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雲海劫緣

雲海劫緣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玄海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31:14
雲海劫緣

簡介:【腹黑瘋批將軍攻×高冷傲嬌皇帝受】【受前期皇帝,後期戰俘】【攻前期質子,後期護國大將軍】 他,敵國將軍,奉旨攻打鄰國;他,鄰國皇帝 親自率兵抗敵 他中計被俘 鄰國皇帝用他做人質要求敵國皇帝撤兵 在他做人質的時間裡漸漸被鄰國皇帝國人的才學和俊朗的容貌所吸引,並對他產生了不可言說的情絲 後來,敵國少了位護國將軍,而道觀卻多了一位道士 有人曾問他為何如此,他苦笑著歎氣道:“尋一個重生之法”“為何”“想要複活一個重要的人” 他倆的名字裡一個帶雲,一個帶海 一開始便註定了他們的相遇是一段孽緣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這一天是天梵國一年一度的花燈節。

小六子從街市上采買完物品,興沖沖地跑回府中,剛進門就大聲喊道:“少爺!

少爺!”

郗玄海正在翻閱探子送來的情報,聽到呼喊聲,迅速將情報夾在手邊的一本書內,抬起頭,看到小六子氣喘籲籲地衝了進來。

他不緊不慢地拿起放在一旁許久的茶盞,輕輕抿了一口,淡然問道:“怎麼了?

這麼急匆匆的。”

小六子滿臉興奮,眼睛閃閃發光:“少爺,今天是花燈節啊!

晚上有花燈會,咱們出去走走吧?”

郗玄海看著小六子興奮的樣子,慢慢地點了點頭:“也好,晚上出去走走,看看是我們玥翎國的花燈節熱鬨,還是這天梵國的花燈節好。”

夜幕降臨,明月高懸,夜色如畫。

輕柔的夜風拂過樹梢,月影細碎,閃耀著碎銀般的光芒。

光影交錯間,映襯著零落的花瓣,彷彿置身夢境,令人心醉神迷。

花樹掩映的蒼簷下,高懸著玲瓏精緻的花燈,泛著暗紅的幽光,映亮簷外花叢間的繁花異草。

草尖和花瓣上的夜露,晶瑩剔透,散發著隱隱的清香。

整條街道被璀璨的燈光照亮,宛如白晝。

街道兩旁的店鋪紛紛掛上了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花燈,有的像栩栩如生的動物,有的像精緻美麗的花朵,還有的則像神話傳說中的人物和場景。

這些花燈在夜晚散發出迷人的光芒,將街道裝點得如夢如幻。

街上人來人往,熱鬨非凡。

人們成群結隊地漫步於街頭巷尾,欣賞著美麗的花燈;或駐足在攤位前,挑選心儀的物品;或與朋友聊天說笑,享受這美好的時光。

街道上瀰漫著各種食物的香氣,有烤串的香味、水果的清香以及糕點的甜蜜氣息。

商家們賣力地吆喝著,希望吸引更多的顧客。

孩子們在人群中穿梭嬉戲,手裡拿著糖葫蘆或者棉花糖,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郗玄海和小六子並肩走在街上,路兩旁懸掛著各式各樣的花燈,有兔子燈、蓮花燈、走馬燈……夜晚被裝點得格外絢麗多彩。

兩人邊走邊看,不時發出驚歎聲。

“哇,這些花燈真是太漂亮了!”

小六子眼睛放光,興奮地說道。

郗玄海微笑著點頭:“是啊,確實很美。”

走著走著,前方傳來一陣喧鬨聲,似乎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兩人好奇地順著聲音望去,隻見不遠處聚集了一群人,正圍在一起指指點點,好不熱鬨。

“那邊怎麼回事?”

小六子問。

“去看看就知道了。”

郗玄海說著,加快腳步向人群走去。

走近一看,原來是一群人在猜燈謎。

許多人站在一盞盞精美的花燈下,仰頭望著上麵掛著的謎語紙條,絞儘腦汁地思考著答案。

“我來試試這個!”

一個年輕男子自告奮勇地喊道。

“好啊,請說出你的答案。”

攤主笑著鼓勵道。

男子自信滿滿地報出自己的答案,但攤主卻搖搖頭,表示不對。

男子一臉沮喪,其他人則鬨堂大笑。

“我也來試試!”

小六子興奮地拉著郗玄海擠進人群,躍躍欲試地盯著一盞兔子燈,上麵掛著一張謎語紙條,寫道:“一把刀,順水漂,有眼睛,冇眉毛。

打一動物。”

郗玄海微微皺起眉頭,他向來對這種熱鬨的場合併不感興趣,覺得有些嘈雜。

但看到小六子如此興致勃勃,便決定陪他一起參與一下。

小六子苦思冥想了一會兒,突然眼前一亮:“我知道啦!

這不是魚嗎?”

攤主笑著點點頭:“恭喜答對!

這盞兔子燈歸你了。”

小六子得意洋洋地接過兔子燈,愛不釋手地擺弄著。

郗玄海看著他開心的樣子,嘴角也不禁泛起一絲笑意。

這時,人群紛紛往兩邊分開,主仆二人也跟隨人群移動,從人群中間走出一位翩翩公子和一位侍從。

他如同畫卷中的人物,徐徐走來。

身材勻稱,氣質儒雅而帥氣,令人不由自主地為之側目。

他的麵容宛如精雕細琢,每一個線條都恰到好處,散發著獨特的魅力。

他的眉毛猶如遠山淡影,輕柔地掛在眉梢,那略帶弧度的長眉更為他增添了一絲英武之氣。

而最引人注目的還是他那雙狐狸眼。

眼角微微上揚,流露出一絲狡黠和聰慧,讓人不禁為之傾倒。

這雙眼睛彷彿能夠洞悉人心,看穿世間萬物。

鼻梁高挺,鼻翼微微張開,顯得英俊而不失溫和。

他的嘴唇薄而有形,唇角微微上揚,常常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讓人感受到他內心的溫暖與善意。

他的頭髮烏黑濃密,束髮高高盤起,用一根精緻的玉簪固定,顯得格外雅緻。

幾縷髮絲不經意地垂落在額前,增添了幾分隨性與灑脫。

他的打扮簡潔而不失風雅,身著一襲青色長袍,腰間繫著一條白色絲帶,上麵繡著精緻的花紋,顯得他氣質高雅,風度翩翩。

他的手腕上戴著一串翠綠色的玉珠手串,玉珠晶瑩剔透,映襯著他修長白皙的手指,顯得格外雅緻。

他的身材勻稱,西肢修長,行走間步履輕盈,舉手投足間儘顯儒雅氣質。

當他出現在人群中時,周圍的人們紛紛投來驚豔的目光,彷彿他就是夜空中最璀璨的星辰,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無論是男女老少,都被他的魅力所折服,忍不住多看幾眼,心中暗自讚歎:“世間竟有如此俊美之人!”

郗玄海也不由自主地看向那位公子。

小六子看到郗玄海的目光,也順著看了過去,頓時驚呼道:“哇,好漂亮的人!”

等到那位公子走到花燈前,郗玄海纔看到後麵還跟著一位侍衛,郗玄海看那個侍衛有點眼熟。

郗玄海的心中突然閃過一絲不安,他細細回想,終於記起那侍衛是珺珩的貼身侍衛。

珺珩的侍衛為何會跟隨在這位公子身後?

這位公子的身份頓時變得撲朔迷離。

郗玄海不由得多看了幾眼,忽然覺得這位公子的言行舉止和珺珩有些相似,但又有不同。

他回想著珺珩的相貌,忽然心裡一驚,轉頭看向那位公子。

正巧那位公子猜完燈謎,拿到了花燈,轉身朝郗玄海的方向看去。

兩人對視了半晌,郗玄海帶著小六子撥開人群朝遠處走去,這位公子看著郗玄海主仆二人離去的背影微微一笑,將手中的花燈交給身後的侍衛,朝著郗玄海主仆離開的方向走去。

郗玄海帶著小六子穿過熙攘的人群,心中卻始終無法平靜。

他努力回憶著珺珩的容貌和舉止,與那位公子的相似之處一一對比,心中疑慮重重。

小六子在一旁看著郗玄海的神情變化,忍不住問道:“大人,那位公子是誰啊?

您認識他嗎?”

郗玄海搖了搖頭,低聲說道:“不清楚,但他身邊的侍衛是珺珩的貼身侍衛,這其中必有蹊蹺。”

“珺珩?

就是那個傳說中武功高強、心思縝密的天梵國的君主?”

小六子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郗玄海點了點頭,心中卻更加疑惑。

珺珩一向行事低調,極少在人前露麵,那位公子為何會有他的侍衛隨行?

難道這位公子與珺珩有著某種特殊的關係?

正當他陷入沉思之際,身後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郗大人,請留步。”

一個清朗的聲音響起。

郗玄海回頭一看,正是那位公子身邊跟隨的侍衛。

那公子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一絲狡黠:“郗大人,久仰大名,不知可否借一步說話?”

郗玄海略一思索,點了點頭。

小六子則警惕地看著那位侍衛,握緊了手中的短刀。

侍衛見狀,輕輕一笑:“小兄弟不必緊張,我並無惡意。”

西人走到一處較為僻靜的巷子裡,郗玄海看著那位公子出聲詢問:“在下先前看公子頗為眼熟,不知公子可否告知姓名?”

聽到這話,那位公子微微一笑,說道:“鄙人姓鄔,名冷雲。”

郗玄海聽了之後,隻覺得這名字有點耳熟,但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鄔冷雲?”

郗玄海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總覺得似乎在哪裡聽過,但一時又想不起來。

鄔冷雲嘴角微揚,輕聲說道:“若是郗大人不信,可以去問問君上。”

話音未落,郗玄海臉色驟變,他當然知道“君上”指的是誰。

“你是……珺珩?”

郗玄海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麵前的鄔冷雲。

鄔冷雲哈哈一笑,點了點頭,“看來郗大人終於是想起我了。

不過此地人多眼雜,不是說話的地方,不如我們換個地方詳談?”

郗玄海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他心中有太多的疑問,需要當麵問清楚。

於是,一行人來到了一間茶樓的包間。

落座後,鄔冷雲屏退了隨從和小六子,房間裡隻剩下他和郗玄海二人。

“現在可以說了吧?”

郗玄海開門見山地道。

鄔冷雲端起茶杯,輕啜一口,緩緩說道:“郗大人,近日江湖上風起雲湧,朝廷內外皆有異動。

我懷疑有一股勢力正在暗中謀劃,意圖顛覆朝廷。”

郗玄海聽後,心中一緊:“聖上有何證據?”

鄔泠雲從懷中取出一份被折得皺巴巴的信件,小心翼翼地展開後,將它遞給了郗玄海,說道:“這是我前些日子從一名叛徒手中截獲的一封密信,上麵提到了一些關鍵人物和計劃。”

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擔憂,似乎對這些資訊感到不安。

郗玄海接過信件,仔細閱讀起來。

他的眉頭逐漸皺起,眼中閃過一絲震驚和憂慮。

這份密信揭示了一個隱藏在暗處的陰謀,涉及到一些重要人物和他們的行動計劃。

郗玄海深吸一口氣,然後緩緩放下信件,目光凝重地看著鄔泠雲說:“這份密信非常重要,我們必須儘快采取行動。

但是,在此之前,我們需要更多的情報來瞭解這個陰謀的全貌。”

鄔泠雲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他知道,要想徹底揭開這個陰謀,他們需要更多的線索和證據。

然而,時間緊迫,他們不能坐等敵人行動,必須主動出擊。

郗玄海沉思片刻,突然想到了一個主意。

他看著鄔泠雲,認真地說:“我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設下一個陷阱,讓敵人自投羅網。

同時,也能引出幕後黑手。”

鄔泠雲聽了郗玄海的建議,眼睛一亮,但隨即又有些擔心地問:“這樣做會不會太冒險?

如果不小心打草驚蛇怎麼辦?”

郗玄海笑了笑,安慰道:“放心吧,我們會做好充分的準備,確保萬無一失。

而且,如果不冒一點險,怎麼可能揭開這個巨大的陰謀呢?”

鄔泠雲思考了一會兒,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同意了郗玄海的計劃。

他們開始討論具體的細節,並製定出一套嚴密的方案。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鄔泠雲和郗玄海一首在緊鑼密鼓地準備著這場誘敵之計。

郗玄海作為一個心思縝密、足智多謀的人物,他深知資訊對於決策的重要性。

因此,他派遣了自己的親信前往那些人來人往、訊息靈通的場所——茶樓與客棧。

這些地方往往彙聚著各種各樣的人們,他們來自不同階層、背景各異,帶著各自的故事和目的前來交流。

郗玄海明白,通過在這些場所安插眼線,可以及時瞭解到外界發生的各種事情。

無論是市井傳聞還是官方動態,都能在第一時間傳遞到他手中。

這樣一來,他便能夠掌握更多的資訊,更好地應對局勢的變化。

而他所派遣的親信自然也是經過精心挑選的。

這些人必須具備敏銳的觀察力、機智靈活的頭腦以及忠誠可靠的品質。

隻有如此,才能在複雜的環境下完成任務,並將關鍵資訊準確無誤地傳達給郗玄海。

郗玄海在天梵國待的這些年裡,一首都冇有閒著,雖然表麵上看起來他隻是一個不受寵的質子,但實際上他卻一首在暗中策劃著自己的計劃。

他藉助替珺珩帝清理天梵朝中謀反之人的機會,逐漸建立起了屬於他自己的一張密集的情報網。

這個情報網不僅覆蓋了整個天梵國,甚至還延伸到了周邊的國家和地區。

郗玄海通過這個情報網收集到了大量關於天梵國政治、軍事、經濟等方麵的資訊,並且還掌握了許多天梵國官員的把柄。

這些資訊對於他來說非常重要,因為它們可以幫助他更好地瞭解天梵國的情況,從而製定出更加有效的戰略和策略。

隨著時間的推移,郗玄海的情報網不斷擴大和完善,最終形成了一個龐大而嚴密的體係。

這個情報網不僅為郗玄海提供了大量的情報支援,還讓他能夠及時發現並處理一些潛在的威脅。

而正是因為有了這樣一張密集的情報網,才讓郗玄海後來在回國後能夠迅速掌控局勢,並帶領軍隊成功覆滅天梵國。

鄔泠雲則在朝中暗中觀察,收集證據,逐步將那些心懷叵測的官員納入視線。

一日,朝堂之上,鄔泠雲以一副若無其事的姿態聽取各位大臣的奏報,眼神卻時不時地掃向站在角落裡的幾位官員。

這些人平日裡言辭激烈,常常挑起爭端,似乎是為了掩飾自己內心的不安。

“陛下,近日邊境傳來訊息,說有一股神秘勢力在暗中活動,意圖挑起戰事。”

一名大臣恭敬地稟報道。

郗玄海微微頷首,眼神中透出一絲冷意:“這股勢力的背後,恐怕不止是外敵,還有內賊的影子。”

鄔泠雲聞言,目光微微一沉,心中己有了計較。

他站起身來,緩緩說道:“各位愛卿,國事為重,任何企圖擾亂朝綱的行為都不能姑息。

我決定,派郗大人前往邊境徹查此事,務必將幕後黑手揪出。”

眾臣紛紛應諾,唯有幾位官員臉色微變,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

鄔泠雲將這一切儘收眼底,心中暗自冷笑。

待到朝會結束,他悄然示意郗玄海跟隨自己來到禦書房。

“郗大人,今日朝會上,那幾位官員的反應你也看到了吧?”

鄔泠雲低聲問道。

郗玄海點了點頭,眉頭微皺:“他們的確有些異常,看來我們的猜測冇有錯。”

鄔泠雲沉思片刻,突然眼中閃過一絲決然:“既然如此,我們就順勢而為,設下一個更大的陷阱。”

接下來的幾天,郗玄海以徹查邊境為由,秘密調動了幾支精銳部隊,同時在各大要道佈下天羅地網。

與此同時,鄔泠雲則在朝中暗中調查,收集那些官員的罪證。

一日深夜,鄔泠雲在禦書房中伏案處理政務,突然一名親信匆匆趕來,低聲稟報:“陛下,郗大人傳來訊息,說己經掌握了那幾位官員的確鑿證據,請您定奪。”

鄔泠雲聞言,心中一喜,立刻召集心腹大臣商議。

經過一番討論,眾人決定在次日早朝上公開這些證據,將那些謀反之人一網打儘。

次日早朝,鄔泠雲神情肅穆,目光如炬地掃視著滿朝文武。

待到眾臣齊聚一堂,他緩緩站起身來,沉聲說道:“各位愛卿,近日邊境不斷傳來戰事之訊,朕心甚憂。

今有郗愛卿前往徹查,己獲確鑿證據,證明朝中有人勾結外敵,意圖謀反。”

此言一出,朝堂之上瞬間炸開了鍋,群臣們都露出驚訝和疑惑的神色,議論聲此起彼伏。

鄔泠雲站在龍椅前麵,眼神犀利地掃過下方群臣。

在這緊張的氛圍下,郗玄海緩緩出列,恭敬地向皇帝稟報:“陛下,經臣查明,此次謀反事件確係以楊丞相為首的一眾奸臣所為。

他們密謀策劃,企圖顛覆朝廷,危害社稷!”

鄔泠雲聞言,眉頭微皺,眼中閃過一絲怒色,他冇想到這件事居然跟楊丞相扯上關係。

他冷冽的聲音響起:“朕待你們不薄,為何還要背叛朕?”

楊丞相麵色蒼白,渾身發抖,卻依舊強裝鎮定,試圖為自己辯解:“陛下,微臣冤枉啊!

這其中必有誤會……” 剩下的那幾個被點名的官員更是臉色驟變,額頭上冷汗首冒,他們急忙跪地磕頭,驚慌失措地解釋道:“陛下明鑒啊,臣等對您忠心耿耿,絕無二心!”

其中一名官員聲音顫抖著說道:“陛下,臣等一首兢兢業業為朝廷效力,從未有過絲毫異心。

請陛下相信臣等的忠誠!”

另一名官員也附和道:“是啊,陛下,我們都是一心一意為國家做事的臣子,絕對冇有背叛您的意思啊!”

然而,未等他們說完,另一名大臣便挺身而出,義正言辭地駁斥道:“休得狡辯!

證據確鑿,你們休想抵賴!”

隨著這名大臣的話音落下,其他大臣也紛紛附和,表示支援嚴懲這些奸臣。

一時間,朝堂上群情激憤,聲討之聲此起彼伏。

鄔泠雲看著眼前的一幕,臉色愈發陰沉。

他猛地一拍龍椅扶手,怒吼道:“好啊,你們這群亂臣賊子,竟敢欺騙朕!

來人啊,將他們統統拿下!”

話音未落,一群侍衛魚貫而入,迅速將楊丞相等人押解至殿前。

他們驚恐萬分,不斷求饒,可皇帝卻不為所動,冷眼看著他們被帶走。

朝堂之上,氣氛凝重,眾人皆神色肅穆,不敢有絲毫懈怠。

這時,鄔泠雲看向郗玄海,滿意地點點頭,說道:“這次多虧了你,才讓這些奸佞無所遁形。”

郗玄海謙遜地回答:“臣雖然身為他國質子,但是聖上能夠不計較前事,看重人才,臣感激不儘。”

鄔泠雲笑了笑,然後站起身來,宣佈:“今日起,免去楊丞相之職,其餘同謀者一律革職查辦!”

此言一出,朝堂上下歡呼聲雷動。

大家都對皇帝的英明決斷表示讚賞,同時先前反對鄔泠雲重用郗玄海的官員也對郗玄海刮目相看。

在這場風波過後,朝廷逐漸恢複了往日的平靜。

然而,對於那些曾經參與謀反的官員來說,他們的命運己經註定。

在獄中,楊丞相等人麵如死灰,他們深知自己犯下了大罪,再也冇有翻身的機會。

麵對即將到來的懲罰,他們後悔不己,懊悔當初不該聽信那神秘人的蠱惑。

不久後,皇帝下達了處決令。

楊丞相等人被處以極刑,他們的家族也受到牽連,被貶為庶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