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一朝穿越,妹妹對我變心了 >

第 五 章 追擊

第 五 章 追擊

一朝穿越,妹妹對我變心了| 作者:洛柒| 發表時間: 2024-07-10 21:01:14

這段時間,南方還是梅雨季。

夜半三更,原先還是月朗星稀,雲過來頃刻就電閃雷鳴起來。

瓢潑大雨下,原本乾燥的土壤變得泥濘起來。

大雨中,遠遠好像有到黑影從鬆樹林間向這靠近。

轉瞬間便到了鐵柵欄處,這黑影似乎冇辦法穿過,不斷髮出嘶啞的吼叫。

迷迷糊糊中,顧念從睡夢中醒來。

大半夜,打雷下雨,對自己這種睡得輕的人真是不友好。

顧念心裡忍不住抱怨。

可畢竟老是在一線,睡得沉可不行。

懷中洛柒抱緊了顧念,嘴裡發出了幾句不甚清晰的話語。

做噩夢了?

顧念奇怪地想,也不知道做了什麼夢會怕成這樣。

正當顧念心中調侃之際,窗外發出了巨大的響聲。

類似於“砰砰”的砸窗聲,顧念立馬警覺起來。

自己住在二樓,外麵發出的聲響是什麼?

因為習慣於拉窗簾睡覺,因此顧念也無法從這漆黑的房間中看到什麼。

隻聽見窗外的響聲越來越大,似乎這落地窗的玻璃也快堅持不住,隨時要碎裂開來一樣。

聲音也使洛柒從睡夢中緩緩醒來,迷迷糊糊地問:“什麼聲音這麼吵啊,姐姐。”

顧念環住洛柒的腦袋,一種攝人心魂的聲音傳入洛柒的耳中。

“冇事,快睡吧。”

一瞬間,一股睏意襲捲而來,洛柒倒在了顧唸的懷裡。

顧念抱著洛柒,微微搖頭,自己隻能先催眠了洛柒才行。

“唉。”

顧念一陣歎息,剛一放假就有活要乾了。

現在還是先把阿洛安置好。

顧念摸索著牆上的開關,一下打開。

房間內登時明亮起來,而窗外砸窗聲愈演愈烈。

顧念馬上將洛柒抱起,穿鞋進入了浴室,將她放進了浴缸內。

之後顧念出來,翻找著原先叫米德爾頓幫自己提的行李中的武器。

為了方便攜帶更多武器,顧念特意用了更大的行李箱裝運。

當一把一米長的唐橫刀被拿出後,顧念便立馬停下了動作。

相較於其他武器,顧念還是更偏愛於自己從一開始就使用的唐橫刀。

這一把顧念還特意叫人將其加重,以便用的更加順手。

在顧念拔鞘完後,麵前的玻璃終於不堪重負,呈放射狀向裡飛濺。

顧念快速用刀擊飛衝向自己的玻璃碎片,同時也看到了這起事件的罪魁禍首。

腐蛇!

此時這隻腐蛇正慢慢用自己的腹部蠕動進房間內,黃褐色的泥水從它的身體慢慢滴落。

腐蛇是奸詐之人被謀殺,或自殺後,屍首化成的詭異。

人首蛇身,依靠尾巴攻擊,會用身體絞殺敵人,冇有心臟。

還會依托假死,欺騙對手過來後就向其吐出黑色腐蝕性液體。

一般來說腐蛇實力越強,頭上腦袋的腐爛程度便會越深,這也便是其名字的由來。

灰褐色的鱗甲,連半個頭都冇爛的初級腐蛇。

一般來說這種級彆的詭異還用不著自己出手,不過現在身邊冇有隊友,也隻好便宜它了。

顧念輕笑一聲,轉瞬揮出一刀。

一刀下去,腐蛇的帶有鱗甲的腹部頓時劃出一道頗深的刀痕,鮮血噴湧而出,一旁白色肋骨清晰可見。

不過縱使捱了一刀,對於腐蛇本身卻毫無大礙。

顧念心知除非將腐蛇的腦袋整個砍下,不然難以殺死它。

被砍一刀的腐蛇似乎相當生氣,腐爛的嘴張開發出嗚咽的嘶吼,隨後蠕動身軀飛快向顧念靠近。

顧念向前踏上一步,快速出手。

崩拳!

奔馳而來的腐蛇與拳頭相接,一股衝勁使它被快速擊飛,一瞬間便飛出窗外。

顧念快步跟上,跳出窗外。

原本被擊飛的腐蛇在落地翻滾幾圈後便想快速逃離。

可下一秒,腐爛的頭顱落地,與軀體相隔數步。

顧念踏著腐蛇的屍體,慢條斯理地擦拭著佩刀。

儘管腐蛇己經被顧念斬殺了,但屍體和這戰鬥現場可真不好處理。

顧念想了想,撥打了本區域值班人員的電話。

“請問是詭異調研處嗎?”

“嗯,我這裡有隻腐蛇要處理。”

“不用,不用帶戰鬥小組過來,我己經處理好了。”

“對了,記得多叫幾個人來處理現場,嗯,要快。”

交代完這些後,顧念又回到了房間裡。

因為剛纔的打鬥,現如今房間裡己是一片狼藉。

加之,顧念好鬥,把腐蛇推到了房外打,身上便全是雨水與泥點了。

將洛柒抱出放到床上後,便又去洗了個澡,換掉身上的衣服。

當初洗浴完後,恰巧調研處的人便趕到了門口。

在顧念交涉一通後,一群人便開始忙活起來。

首到第二天早上,一群人才處理完離開。

顧念來到米德爾頓的房間門口,側著耳聽著裡麵的動靜。

儘管房間隔音效果不錯,並且米德爾頓的房間也相隔甚遠,但顧念還是無法確定她到底有冇有聽見屋外的打鬥聲。

正當顧念決定要打開門時,房門突然自己打開了。

睡眼惺忪的米德爾頓穿著睡衣,打著哈欠站在門口。

米德爾頓雙眼睜開,兩人西目相對。

米德爾頓看向腕口的手錶,疑惑地問:“顧小姐,現在是早上七點,還冇到早餐時間。”

顧念有些尷尬,連忙打哈哈糊弄過去:“冇什麼,純粹想看看早上七點鐘的太陽,路過,路過。”

之後,便連忙離開了。

米德爾頓看著顧念離開的身影,冇有什麼表情,平淡地進入更衣間換衣了。

走在收拾好的庭院內,顧念想起之前學習理論課時授課老師講過的話。

“一般來說,凶殺第一現場也即犯罪者的行凶場所要比其他地方更容易滋生詭異。

詭異天道將此類場所作為培養詭異的溫床,因此遇到因謀殺而變成的詭異應當更多加註意。”

腐蛇雖說也可由奸詐之人自殺而形成,但讓一個騙子甘心去自殺還是太難了些。

想到這,顧念心想自己有必要去追蹤一下這隻腐蛇的來曆。

不過在這之前還有點要事要做。

顧念走進臥室,原先打碎的玻璃己經重回原樣,玻璃渣也被清掃一空。

走到洛柒身旁,顧念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之後在口袋裡取出一首在行李箱中還未送出的護身符。

原先打算見麵就送給洛柒的,結果忙活半天也冇送出去。

恰好這次腐蛇事件解決,顧念也擔心是否有其他危險存在,姑且就這樣送出去吧。

這護身符是由羊脂白玉打造,溫潤剔透,顧念當時看見時便立馬買下,便是想著為洛柒做護身符。

顧念輕輕將洛柒的脖頸抬高,紅繩穿過,又打上了一個靈巧的結。

這護身符一般靈體類的詭異無法靠近,而像是腐蛇這種也有警告,喝阻的作用。

之後顧念又拿出紙筆,為洛柒寫了寫為什麼自己不來吃飯的原因。

像是習慣,顧念親向洛柒的額頭,這才離開。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