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原來我被套路了啊

原來我被套路了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周雲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20:15
原來我被套路了啊

簡介:周雲原本以為這是平常一次軍訓,冇有想到把自己套路進去了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農村 如有雷同,純屬意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早上六點天才微微亮正是大部分人還在美夢中的時候,周雲來到了新生所住的1樓的寢室樓道前,看著空曠的樓道一臉壞笑的拿起掛在脖子上的哨子。

連續三聲刺耳的哨音一下子在安靜的樓道裡響起,隨後聽到“10分鐘後,1號籃球場集合!!!!”

這一番操作一下子,不知道打破了多少人的美夢,真是作孽啊101寢室的6人一開始被哨音被吵醒人還有點迷迷糊糊,後麵聽到周雲的話,彷彿被咬了一樣,整個人瞬間清醒了,趕緊起床準備起來。

何芸希一邊整理一邊忍不住的罵到“這個BT,就不能讓我多睡一會,在家裡我都是睡到自然醒的,再見了我美好的暑假,T﹏T”“好了,彆說了,趕緊穿衣服吧,昨天還冇有開始就這麼狠了,今天第一天估計會更慘,你還想跑步嗎?”

劉貝貝一邊穿著衣服,一邊說道,她想的很清楚,今天估計不會過的很舒服。

“啊啊啊啊啊!!!!!”

其餘人聽了不由的發出一聲慘叫,趕緊加快速度,他們可不想大早上就跑步。

1號籃球場上週雲呼吸著清晨新鮮的空氣,看著新生們一個一個急急忙的跑過來,心裡想著‘昨天還是太善良了,他們今天還能跑過來,誒,看來我還是一個好人啊’如果讓新生聽到估計他們會說,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他們可是為了防止被抓住把柄,不少人忍著腿疼,一路跑步過來的。

“貝貝,你看這個魔鬼,又露出了魔鬼的笑容,他是不是又在什麼壞主意了啊”何芸希輕輕碰碰了劉貝貝和她說道。

因為昨天他們寢室發現隻要周雲笑了,就說明他又在整人了,昨天就是他笑了兩下,害得他們多跑了兩圈,所以現在他們看到周雲笑,都有點害怕。

“不知道啊,大清早的應該不會吧,今天大家應該都到齊了,他應該冇有藉口了吧”劉貝貝雖然這麼說但是她也不確定這個魔鬼,會怎麼出牌,她也有點虛。

這時一縷陽光從雲層中透射出來,正好照在籃球場上,他們也終於看清了周雲的樣子。

周雲的臉龐在陽光的照射下,是一種隻有中**人纔會有堅毅的臉龐,兩隻眼睛格外的有神,在一身乾淨乾練的迷彩服體下感覺整個人非常的英姿颯爽。

“哇塞,突然覺得這個魔鬼還是挺帥的”何芸希看著麵前帥帥的周雲不由泛起了花癡劉貝貝他們也不自覺的點點頭表達讚同何芸希的想法。

他們突然覺得他也不是那麼可惡。

“嗯哼!

軍姿站好,彆搖頭晃腦的,動作要領昨天己經和你們說了,都給我站好。”

周雲看著他們在下麵還是覺得他們練少了。

劉貝貝他們聽到周雲的話,趕緊站好,他們雖然覺的他看到,但是他們也知道他不會因此手軟的,該罰的時候肯定不會手下留情的。

“不錯奧,今天冇有人遲到讓我挺滿意的”周雲一邊說著一邊從邊上的樹上折了一個小樹枝,對著那些手型不對的,手冇有貼緊的人,輕輕的抽下去。

關於男女授受不親這方麵還是挺介意,雖然他們這群人在他眼裡還是一群小屁孩,但是該避的還是需要避一下。

“今天一天的流程我簡單的說一下,出完早操,吃完早飯,整理內務,我不希望你們的寢室還是和昨天一樣,一個垃圾場,聽通知集合,去參加開訓儀式。”

周雲說著看見有人在做小動作,上去一抽。

劉貝貝看著周雲邊說邊往她這邊走過來,不由得緊張起來,一不小心就手就動了一下,冇想到他眼睛這麼好,看到了,被打到時候,忍不住叫了一聲。

“誰讓你發出聲音的,深蹲20個做”周雲看著還敢發出聲音的人,不由的笑了一下。

劉貝貝做著深蹲心裡惡狠狠的想著,魔鬼你給我等著,這個仇我記住了,哼!!!

(((φ(◎ロ◎;)φ)))隨著周雲說著一些軍訓相關的事,和時不時有人被罰,在新生的期盼下,新學期的第一個早操終於結束了。

101寢室的6人吃完早飯,回到寢室打掃衛生,鄭熏怡忍不住關心到“貝貝,你的手冇事吧?”

“還好還好,就被打時候疼了一下,一會就冇有事了”劉貝貝摸了摸被打的手說到“一開始覺得魔鬼還挺好看的,現在看來是錯覺,他可真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啊,對貝貝都能下的去手,太可惡了”何芸希在邊上一邊收拾一邊替劉貝貝打抱不平。

“冇事冇事,本來就是我做錯了,教官打我也是正常的,而且他還好冇有用力。”

“誒呦不得了啊,貝貝,你被打了,還替他好話,你該不會被打了一下,喜歡上教官了吧!”

鄭熏怡忍不住在邊上調侃道。

劉貝貝這個從小到大都冇談過戀愛的人,哪裡聽的了鄭熏怡這樣的調侃,可愛的臉蛋一下子紅了起來,連忙擺擺手說到“這麼可能,我就是實話實說啊”“哈哈哈哈,開個玩笑”鄭熏怡笑著說“哼,鄭熏怡你太壞了,生氣了”劉貝貝鼓起臉,哼的一聲把臉轉到一邊。

“誒呦,貝貝彆生氣了”鄭熏怡笑著來到劉貝貝身邊,突然一把抱住劉貝貝,把臉貼到劉貝貝臉上,一邊蹭蹭一邊說“貝貝,對不起,我給你道歉”“啊啊啊,放開我,哪裡道歉這麼道歉的啊,何芸希救我”劉貝貝一邊掙紮,一邊向何芸希求救。

“可惡的鄭熏怡,放開貝貝,我也要蹭”何芸希說著也上前抱住劉貝貝,開始蹭劉貝貝另外一邊臉蛋。

劉貝貝看著身上的兩個人,瞬間感覺自己進了狼窩,怎麼才第二天就這樣子啊Σ(・Д・“)“過了10分鐘,鄭熏怡和何芸希兩個人覺得蹭的差不多了,說了一句謝謝款待,才把劉貝貝放開。

劉貝貝彷彿喪失了靈魂一般無力的躺在床上,嘴裡喃喃道我不乾淨了“哈哈哈哈,我們快把衛生打掃好吧,快集合了”鄭熏怡捂著嘴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