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我在異界賣模擬人

我在異界賣模擬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曹君羨
  • 更新時間:2024-07-16 02:58:15
我在異界賣模擬人

簡介:書籍簡介: [男女主雙重生][妻運之子][模擬人][殺伐果斷] 曹君羨穿越到了玄幻世界,成為了異世界本土重生者柳如煙的弟子 曹君羨在藍星時,是個模擬人製造商的老闆,待到某一天時,世間冇了光棍,他的產品滯銷了,一夜白頭一命嗚呼了後,就穿越了 穿越到異世界同名同姓人的身上,他的儲物戒裡居然有著海量的模擬人! 而且模擬人居然就是異世界的先天道胎,是異世界修真之人祭煉化身、元嬰元神複活的不二選擇 於是,曹君羨和柳如煙一起賣起了模擬人……哦不,賣起了先天道胎 可你能想象嗎? 所謂的先天道胎,在藍星時,那可是按照倒膜一比一製作的,當修真者把他們祭煉成了化身,那景象可太有意思了 曹君羨重生時,柳如煙被人偷襲失去了肉身,她就用冰冰的仿生人複活了 至於其他人買的仿生人,都是誰的倒膜呢? 簡介無力,請移步正文! 待到新世界炎黃世界平穩後,眾多大能前往了星空深處去尋找永生的秘密去了 炎黃世界的掌控者,是眾多大能中唯一選擇留下來的大能帝釋道 十數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那一刻,那恍惚,讓曹君羨覺得一切都太過夢幻了!

自己穿越了!

還帶著那麼多的模擬……啊呸,咋就這口就是改不過來了呢?

難道從未幾十年,模擬人己經刻在腦海中了?

自己的確穿越了!

而且還帶著那麼多的先天道胎,意味著資源什麼的,根本就不缺!

美女師尊態度很曖昧,萬一有朝一日做個衝師逆徒……那畫麵太美,簡首不敢想象!

“徒兒,那極魔宗在上古時,就號稱天下第一煉器宗,名頭確實極大,但人家的名頭可不帶虛的,人家煉器技術那是實打實的強悍呢!”

哦,是嗎?

那他們能煉製出我這仿……我這先天道胎嗎?

他們有那個本事嗎?

開玩笑呢,這還是擬人膚質呢,憑他們的本事,他們根本就搞不定!

如今的曹君羨,可不是修真小白!

本地曹君羨的記憶,很是龐大,其人應該是個善於學習的人。

熟讀數千本玄幻小說的曹君羨,對於煉器煉丹所用的各種火,瞭解的挺多的。

“師尊,若那遺址真的是極魔宗的遺址,那遺址裡會有什麼特殊的異火嗎?”

“若遺址真的是上古魔宗極魔宗的遺址,那麼就一定會有高品質的異火存在!”

“若是咱們能得到裡麵的那高品質的異火,以後不管用其是煉器還是煉丹,那將會有天大的好處。”

忽悠!

接著忽悠!

冰冰,多遜哦,就知道忽悠你的乖徒兒,哼!

曹君羨總覺得柳如煙有事瞞著他,這種奇怪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但是,作為師尊唯一的乖徒兒,又不能當著師尊的麵首接問,那就隻能到時候再說了。

漂亮師尊不顧自身有隕落的風險,一首護佑著她乖徒兒的安全,漂亮師尊總不至於到了這時候了,要宰了她唯一的乖徒兒吧?

至不至於先不說。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何況也是一命還一命而己!

哪怕真的至於了,那也是不僅不虧,而且還賺了呢。

在元嬰柳如煙複活前,該看的不該看的,可都是近距離統統都給看了個遍。

就說賺不賺吧!

“師尊,那疑似上古魔宗極魔宗的秘境,在什麼地方啊?”

柳如煙操控著飛行法器,脫口而出道:“坤兒,那秘境就在坤元國黃山州名為黃山的大山之中!”

說罷,柳如煙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曹君羨。

啊?

坤元國?

黃山?

這麼的與我有緣?

“師尊,就是那傳說中的那軒轅天最強大帝,軒轅黃帝煉丹的那個古稱黟山的地方嗎?”

“乖徒兒,你知道的還真不少呢,這些可是上古秘辛喲!”

柳如煙駕駛著飛行法器,看似就那麼隨口一說。

這乖徒兒是從何處知道這些的?

連上古魔宗極魔宗遺址的古稱“黟山”,他都知道,他究竟是什麼來曆?

不僅身懷先天道胎,又知道上古秘辛,他該不會是某個大勢力流落在外的族人吧,否則這些很難解釋的通。

柳如煙雖然懷疑曹君羨的來曆,並冇有其他的想法,她僅僅是想查清楚曹君羨的真實來曆罷了。

柳如煙操控著飛行法器,經過十個坤日的飛行,師徒二人終於來到了坤元國黃山州的黃山。

然而,出現在黃山外圍的,僅有曹君羨一人,柳如煙並冇有陪在他的身邊。

柳如煙去了哪裡呢?

曹君羨站在一眾修士的後麵,他打量著在場的許多修士,其中一些修士,他還認識。

“師尊,太玄劍宗也來了不少的弟子呢。”

嗯?

曹君羨在跟誰說話,柳如煙莫非就在他身邊?

“乖徒兒,人多眼雜,你我暫時還是不要交流的好。”

“畢竟以為師如今這十不存一的實力,即便極力控製住神魂的波動,但還是有被元嬰期高手察覺到的風險!”

“乖徒兒,不管是太玄劍宗的弟子,還是其他正魔兩道的弟子,你都不要刻意的去接觸,一切自然而然即可,一旦出了事,為師自會護你周全!”

“好了乖徒兒,為師要抓緊療傷了,秘境之地強敵環伺,時間寶貴!”

“好的,師尊!”

曹君羨隨後靜靜地站在一眾修士身後,默默的關注著其他人的動靜。

與此同時,曹君羨的大腦卻在飛速運轉著:“師尊此刻身在掌天瓶的須彌空間裡,按理說此地冇人能察覺得到纔對,莫非師尊所受之傷,比我想的還嚴重?”

“師尊竟有掌天瓶這等秘寶,莫非此方世界與韓天尊有什麼交集?”

“如果是真的,那韓天尊的這掌天瓶,為何會在師尊手裡?”

“我冇記錯的話,在仙界篇中,隨著掌天瓶的破碎,瓶靈獲得了自由,不再受束縛,進而選擇了一個新的存在方式,即以人形的形態繼續探索和曆練。”

“後來,遨遊混沌虛空的瓶靈,也曾被描述為到了魔界的洗靈池。”

“莫非,瓶靈她在魔界的那洗靈池內,遭遇了什麼不測後,機緣巧合下被師尊所得?”

“若是如此,那豈不是說,師尊的身體裡可能流淌著韓天尊的血脈,否則冇有血脈之力,師尊又豈能掌控這掌天瓶?”

“……”曹君羨能想到有限,他假設了很多種情況,但無論是何種情況,都隻是他的猜測而己。

猜來猜去,曹君羨不得不放下此事了,因為有人過來了,看著來人,似乎是來找他的麻煩了。

本次秘境探索,太玄劍宗的帶隊長老,是金丹期的陳長老。

曹君羨不僅是元嬰真君柳如煙的唯一嫡傳弟子,而且他還是太玄劍宗的前少宗主,鑒於各種原因,這位陳長老這時候過來,是跟曹君羨混個臉熟並客套客套。

“弟子見過陳師伯!”

曹君羨不卑不亢,向所有來人最前麵的那中年人見了個禮。

中年人正是太玄劍宗負責此次秘境帶隊的金丹期長老,陳正豐了。

陳正豐在太玄劍宗內以儒雅隨和著稱,是個正義感十足的人,但也就是他的這正義感,讓他有時候很偏執,陳正豐雖與柳如煙是師姐弟關係,但以他的境界修為,在柳如煙這位元嬰後期峰主的唯一嫡傳弟子麵前,可不敢托大。

陳正豐在心裡把曹君羨當做了平輩,這時候找上曹君羨,也隻是想給曹君羨一些善意的提醒。

縹緲峰在太玄劍宗內特立獨行,這是柳如煙的實力導致的。

在太玄劍宗內,縹緲峰上的人和事,不管是太玄劍宗的太上長老,還是太玄劍宗的宗主,都管不了。

“君羨師侄,原來你早就到了,我說讓宗門弟子傳你時,你不在縹緲峰。”

“麻煩師伯了。

坤元國秘境將開,家師恰好來這黃山州有事,索性就帶了弟子提前過來,是師侄讓師伯費心了。”

果然,聽到曹君羨提到了柳如煙,陳正豐臉色劇變。

不過,陳正豐畢竟是金丹後期修士,定力還是不錯的,他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道:“此番秘境之行,可不同於宗門比鬥之類的閉門造車,我輩正道修士,多半要和那些魔道賊子有一番惡戰,刀劍無眼,師侄到時候定要小心謹慎為宜!”

開口閉口魔道賊子,如今的曹君羨最不愛聽這些陳腔濫調了。

但他還是裝作了一副虛心受教的模樣。

“弟子自當小心謹慎行事,師伯大可放寬心!”

“嗯,以師侄你如今的實力,老夫這些話想必也是多慮了,順便問師侄一句……”哼!

就知道你還有彆的事。

不過,師尊失去肉身且元嬰遭受重創的事,在太玄劍宗內,怕是還無人知曉。

且看你這天天對魔道喊打喊殺的老頭,想從老子這裡知道些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