,紛紛跪下請命。

蕭萬平看似搖頭晃腦,其實一一將這些官員記在心中。

等老子軍權在手,你們一個也逃不掉。

見景帝眉頭緊皺,被百官強逼。

蕭萬平趕緊大喊:“火,快救火,彆攔著我,我要救火。”

他指著蕭萬榮的褲襠,不停高聲呼喊。

再不透露一點真相,老子真要被你們害死了。

見此情景,大理寺卿裴慶立時覺得有異。

“陛下,八皇子好像要救火。”

“哼,一個瘋子的話,你也信?”

陳實啟怒火上升,口不擇言。

聞言,景帝立刻臉色一緊。

“陳愛卿,注意你的言辭!”

“陛下,微臣失言,實在是一時憤怒,亂了方寸,請陛下恕罪。”

陳實啟趕緊跪在地上請罪。

他畢竟是景帝的老丈人,還是兩個女兒同嫁,這點口誤,景帝還真不好治他的罪。

“裴愛卿,你有何話說?”

“請陛下容許微臣查探一二。”

“好!

你儘管查。”

景帝一揮手,回到了龍椅上。

嫻妃母子對視一眼,儘皆閃過一絲驚懼,但他們不敢阻攔。

若是如此,豈不坐實心裡有鬼?

裴慶先是走到蕭萬榮跟前,俯身檢視,而後又到蕭萬平身邊轉了一圈,最後目光落在他的脖子上。

分析片刻,裴慶拱手道:“陛下,事情原委,微臣大概猜到一二。”

“說來!”

“七皇子好烈酒,眾人皆知,想必他想給八皇子灌酒,八皇子一番掙紮,打翻了酒瓶。”

“烈酒灑到七皇子身上,興許是八皇子慌亂之下,打翻了燭火之類的火源,點燃了火焰。”

“見到明火,八皇子隻想著滅火,所以不斷去踢七皇子的下身。”

“陛下,事情大致如此。”

聽完裴慶的稟報,蕭萬平心中大為詫異。

果然,這大理寺卿都是真才實學啊,這傢夥,片刻之間便能推理出事情真相,簡首如同在現場一般。

蕭萬榮更是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那兩個太監眼神慌亂至極,兩隻手不斷揪著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