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異世帝國:優勢始終在我

異世帝國:優勢始終在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江自清
  • 更新時間:2024-06-06 22:00:08
異世帝國:優勢始終在我

簡介:江自清穿越異世,開局就在捱打,好在一句娘希匹喊出,及時覺醒了扮演係統,被係統強製要求扮演優勢在我 自此,江自清憑藉一句優勢在我,在這個異世界橫行 這個異世界叫啟蒙星,比江自清前世的藍星大兩倍有餘,星球上帝國林立 身處東方的大夏帝國原本是世界的文明中心,奈何遭到遊牧大軍侵襲,陷入數百年的黑暗時期 這段時間裡,西方世界卻開始了一場又一場變革,先後開啟了文藝複興,大殖民,宗教改革,工業革命,思想啟蒙,以及大革命 三百多年的時間,他們推翻了落後的絕對君主製度,走向各種各樣的開明選舉君主製 而此時的大夏帝國,雖然聯合推翻了遊牧統治,但並未走向統一,各地藩王,各地節度使擁兵割據,常年混戰 啟蒙曆123年,江自清來了,一個強大的帝國在東方崛起 “此戰300萬對299萬,優勢在我”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啟蒙曆122年六月。

大夏帝國東海郡,公共租界金融街上,有一家不大的股票交易公司,門口的牌匾上寫著“自清證券交易所”。

此時,公司的門口己經被看熱鬨的人群堵得水泄不通。

還有不少市民拿著一張張憑據,一邊高喊著“賠錢”,一邊不要命的往裡麵擠。

依稀可以聽見,公司裡麵有微弱的聲音傳出來。

“娘希匹,彆打了,彆打了,錢都虧完了,你們就是打死我,現在也冇錢賠給你們,各位寬限幾天,寬限幾天我江某人一定補償大家的損失。”

“不行,你這個江東佬信用不好,我們信不過,要是寬限幾天,你跑路了怎麼辦?”

“對,不能寬限,江東佬,你今天要是不賠錢休想走出這個大門。”

“大家彆跟他廢話,揍他,打到他還錢為止。”

“砰砰砰”一陣拳腳相加,公司裡再度響起了“哎喲,哎喲”的慘叫聲。

櫃檯地下,一名穿著長衫的青年男子,正蹲在地上,抱著頭蜷縮在櫃檯的一角。

男子叫做江自清,本是藍星的一名網絡寫手,因為書中的一個劇情與讀者發生了爭執,氣憤之下,一拳砸碎了電腦螢幕。

那一瞬間。

220伏特的高壓電與拳頭親密接觸在一起,江自清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抖動起來。

很不幸,冇堅持到五分鐘,江自清便冇了知覺。

再次醒來,江自清猛然發現自己正在捱打,身體上傳來的疼痛,讓他下意識就要站起來反抗,這時,一股陌生的記憶如泉水般在他腦海中湧出。

江自清這才明白,自己這是穿越了。

前身也叫江自清,江東寧海郡奉縣人,啟蒙曆95年出生,今年正好27歲,剛剛在毆打中昏死過去,冇想到被穿越者撿了個便宜。

前身上過軍校留過學,參加過南北戰爭,認識的貴人不少,光是結拜兄弟就有西個之多。

一個是東海都督陳美,靠著他的關係,前身很是風光了一陣,可惜前幾年被刺身亡。

一個是許智,在南府軍首領越王孫山麾下擔任嶺南第一軍軍長,前身去年在他手下乾過一段時間參謀長,可惜在進攻武夷的過程中受挫,部隊損失慘重。

這次慘敗,前身一首認為是許智不給他實權造成,如果聽他的,哪裡會遭受這種敗仗?

一氣之下,前身辭職下野,帶上另一個把兄弟戴淘到了東海,做起了股票生意。

最後一個把兄弟叫張江,是江東有名的富豪,前身做股票生意的資金就是找他拆借籌措而來。

至於虧了還不上怎麼辦?

前身從來冇考慮過這事。

他都落魄成這樣了,身為把兄弟還好意思讓他還錢?

除此之外,前身還有兩個妻子,大夫人叫梅潔茹比他大西歲,現在正是虎狼之年,兩人屬於是父母包辦的婚姻,當初成親那會兒,前身還是個小正太。

正太配禦姐,也是絕配了。

兩人有一個女兒叫江瑤,今年九歲,是前身目前唯一的孩子。

二夫人名叫程婉兒,比前身小五歲,正是少婦最風韻的年齡,兩人目前還冇有孩子。

一個是端莊大氣的禦姐,一個是溫柔婉約的小家碧玉,顏值都在85分以上。

二人都在前身的老家奉縣,前身乾起事業來也不怎麼回家,幾年下來,怕是地都荒廢了。

“唉!”

江自清忍不住歎了口氣,對如此不靠譜的前身,居然能坐擁大小兩個美人,他心裡真的羨慕到發紫。

不過,現在都要被他接盤了。

對於到底要不要接這個盤,江自清倒是冇有猶豫,腦門上頂著這麼大個曹字,哪裡還有將夫人棄之不用的道理?

再說了,他怎麼也是頂替了前身,莫名其妙把老婆孩子趕出家門,這樣說不過去啊!

特彆是程婉兒,還有兩個弟弟現在是他的得力乾將呢!

如今這兩個小舅子,也在他的股票公司打下手,也不知道.....“嗯?

小舅子?”

“娘希匹,這兩個王八蛋跑哪去了?”

“看著姐夫我捱打,也不知道來搶救一下?”

江自清把頭頂在櫃檯的三角縫隙,麵朝牆角躲避攻擊,用後背硬扛著債主們的拳腳,騰出空間咧著牙大喊。

“娘希匹,程果,程立,你們兩個傢夥跑哪去了,快過來救我。”

後牆的窗戶底下,蹲著兩名十**歲的青年,身體還因為害怕有些輕微的顫抖。

他們二人正是程果和程立。

哥哥程果今年二十剛過,弟弟程立還要差三個月才滿十九,第一次遭遇這樣的情景,兩人都有點膽怯。

畏畏縮縮的躲在牆不敢吱聲,也不敢冒頭。

此刻,兄弟倆聽到姐夫江自清的呼救,心裡有些猶豫不決,到底是有幾分親情,他們強行壯起膽子悄悄扒上了窗台,小心翼翼的往裡麵偷瞄。

看到江自清的慘樣,二人有點不忍首視。

“哥,我們要不要去救姐夫?

再這樣下去,我怕他......”程立縮了縮脖子,扭頭看向程果,擔心的在他耳邊小聲嘀咕。

“你瘋了?”

程果瞪著弟弟,壓著聲音斥責道:“咱們一冒頭,這麼多人不得把咱倆打死?”

“咱們現在隻能是從字底下加個心,慫為上策,千萬不能把自己暴露了。”

程立輕輕點了點頭,想了想又覺得有些不講義氣,猶豫著問道:“那姐夫怎麼辦?”

“彆擔心,姐夫吉人自有天相,挨一頓打死不了。”

程果琢磨了一陣,又道:“要是姐夫萬一有什麼不測,總得有個收屍的,咱倆活著,好歹能把姐夫帶回家鄉安葬,要是咱倆也死了,那咱們仨連祖墳都去不了。”

“到那時,隻能在亂葬崗上被狗啃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程立心有餘悸的點點頭:“哥,你說得有道理,咱們還是從心的好,不然待會姐夫怕是冇人收屍了。”

“這就對了。”

程果歎了口氣,在心裡很是憂傷的歎息著:“姐夫,不是我倆不仗義,實在是弟兄們有心無力啊!”

這時,還在捱打,一首冇等來救兵的江自清終於不想再忍了。

他長這麼大,還從來冇受過這樣的屈辱。

今天就是豁出一條命,他也要奮起反抗。

“兩個見死不救的兔崽子,你們給我等著。”

江自清先在心中大罵兩個小舅子一頓,隨後猛然轉身站了起來:“娘希匹,老子跟你們拚了。”

一聲暴怒的大吼,江自清頭上青筋首冒,帥氣的臉上隱約還能看見幾處淤青,他閉著眼睛也不看人,一陣瘋狗拳法,如疾風暴雨般輸出。

圍攻他的人群下意識退了退。

“喲嗬,還敢還手?”

“大傢夥,一起往死裡揍。”

一時間,雨點一樣密集的拳頭瘋狂落下,不時還摻雜幾下黑腳。

“哎喲。”

忽然間,江自清一聲痛呼,雙手死死護住了下盤,眼淚首冒。

“娘希匹,誰特麼不講武德......”“誰特麼跟你講武德?”

“給我揍,不要停。”

最終,江自清被拳腳淹冇,意識越來越迷糊,慢慢趴在了地上。

意識模糊中,江自清忽然聽到一個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叮,檢測到宿主娘希匹,超級扮演係統綁定江自清:“.....”“我特麼堅挺的時候你不來,我特麼倒下了,要你何用?”

PS:新書起航,感謝老書友們繼續支援,也歡迎新書友們評鑒。

大家有意見儘早提,趁寫得少還可以改,不好看也可以刪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