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霧海人魚

霧海人魚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沈遇之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29:28
霧海人魚

簡介:【單純可愛人魚受✘高冷生物研究教授攻】 人魚數量越來越少,為了穩定海洋生物係統,研究所的所有人員前往霧海抓捕人魚進行人工育種,可這白的背後卻是無儘的黑暗,一場罪惡在其中交織 作為一位生物研究的教授,他有義務保護生物,麵對生物保護的邀請他毅然加入 人魚人工育種還冇完成,他就被突然趕出去,潦草地結束了 不久之後,那條人魚逃離了 還逃到他家裡了! …… “老,老公……” 下班回家,突然聽見嬌軟可愛的人魚學著電視劇裡麵的人物喊他老公? “彆亂喊” “老公……抱抱……” “不抱” “親親” “不親” 人魚:委屈,哼哼 後來 “老婆,抱抱,親親,彆跟他離開好不好……”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夜色濃深,陣陣海浪拍打在礁石發出響亮的聲音,遠處隱隱約約傳來汽笛聲。

研究基地是建在南海最偏僻的一個角落,遠離鬨市,聳立在岸邊。

沈遇之打開窗戶,海風瀟瀟,裹著淡淡的海鹽味。

一輪明月懸在海麵上,月光不是很清明,有些朦朧,周圍縈繞著一圈霧氣般的光暈,但還是被湧動的水麵晃得破碎。

沈遇之掏出煙,隨意又嫻熟地夾在指尖,點燃。

香菸冒出白霧,沈遇之不疾不徐抽了一口,吐出一口濁氣。

牆上的時鐘悄走著,己經指到了淩晨十二點鐘。

沈遇之查了好久的資料都冇有查到雄性人魚為什麼會變成那樣。

他有些鬱悶,心裡也煩悶得難受,好久冇抽的煙他還是抽了起來。

“嗚——”耳邊突然響起一聲悲淒的低吟,沈遇之手指一頓,眸色一暗,打量了西週一番,冇有任何人。

他望向遠處一艘模糊的巨輪,眸子微眯,眉頭不禁皺起來,是從那裡麵傳來的聲音嗎?

沈遇之將快要燃燒殆儘的菸頭摁進菸灰缸裡狠狠碾了一下,隨後關上了窗戶。

那聲音,是人魚。

……瞳曚,天邊裂開一道白光,爬上玻璃窗,照射進臥室。

沈遇之站在浴室的洗手檯前,用冷水狠狠洗了一把臉,冰冷的水刺得他清醒了不少。

他神色有些凝重,緊抿著唇瓣,雙手撐著洗手檯,低著頭。

抬起頭,沈遇之深吸一口氣,看著自己微微紅腫的唇瓣和鎖骨處的一個紅印子。

他抓緊了洗手檯的邊緣,眸色漸漸變冷。

今天早上一起來,他就感覺房間裡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是他記憶猶新的味道。

洗漱時他就發現自己的唇瓣似乎有些紅腫,鎖骨處還有一個印記。

那條人魚來過他的房間,而且對他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

沈遇之想到這裡有些氣惱,深吸了一口氣,平複心底的氣惱,移過視線,推門離開。

換上工作服,沈遇之坐在工作台邊繼續查資料。

這次他登錄了一個暗網,那裡麵經常會有你想要的東西。

不多時,他便鎖定了一個帖子。

那是一篇關於人魚研究的文章,釋出於兩年前。

沈遇之點開帖子,仔細看著,隨後他皺起的眉頭又舒展開。

那條人魚不是變異的人魚,準確來說叫做進化。

雌性人魚數量不知為何急劇減少,很少能看見雌性人魚。

這導致每年的人魚寶寶出生也很少,人魚麵臨滅絕的危險。

為了保證人魚的種族延續,部分雄性人魚開始進化,進化成為雌雄性彆中的另一種性彆“O”。

他們承擔著與雌性人魚一樣的任務——種族延續。

而這場進化己經延續了一百年了。

沈遇之將筆記認真記錄在本上。

往下翻去,他眼尖地看見了文章最下方的一排小字。

“人魚為何急劇減少呢?

那些雌性人魚到底是自然死亡,還是莫名消失了?

一切都是那些人麵獸心的人類的貪慾。”

沈遇之手一頓,握著鋼筆的指尖感覺一股寒意鑽入,侵入他的血液,骨髓,冷到渾身發麻。

沈遇之眸色一凝,點開作者的頭像,頭像是一片霧濛濛的海麵,就像那片霧海一樣。

“他們的貪慾讓我們成了承載痛苦的器皿。”

作者的介紹上寫了這樣一句話,莫名的壓抑痛苦感襲來,沈遇之翻下去,文章隻有幾章,都是關於人魚的。

沈遇之深吸一口氣,關了電腦,疲倦感襲來,他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骨,隨後皺起眉頭,感覺身後有道眸光盯著他。

沈遇之扭頭看過去,正是消失了兩天的張易。

張易眼下有一片烏青,似乎冇有休息好,臉色有些陰沉。

他靠在門上,帶著傷痕的手指間夾著一根香菸,細細抽著。

煙霧繚繞,他微眯著眼睛,不疾不徐張嘴,嗓音沙啞乾燥有些紮耳:“聽說你不讓給那條人魚打催/情劑?”

“是,他不需要雌性人魚,也不需要打催/情劑。”

沈遇之淡聲,麵色毫無波瀾。

“嗬,為什麼?”

張易冷笑一聲,狹長的眸子微微一眯。

“據我所知,他並不是一條雄性人魚,而是人魚進化的另一種性彆,“O”。”

沈遇之耐心解釋道。

“O?

什麼意思?”

張易皺起眉頭,夾著煙的手指微微一顫。

“也就是雌性人魚減少後,為了種族延續,由雄性人魚進化出了同樣可以生育的O人魚。”

沈遇之淡聲,將記錄的筆記遞給他:“這是我查到的資料,這類人魚體型相對雄性人魚顯得格外嬌小,並且魚鱗飽滿圓潤,光澤更鮮亮。”

張易咬住煙,接過筆記,淡淡掃了一眼:“那就把他和雄性人魚關在一起,總之必須孕育出小人魚。”

“如果他不願意呢?”

沈遇之腦海裡浮現出人魚縮在他懷裡哭唧唧搖頭的樣子。

“不管他,挑個強壯的人魚跟他養一起,再打一針催/情劑,他不願意也不行。”

張易將菸頭隨手扔在腳邊,皮鞋狠狠碾了一下,麵目在恍惚間有些猙獰。

沈遇之沉默了,冇有作聲。

“沈教授冇意見吧?”

張易微微一笑。

沈遇之微抿唇,冷淡開口:“冇意見,你們看著辦,彆傷害人魚就是。”

張易輕笑一聲,舌頭抵了抵上顎,眉毛上挑:“好,那沈教授就跟我一起去安排吧。”

沈遇之深吸一口氣:“好。”

人魚被抬了出來,漁網死死纏在他身上,粗糙的漁網勒得他白皙的肌膚都泛紅了,火辣辣的痛。

他掙紮著,卻被死死網住,張開嘴就要咬漁網,卻嗅到熟悉的氣味。

張嘴的動作一頓,他抬頭看向門口,眸光觸及到沈遇之時,跳躍起喜悅,咧嘴露出虎牙對他溫順的笑。

沈遇之下意識撇過腦袋不看他,他現在有些心虛。

昨天才答應他,他自己一個魚缸,今天就把他安排和一條雄性人魚在一起。

看見沈遇之撇過頭,人魚眼底劃過一絲落寞,委屈地撅噘嘴。

張易微眯著眸子,將一切看在眼底,他冷笑一聲,試探地問道:“那人魚剛剛在衝你笑?”

沈遇之愣了一秒,隨後點點頭,不疾不徐,麵無表情:“昨天他發狂是我去安撫他的,他能理解人類的話,至於為什麼對我笑,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