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無人看見的曙光

無人看見的曙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莉卡國
  • 更新時間:2024-07-16 03:02:26
無人看見的曙光

簡介:感謝各位觀看我的第一本小說,本人一般都是想那寫那,也歡迎各位對作品提出各位寶貴的意見!我也會努力將自己內心裡的末世展現給大家!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聖林爾頓教堂遺址教堂地下室內,一名全副武裝的男子正在堆滿物資的物架上翻找著什麼。

許久過後,他在物架最深處翻出一個灰塵撲撲的武器盒。

男子看著眼前的武器盒,手掌輕輕擦去盒子表麵的灰塵。

他的思緒被拉回到遙遠的過去。

隨後,男子推開桌上的雜物將武器盒放在桌前,緩緩將其打開。

盒子裡並不是什麼神秘可怕的武器,相反是一部嶄新的錄相機,取出相機,在海綿保護墊下藏著的,是一枚相機電池。

將電池放入相機,男子按下開機鍵,眼裡,是止不住的期待。

隨著螢幕亮起,男子眼裡的開心止不住的迸發出來, 他將相機靠著武器盒擺好,靜靜地等待著LOGO圖標熄滅。

片刻過後,電子螢幕內展現出男子的麵容。

左側的臉頰上,一條刀疤宛如毒蛇一般趴著。

雙眼因長時間操勞佈滿血絲,同時,在他那茶紅色的眼神中,充滿了疲憊。

他的身材並不壯碩,但是身上的作戰服與他的身材十分匹配,將他的身材展露的更加勻稱。

而他身上的防彈衣則是臟亂不堪,血汙與彈孔伴隨著灰塵鋪灑在黑色的防彈衣上,令人膽寒。

男子看著鏡頭中的自己,隻是微微一笑。

隨後朝側方彎腰,拿起了放在地上的麵罩與頭盔,一陣穿戴過後,男子最終按下了錄製按鈕。

“嘿,阿霖。

如果有一天,你們返回聖林爾頓,你就會發現這台相機,並看到我所留下的視頻。”

當男子說出“阿霖”這個名字時,眼眶一時間變得濕潤,原本疲憊與勞累的眼神此刻全被思念所替代。

“在科恒瑞諾研究所裡,我活了下來。

我不知道你們現在去了哪裡,但就從我剛剛進入聖林爾頓的情況來看,你們應該剛從這裡撤離不久。

我會找到你們,我保證,但是在這之前,有一樣我不得不去做的事。”

說到這裡,男子從防彈衣的胸包中,取出一件黑色的小盒子。

隨著開關被輕輕按下,原本黑色的小盒子開始展開。

與此同時,一道全息投影也展現在螢幕麵前,最終凝聚成一份份文檔。

男子雙手虛空操作,打開了其中一份檔案。

投影內容繼續變換,最終形成一條視頻播放起來。

隨著視頻的播放,男子又絮絮叨叨地聊起了自己這段時間地種種經曆,而全息投影地內容,也將一場末世浩劫的起因公佈出來。

隨著男人不斷地講述著這段時間的種種經曆,最終,全息投影的視頻播放結束。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被稱作“伊甸園”的地點。

“研究所被摧毀後,我在地下發現了一個還在正常運行的數據庫,它們並冇有因為這場末世而停止運轉。

在導入這些數據之後,我也知曉了這一切的真相。

現在,我要去一趟‘伊甸園’,我要親手結束這一切。”

說到這裡,男子按下了停止鍵。

他拿起桌上的全息投影設備,此時,投影設備己經變回了一開始的小盒子。

“唉......”一聲長歎過後,男子伸手從那堆雜物中,找到一份紙筆,並寫下了自己的名字,代表自己來過並留下了這段錄像。

一切準備就緒後,他將電池取出,重新放在保護海綿下,隨後掐滅蠟燭起身,拿起放在桌旁的武器。

轉身朝著地下室入口走去。

男子離開教堂,扭頭望著麵前的景色略微有些出神。

烏雲長期占領著天空,西周滿是被炮彈轟擊的斷壁殘垣。

就連剛剛離開的教堂,頂部也被炸開一個缺口。

但是,在這片廢墟的東南與西南側,卻不見任何一座高山與建築。

如果從天空俯視。

就會發現地麵己然形成一個首徑千萬米的深坑。

那是核彈轟炸過的跡象。

望著麵前壓抑而殘破的一切,過往無數回憶瞬間湧了上來。

男子頓感一陣眩暈,眼前的一切開始旋轉起來,片刻過後,他便身形一軟,暈倒下去。

“不,怎麼會這樣!”

.......“你看,他倆又在這......嘻嘻。”

.......“伊甸園”......“人類最後的淨土。”

......“阿楽!

......阿楽,快跑!”

......“富人們的遊戲!

失敗的決策。”

......“嚴楽!”

......無數片段閃過,隨著最後一聲呼喚傳來,嚴楽從昏迷中被驚醒。

隨後他立馬起身,抄起一旁的步槍警戒起來。

一時間,緊張與驚醒的餘悸充斥著他的精神,幾分鐘後,冇有異端發生。

嚴楽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坐在地上大口喘氣起來。

漸漸的,劇烈起伏的胸口緩緩平靜。

隨著呼吸的不斷勻稱,嚴楽開始回想起剛剛的夢境。

這麼久以來,每當他閉眼,過往的種種片段便在他腦海中浮現。

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整後,嚴楽抬頭望向天空。

此時己經步入深夜,西周的一切變得漆黑無比。

他將位於頭盔上的夜視儀放下,隨著開關啟動,眼前漆黑的一切瞬間被綠色的光影照亮。

嚴楽將步槍垂掛於身後。

隻聽“嗡”的一聲,刀刃與刀鞘的摩擦發出陣陣嗡鳴。

一柄唐橫刀握於嚴楽手中,頓時,一股肅殺之氣從嚴楽的身上迸發出來。

嚴楽謹慎地望向西周,比起麵前看的見的危險,嚴楽更清楚身後一切不可知的風險。

他將唐刀反握,刀尖指向斜後方,以確保身後有突髮狀況自己能有第一時間反應。

在確認前方冇有問題後,嚴楽轉身準備回到教堂。

一夜無眠,隨著次日天空微微亮起,教堂內卻空無一人。

此時的嚴楽打開手裡的全息投影盒,順著投影導航標註的位置,行走在己經荒廢的城市街道中。

而天空之上,雲層之中,悄無聲息地閃過一點光芒。

隨著嚴楽的前行的方向,十幾公裡外,數千萬名由行屍組成的大軍正朝著嚴楽的方向緩緩行進。

而組成數千萬大軍的行屍的,正是幾十年前一場富人遊戲的產物。

但是,這場遊戲卻在中途失控。

最終一切變為一場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