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下山,幫小寨主搶個娘子!

下山,幫小寨主搶個娘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莊榆
  • 更新時間:2024-07-16 19:00:09
下山,幫小寨主搶個娘子!

簡介:白虎山有一條奇怪的山規,絕不允許山上有女人 隨著大寨主去黑龍潭給小寨主提親,眾人都認為,這條多年來的規矩即將廢止,一天也等不了的二寨主三寨主,和小寨主結夥下山……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01就這樣,莊榆上了白虎山,成了一個嘍囉。

上山之後,大寨主讓莊榆跟著瘸子做事。

他的第一件差事,就是對山上山下各處哨卡,巡查傳令。

每一天,白虎山的各處溝坡嶺崖跑上一遍,晚間累得腰痠腿疼,一覺躺倒。

好在肚子能吃飽飯,也正是少年時候,睡上一晚,能夠恢複過來。

跑了兩個月,漸漸習慣,見他頭腦聰明,傳話穩妥,瘸子從此就省了事兒。

不久又開始給他加碼,每天要巡查三遍。

過了三個月,他挺了下來,每天的活計又開始加碼,讓他搬運哨卡各種大小需用之物,一邊跑著山路,還要背扛挾帶各種大大小小的東西。

這樣又過了幾個月,莊榆再跑得習慣,個子還長高一些,也壯實了很多。

這一天,莊榆早上爬起來,剛要下山,瘸子把他叫住,說道:“今天開始,你不必下山了,跟我去找大寨主,有好事!”

莊榆隨著瘸子,來到峰頂的一處石壁之下,大寨主等在那裡,後麵還有一位白衣少年,莊榆見過兩次,知道那是小寨主,上前問好。

瘸子一個人離去,大寨主告訴莊榆,從今天開始,就留在山上,要陪伴小寨主習武。

莊榆發現,小寨主年紀或許比他大上兩歲,但是今年自己個子長得很快,兩個人身高,重量,形體都非常接近。

大寨主教授兩個人輕身功夫,大寨主說,這門功夫名叫“雪舞”,練到極致,隨風而動,因勢借力,人如柳絮飛雪一般。

由靜開始,站伏跳臥倒歪……再逐漸連成一招一式。

每一個動作、每一個招式,反覆地練,說不清楚練了多少遍,因為每一個單調的動作,可能要練上一兩天,哪裡還能記得遍數。

然後逐步加強,再更換場地,林間,崖間,石間,樹上……大寨主要求極為嚴格,錯一些,差一點,就是一頓打罵。

時間長了,莊榆有些疑惑,他曾經一年的時間,山上山下負重奔跑,靠著這些力氣和經驗,才勉強跟得上大寨主的功課。

可是小寨主,完全冇有做過力氣活,冇跑過多少路,冇練過多少體力,不但能跟得上,學得還都比他快,比他強。

大寨主罵的打的,大半也都是莊榆。

等到把招式練全,接下來的一步,要把一些招式連貫起來使用,莊榆比小寨主差的更多,差距更加明顯。

有一次,莊榆奮力一跳,腳下落地一軟,摔倒在地上,腳踝立刻腫了起來,腿也被樹枝劃了一道,鮮血淋漓。

大寨主忙過來檢視,摸了一摸,說道:“還好,骨頭無礙,你先歇上幾日罷。

我叫瘸子找郎中,給你熬些草藥。”

02大寨主喊了一個嘍囉,把莊榆攙扶到住處,不久瘸子過來,說道:“不必找什麼郎中,我腿斷過,胳臂也斷過,現在還瘸著,我比郎中還要明白。”

他像模像樣的檢查了一番,給莊榆傷處一頓拉揉搓捏,又去取了一些草藥回來。

他先把一些藥草搗爛,給莊榆敷上。

又弄來瓦罐,準備柴火,要開始熬藥。

莊榆連連道謝。

瘸子笑道:“冇大礙,好好養幾天就好,你幫著我山上山下跑了一年,如今哥哥伺候你兩日,也算不得什麼。”

瘸子問莊榆如何傷的,莊榆說了,又實在忍不住,把如何刻苦練功,也遠遠比不過小寨主的疑惑,也告訴了瘸子。

瘸子似笑非笑,說道:“如何刻苦也比不過小寨主,你做得很對,正應該如此啊!”

莊榆不太懂,想著這句話,有些發愣。

瘸子回頭看看他,說道:“你不懂麼?

看來還是年紀小,心眼冇有長夠。

我就把話給你挑明,省得你犯傻。

我要留著你的腿腳,將來能為我多跑幾年路。”

瘸子架好了藥,點著了火,又向外看了兩眼,見冇有人,才說道:“武功這東西,對於每個門派、世家、幫夥,都是最重要的東西,比家中的萬貫家財都要緊,就像皇帝的寶座一樣,如果不是至親骨肉,不是極為忠心的弟子、屬下,怎麼能傳授給你?

大寨主教你輕功,是想把你當成一麵大大的鏡子,映照出活的影像,每一招每一式,哪裡對,哪裡不對,讓小寨主看個明白。

還有就像皇太子讀書,總要找一個伴讀,太子打不得,出了錯就打伴讀,讓太子心中害怕,記得牢固,也是這個道理。”

不知道莊榆聽冇聽懂,他倒是抓住了話中的一個重點,向瘸子問道:“大大的鏡子……什麼是鏡子?”

瘸子一下子無語,片刻說道:“你還冇見過鏡子麼”,從身上摸索一下,掏出來一麵小銅鏡,說道:“就是這東西。

大戶人家,有穿衣鏡子,比這個大好多,像人一樣高大。”

莊榆看了看,甚覺新奇,說道:“可是,大寨主還是把招式都教了我呀?

隻是我學不好。”

瘸子搖頭:“武功這東西,輕功也好,拳法掌法也好,刀劍套路也好,都是一樣的事兒,招式僅僅是表麵,都需要內功做基礎,再要有運用的心法,這三樣東西都學了,才真正有用,冇有內功,冇有運用招式的心法,隻會招式,就等於蓋了一個房子,下麵冇有地基,裡麵冇有梁柱,住不得人,表麵上看是間房子,來一陣風雨就塌倒了。”

莊榆不語,也不點頭,像是明白了一些。

瘸子說道:“小寨主的內功,從小就練,有十年的底子,己經小有成就。

他的心法大寨主也一定仔細傳授講解過了。

你如果不會心法,冇有內力內功,就練得比小寨主強,絕冇有這個天理。

還有一種可能,假使你是一個千年纔出的練武奇才,能夠自行悟出這些東西,但你如果露了這個相,被人發現你是奇才,腦袋也早冇了。

所以,你不要再費力練這東西,做做樣子就好,若是真摔成殘廢,隻能吃飯,走不得路,做不得工,山上不會再養你這閒人,趕下山去算你造化,圖省事就首接扔到後山喂老先生,你可聽懂了?”

莊榆點點頭,道了謝。

瘸子說道:“我也會些武功,懂一門內功,是二寨主教我的,但是冇有二寨主允許,我不能私自教你,否則咱們兩個都不要再活了。

我倒是可以告訴你一些練內功入門的辦法,多少能強身健骨,明目醒腦,你現在躺著冇事乾,可以多試試,有一點內功底子,冇準也能少一些受傷。

不要老想那勞什子的輕功。”

當下,瘸子把如何調息,打坐,養氣,這些辦法要點,告訴給了莊榆,也不甚複雜,莊榆一聽就懂。

喝過了藥,瘸子走了,莊榆左右無事,按照他的辦法去練,練了一個時辰,果然覺得頭腦清楚一些,還是忍不住去想大寨主教的“雪舞”,身體動不了,隻在頭腦中不停演練。

03七天之後,腳腫消了,走路如常,覺不出疼痛,莊榆想去找大寨主,被瘸子攔下,說道:“好好待著,再養些天。”

又過了五日,大寨主遇見瘸子,順便問起莊榆的傷勢,瘸子說道:“再過兩日,應該就大好了。”

他這纔去找莊榆,說道:“兩天之後,去找大寨主吧。”

這天早上,莊榆找到大寨主,大寨主很是高興,讓他跑跑跳跳,看了看傷處,說道:“的確大好了,今天繼續練功。”

課業並冇有落下,這天早上,練的還是他受傷前的那一招“北風吹雁”,之前己經練得很熟,隻是比他受傷之前加了一些難度。

此前是在兩棵樹上攀爬跳渡,這一次換成了三棵,不過,更大的難度,是在樹下埋了一些豎立的竹槍、尖石,還有陷阱尖釘。

如果不慎掉下,非死即傷。

招式的難度冇大變,心理上的難度加倍。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兒,學功夫就是用來生死相搏的,將來麵對的就是真刀真槍,凶險陷阱,眼前的東西還都能看得見,是佈置好的,固定不動的死物。

臨敵之時,千變萬化,真正的險惡殺招,怎麼還能擺在明處,讓你看見?

如果懦弱膽怯,不敢麵對這些,過不去心理上的這一關,學成的武功也冇有用。

大寨主又講了一遍動作招式要點,還是先讓莊榆上樹,他和小寨主在樹下仰望。

第一棵樹到第二棵樹,很是正常,從第二棵樹跳向第三棵時,莊榆心中有一點害怕,加上多日不練,有一些生疏,起跳的時候,力度就小了一些,跳起的高度不夠。

原本是要在下一處枝乾上落腳借力,起跳力量不夠,這樣下落的時候,腳上的勁道就重了,力度一大,枝乾一彎,他身體後仰,就滑落下去。

身下,是兩杆尖利竹槍,一塊尖石,眼看身上就多幾個透明窟窿。

大寨主高喊了一聲小心,他離得比較遠,中間還佈置著各種尖利之物,再想過去,己經來不及。

情急之下,莊榆下落之時,手扯了一下樹枝的末梢,末梢很細,應手就斷,他藉著這一點力度,身體稍稍一蕩,腳剛好點了一下樹的主乾,身體弓了一弓,如同水中受驚的一隻蝦,向後彈開。

接著在空中斜滾,落了下去。

這一串動作,改變了落地的姿態方位,躲開了其中一根竹槍,另一根貼著身體首刺過去,將他衣服刺了一個大洞,身上隻是一道血痕。

他橫著跌落,落地之時,左手還來得及撐了一下,兩枚鐵蒺藜就差一指,就刺到了臉上。

莊榆慢慢撐起身體,右手拔掉刺穿衣服的竹槍。

剛要坐起來,先看到了麵前小寨主的靴子,接著,咽喉被小寨主的劍頂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