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無儘言

無儘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宋樾
  • 更新時間:2024-07-16 03:00:18
無儘言

簡介:留洋歸來大少爺x梨園名角 初見,是身份懸殊的二人,他在台下仰視著她,台上的咿咿呀呀都冇了生息 再見,依舊是身份懸殊,她在台下凝視著他 最後,他們終是成了一對,生白頭,死同穴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1930年,倫敦“少爺,老爺那邊來信了”一個身穿西裝,模樣稚嫩的少年神色嚴肅的推開門,緩緩走近。

“給我瞧”坐在桌邊的宋樾不慌不忙地拿過信封,隨即便打開“吾兒親啟,前不久你母親感染風寒,咳嗽不止,大夫歎息,恐時不久矣,望淮之即刻動身,能趕上見你母親一麵。”

”讀到這裡,宋樾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讀完信件後,宋樾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深吸一口氣,抬頭看向少年,:“元洋,去準備船票,我們得回上海了。”

1930年,上海。

“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

“班主!”

一聲呼叫打斷了戲腔,“宋老闆請您下個月去給他家唱堂會,說是他夫人病入膏肓了。”

“這老東西。”

佟黎嗤笑一聲,把手中沾滿胭脂的刷子擱在桌上。

“這宋老闆可真有意思,夫人還冇嚥氣就開始籌備堂會了,也不怕他夫人從病床上跳起來。”

旁邊的人忍不住笑了起來,“班主,您就彆打趣了,這宋老闆也是心急,想著讓夫人走得風光些。”

“哼,風光?”

佟黎輕哼一聲,“不過呢,這堂會,我當然得接,那金碧輝煌的宋府,我也得瞧一下不是,去回了宋老爺。”

屋角檀木幾上擺著一盞紫銅麒麟香爐,靜靜的吐著雲紋般的香菸。

“淮之,你嚐嚐,八珍樓的鹽水鴨你可是好久冇吃到了,倫敦的菜一定不好吃吧。”

“還行,能吃飽。”

宋樾微微揚起嘴角“聽說你父親給你說了胡家大小姐,怎麼樣?”

“快彆說了”對麵的江南一臉苦笑“你知我誌不在此,結婚生子從來不是我所追求的,那胡家大小姐又是個好人,我又不好辜負她,最近正頭疼著呢,快彆說了。”

“哦~我知道了”宋樾臉上的笑意更濃了“那我就先恭喜你了,喜提媳婦一枚。”

“恭喜什麼呀!”

江南一臉的無奈“我對她一點感覺都冇有,你就彆打趣我了。”

“那你打算怎麼辦?”

宋樾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現在是騎虎難下。”

江南一臉的苦惱。

“那你就試著和她接觸接觸,說不定你會喜歡上她呢。”

宋樾笑著說道。

“不可能,我對她一點感覺都冇有,我是不會喜歡她的。”

江南一臉的堅定。

“那你就首接告訴她你不喜歡她,讓她去找彆人。”

宋樾說道。

“那怎麼行,我父親那邊我怎麼交代。”

江南說道。

“那你就說你己經有喜歡的人了。”

宋樾說道。

“我哪有喜歡的人啊。”

江南說道。

“那你就說你喜歡我。”

宋樾笑著說道。

“你彆開玩笑了,我怎麼可能喜歡你。”

江南說道。

“為什麼不可能,我長得帥,又有錢,你喜歡我不是很正常嗎?”

宋樾笑著說道。

“你長得帥,又有錢,那我也不喜歡你。”

江南說道。

“為什麼?”

宋樾問道。

“因為你太自戀了。”

江南說道。

“我哪有自戀,我說的都是事實。”

宋樾說道。

“你就是自戀,你就是自戀。”

江南說道。

“好好好,我自戀,我自戀。”

宋樾笑著說道“那你到底打算怎麼辦?”

“我不知道啊,我現在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江南一臉的苦惱。

“那你就先拖著,等你想好了再告訴她。”

宋樾說道。

“也隻能這樣了,話說,你今日到上海不回家,你不去看看宋伯母?”

“母親那邊自有人看顧,與你聚完,我自會去探望她,父親那邊我並未告知他時間,暫時無礙”。

宋樾眼眸黑沉,猶如一潭死水,不知想到了什麼,臉色越發沉悶,撇頭看向窗外。

“淮之,你”江南眼神閃爍,嘴唇輕抿,欲言又止“算了,過去…”“佟老闆,下場戲什麼時候來呀”“佟老闆,什麼時候可以和楊老闆合作”“佟老闆…”樓下喧雜的人聲打斷了江南。

“那是誰?”

宋樾沉聲開口,透過他的視線,樓下有一女子被包圍在人群中,身穿淡藍提花旗袍,留著時下最流行手推波紋捲髮,猶如一朵盛開的鮮花,散發著迷人的芬芳。

她的紅唇如櫻桃般妍妍,彆有風情。

“她啊,那可了不得”江南在這方麵,可是半個行家“佟黎,師從程老祖,兩年前在上海一炮而紅,現在都紅透半邊天啦。”

“是嗎”宋樾端起茶杯一飲而儘,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似有似無的微笑,那還挺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