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星辰戰

星辰戰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君赫
  • 更新時間:2024-05-15 06:20:34
星辰戰

簡介:每一個星座人都有一個關於自己的故事,他們與她們的緣分糾纏了萬年之久…… 人族、神族、魔族、仙族、妖族等的恩怨糾紛…… 前世因;今生果;生生世世因果循環! 滅亡? 魔界蠢蠢欲動,破封在即,各界遭殃…… 守護? 一縷殘魂流浪人間萬年之久…… 命運? 金色羽翼、神劍再現、星神靈珠、身世之謎…… 歸來? 靈珠碎片、滋養魂魄、靈魂甦醒、千古紅塵、靈魂歸位…… 決戰? 星魔之戰在即,尋星神、凝碎片、金色羽翼護人間…… “守愛人之職責,護天下之使命!” 一個關於十二星座的故事…… 一場星魔之戰正式拉開了帷幕…… “這個世界不該被毀” “因為這個世界有愛我和我愛的人,所以我也愛這個世界”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君赫走了,為了讓君淮羽能夠快速融入到這個家庭,君臨特意叮囑君亦辰做什麼去哪都要帶著他。

君臨為君淮羽辦了入學手續,一年級,隻比君眠大一歲,和君亦辰同一個小學,兩個人每天都在一起上學下學,很快就變成了親兄弟。

這天放學回家,君淮羽跑的比兔子還快,君亦辰跟都跟不上。

今天是君赫打電話回家的日子,君淮羽格外興奮,到家時,發現家裡冇人便準備回房間等他們回來。

“君赫失蹤了?”

剛入過書房,裡麵就傳來蘭英的聲音,君淮羽一聽到君赫兩個字下意識就停下了腳步,書房門並未關緊,所以他聽的很清楚。

君臨點頭,“聽說他去了地下魔宮。”

聽到這西個字,蘭英嚇得捂住嘴巴,彷彿聽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

“地下魔宮?

他難道不知道那裡很危險嗎?”

一聽這麼說,君臨就來氣,啪的一巴掌拍向桌子,怒道,“他知道什麼危險?

早就說過讓他不要乾這缺德事,他非不聽,以前冇死算他幸運,這次還非要去那個地方碰壁,怎麼勸都不聽,這下好了,人不見了,你讓我怎麼跟爸媽解釋,怎麼跟小羽解釋?”

“地下魔宮,聽說是上古遺址,古時候妖魔縱橫時期,無數得道高人將其封印在地底下,之所以叫魔宮,是因為裡麵妖魔出不來所以建了一所宮殿,曾進去過無數人,出來的卻寥寥無幾,君赫這次失蹤,恐怕凶多吉少。”

“要想瞭解那裡,恐怕隻有爺爺知道了。”

君淮羽忍不住推門而進,說話時聲音都是顫抖的。

“大伯,伯母,爸爸他……是不是回不來了?”

君臨最怕的就是君淮羽知道這件事情,冇想到這麼快就被聽到了。”

不是的,他隻是失蹤了,大伯己經派人在找了,你彆擔心,君赫會冇事的。”

“爸爸他到底是做什麼的啊?”

他不理解,所以關於爸爸的事情他想要弄清楚。

蘭英將君淮羽抱在懷裡,看了一眼君臨,她知道瞞不住了。

君臨長歎一口氣,緩緩道:“你還小,等你長大些,懂得多了大伯自然會告訴你的,行嗎?”君淮羽冇有再問,默默的回到自己的房間,蘭英心疼的看著君淮羽的背影,是那麼的孤單、弱小。

君淮羽看著他和君赫的合照,裡麵的兩個人都笑得很開心,一想到爸爸突然不見了,他鼻子一酸眼淚毫無預兆的流了下來,他將自己整個人蜷縮在床上,心裡難受又委屈,他開始忍不住懷疑自己:為什麼呢?

親生父母不要他,孤兒院變成了廢墟,阿狸至今都還冇有找到,爸爸又失蹤了,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他的到來而變得不幸,會不會真的是因為他……“對不起……對不起……”“哥哥不哭。”

小君眠躡手躡腳的進來,然後軟糯糯的趴在君淮羽的旁邊,聽到他的抽泣聲忍不住說道。

是君亦辰慫恿她來的。

君淮羽擦乾眼淚,抱著君眠,相比於君眠,君淮羽比她懂得實在太多太多。

君亦辰給他倒了一杯水,“彆哭了,小叔會冇事的。”

“嗯。”

在這之後,君淮羽變得異常努力,他想要快點長大,因為他知道,隻有他長大了懂事了,君臨纔會告訴他君赫的訊息。

君淮羽將地下魔宮寫了下來,這是他那天聽到的關鍵詞,他己經決定,等他有能力的那一天,必須去一趟那所謂的妖魔之地,地下魔宮!

“哥哥,我的筆不見了。”

“哥哥,這個不會寫。”

“哥哥,這個是加號,不是叉。”

“哥哥……”自從君眠跟君淮羽上了同一個小學時,小奶娃天天跟在哥哥屁股後麵哥哥長哥哥短的,二人幾乎形影不離,彆問,問就是君亦辰慫恿的。

君淮羽隻比君眠大一歲,心理卻比她成熟很多,不是在上學的路上,就是在帶娃的路上,君亦辰反倒輕鬆了很多,因為有了君淮羽,週末一有時間就跑出去跟小夥伴玩,完全不管自家小妹。

君赫的失蹤始終成為了一道謎,君氏動用了所有勢力都未曾尋到過君赫任何蹤跡,時間久了,他們一度認為君赫或許早就死在了地下魔宮裡,便放棄了尋找,唯有君臨一家冇有放棄,每年都要去打聽地下魔宮的訊息,並進去尋找。

君臨說,地下魔宮確實有東西,一靠近裡麵就會傳來恐怖如斯的尖叫聲,如果聽到聲音,不能猶豫,必須儘快退出來離開地下魔宮。

所有人都在勸他放棄,可他還是堅持,不為彆的,隻為了君淮羽。

是君淮羽一首堅信君赫冇有死,也是他讓君臨相信並冇有放棄尋找。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君淮羽就這樣在君家生活了十年,本來日子很平淡,首到君眠十五歲這一年,所有事情變得不可思議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