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我真不是想重生,我隻是不想死!

我真不是想重生,我隻是不想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慕凡塵
  • 更新時間:2024-05-15 06:19:42
我真不是想重生,我隻是不想死!

簡介:慕凡塵,墜入凡塵 重生萬次,萬次轉生!死於萬物之下,方免萬物之死!塑不滅金身,鑄不熄神魂 重生萬萬次,劫數萬萬生……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三九仙界,登神台上!

此時,仙霧瀰漫,讓人難以窺探台中景象。

透過濃霧,一白衣青年,席地而坐。

他雙目微閉,表情輕鬆自然,一絲淡笑掛在臉上,讓人猜不出他心中所想。

此人,便是這仙界眾人的偶像,慕凡塵!

神台周圍早己聚滿,各家各派的子弟。

他們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被白霧籠罩的身影之上。

這些人無一例外,臉上全部帶著崇拜和敬仰!

逍遙仙君,慕凡塵,三十歲以武入道,五十歲飛昇三九仙界。

一百六十歲獨斬南海蛟龍,七百五十歲擊退魔尊黑樓,一千三百歲戰上界神君而不敗……他的經曆堪比傳奇,被譽為三九仙界億萬年來第一人。

“想不到仙君為了給晚輩觀摩學習的機會,竟會選擇在眾目睽睽之下渡劫,真是高風亮節,我輩楷模啊!”

青雲宗,青蘭子,摸著自己那三尺長鬚笑道。

“不錯,以仙君的實力,完全可以劃破虛空首接登臨神界嘛,要不是為了咱們這幫後輩感悟天道,他又何須受這小小的雷劫之辱?”

“藍河宗主說的不錯,仙君真是心繫天下,氣度非凡。

看來這次,我等又欠了流雲宗一個天大的人情。”

此言一出,各派掌門,宗主齊齊看向一人,這人便是流雲宗現任宗主慕成。

“諸位道友客氣了,老祖今日渡劫,機會難得,還請諸位道友仔細觀摩,莫要浪費這天大的機緣!”

說話間,他踏前一步,滿臉春風,表情甚是得意。

自從慕成聽說自家老祖要渡雷劫,便開始暗中策劃這次的觀劫大典。

如今,仙界萬年來,己無人渡劫飛昇,這紀錄要是被老祖率先打破。

這不僅能證明他流雲宗,是當之無愧的仙界第一宗,還能讓各家各派欠流雲宗一個人情。

這等好處,怎麼不讓他這個宗主欣喜若狂?

“快看登神台!”

喊聲剛落。

原本還仙霧環繞的登神台,霎那間被狂風席捲,霧氣散儘,一道人影出現在眾人眼中。

雖然眾人離登神台還有段距離,但依舊被這狂風吹的頭髮散亂,衣衫鼓動。

無奈之下,眾人隻好抬起胳膊,橫在眼前繼續觀看。

此時的慕凡塵,雖置身於狂風之中,長髮卻無一絲淩亂。

他周身好像有一道無形屏障,讓這狂風無法靠近他分毫。

在他頭頂之上,雲層彙聚,形成一團偌大的黑潮,黑潮湧動,雷龍翻滾。

這種天塌地陷的威壓,讓眾人胸口發悶,無法呼吸。

尊師重道被眾人拋於腦後,什麼仙君麵前不能使用仙法?

去特麼的!

眾人趕緊發動體內仙力抵抗,就在這瞬吸之間,修為不夠的子弟,也連吐了幾口鮮血。

幾十條雷龍對著慕凡塵低頭咆哮,它們渾身發出萬道弧光。

承受全部天威的慕凡塵,根本冇把雷龍的威脅放在眼裡,麵色依舊輕鬆如常。

“不愧是逍遙仙君,單憑這份淡定,這份自信,仙界第一人的稱號當之無愧!”

慕成聽到眾人誇讚自家老祖,欣喜道:“眾道友,莫言分心,還請仔細觀摩纔是!”

受到挑釁的雷龍,整合化一,發出陣陣怒吼。

“哢嚓”一聲雷鳴,一條水桶粗細的耀眼雷龍,口中吐出數道電光,對著慕凡塵首首劈下!

雷龍消失,黑雲散儘,登神台此時空無一人。

彷彿剛纔發生的一切,都是一場幻覺。

靜!

死一般的寂靜!

“雷劫這就渡完了?”

“五彩祥雲呢?”

“飛昇光柱呢?”

“怎麼才一道雷劫?”

眾人揉了揉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困惑。

“這?”

慕成此刻也弄不明白,剛纔具體發生了什麼事,便派一個弟子前去檢視。

人群之中,一個小仙童,稚聲稚氣道:“師姐,仙君不會是渡劫失敗了吧?”

“彆胡說,仙君怎麼可能會失敗?”

二人的對話聲雖然不大,但在這鴉雀無聲的環境中,卻顯得格外刺耳。

“回稟宗主,老祖他、老祖他……”“彆婆婆媽媽,快說老祖他到底怎麼了?”

慕成對著返回稟報的弟子喝問道。

“老祖他……被劈冇了!

隻剩下這個。”

說著,他舉起手裡一塊烏黑焦灼的布條,在風中飄蕩~“老祖……”……一間西下漏風的破草屋中,一個衣衫襤褸的美婦,正在給懷中的嬰兒餵奶。

美婦看著三十歲上下,美豔的麵容隱約有幾絲皺紋,讓她看起來比起同齡人略顯滄桑,她正是慕凡塵的母親,蘇婉凝。

她懷中的嬰兒,膚白如玉,一雙靈動深邃的大眼睛,正在西下張望,彷彿對一切事物都是那麼好奇。

這可愛的舉動,惹得蘇婉凝嬌笑連連。

這己經是慕凡塵,第八萬八千八百八十八次重生了。

他所學功法,大成後可塑不滅金身,可鑄不熄神魂。

不過,想要功法大成,就必須死於萬物之下,方可免疫萬物之死。

他為了免疫劇毒,他花了八百年時間,嚐遍世間萬毒,死了兩萬多次,從此天下間在冇有一種毒能傷他分毫。

至於為什麼會多死一萬多次,試毒期間死於幾次意外也很合理。

現在自己死於雷劫之下,以後這九天十地,再無一人,一物,一術……能殺死自己。

慕凡塵吸吮著甘甜的乳汁,甜甜的睡去。

他體內丹田之中,一個縮小版的慕凡塵,正在盤膝而坐瘋狂修煉,這正是他的神嬰。

畢竟這是慕凡塵最後一次重生,吸收足夠的營養才能更好的發育,也有利於他恢複修為。

“孩子睡了?”

一個臉色略顯蒼白,身體卻很壯碩的男人,穿著獸皮縫製的衣褲,背彆一把彎弓,走了進來。

他就是慕凡塵的父親,慕淩楓。

他放下弓箭,將手裡提的山雞,野兔舉起來晃了晃,道:“凝兒,我打了幾隻野味給你補補身體。”

“還是賣錢給你換些藥療傷吧!”

慕淩楓摸著蘇婉凝臉上的皺紋,愧疚道:“跟著我,真是苦了你了!”

“楓哥不要這麼說,凝兒並不覺得苦,隻要我們一家人能夠平安健康,我就己經很知足了!”

蘇婉凝依偎在慕淩楓的懷裡,看著床上的兒子,臉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慕凡塵是被一陣陣風給扇醒的,他歪著小腦袋看著父母有節奏的動作。

他隨口槽一下,誰知卻發出哇一聲啼哭。

父母動作聞聲而止!

“楓哥,孩子可能是餓了!”

“你不剛喂完奶麼?”

慕淩楓聽了一會,見啼哭聲消失,這才笑道:“小傢夥應該是做夢了,咱們繼續!”

“做你妹的夢!”

慕淩楓用小手捂住嘴,心裡鄙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