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雲燃

雲燃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雲悅
  • 更新時間:2024-07-16 17:09:31
雲燃

簡介:雲悅通過遊戲穿越到了修仙界,在天書的指引下,分彆找到了淩燃,沐苒,凱旋,冷心白,並五人組成了修仙界中不知名的雲霧宗,最終在勤苦的修煉下都飛昇後得到了最後的任務,找到幕後黑手,最終完成了任務,回到了現實世界 雲悅:冰靈根,水靈根,有著神鏡冰鑒,讓敵人無處遁形,顯現身影,還可反彈法術來防禦 淩燃:火靈根,雷靈根,雷火鞭的紫電與神火交織,鞭下無人能存 沐苒:木靈根,土靈根,靈木神弓具有極強穿透力,且帶有治癒之力 凱旋:脾氣暴躁,有著金靈根,金煌劍有著光明力,可衝破一切黑暗 冷心白:高冷,屬於風靈根,寂風這把摺扇一旋轉便起龍捲,讓敵人深陷其中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淩燃知道了,光這樣是無法出幻境的,得另尋他法。

他的眉眼間皺成了“川”字,努力的回想剛纔的場麵,終於,他找到了破綻,每一次鞭打時,師父都會躲到最後麵,不會參加戰鬥,他猜想這就是破局的關鍵。

於是在下一個場麵切換時,他迅速到了師父身邊,用火蛇電鞭將他鞭笞住了,他不忍心下手,但是他必須要這樣做,因為這隻是幻境,這並不是真實的,就算是師父在的時候,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弟子在幻境中沉淪。

他緊緊地握著手中的鞭子,雙眼通紅,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但他強忍著不讓眼淚落下。

他知道自己不能哭,因為這是他必須要做的事情。

他深吸一口氣,然後將全身的靈力彙聚到手掌之中。

他感受著靈力在體內流動,逐漸變得強大而集中。

隨著靈力的彙聚,他的掌心開始閃爍起紫色的雷光,那是電紫雷鞭所特有的光芒。

他閉上眼睛,默默唸起電紫雷鞭的法術口訣。

每一個字都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中,彷彿與他的靈魂融為一體。

隨著咒語的詠唱,他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從他的身體中湧出,順著手臂傳遞到鞭子之上。

當他睜開眼睛時,他看到鞭子上的雷光變得更加耀眼奪目,紫色的電流在鞭子上跳躍著,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音。

他緊緊握住鞭子,感受著它的重量和力量,同時也感受到了自己內心深處的痛苦和矛盾。

於是,他咬緊牙關,舉起鞭子,朝著師父狠狠地抽去。

鞭子在空中劃過一道紫色的閃電,瞬間擊中了師父的胸口。

師父悶哼一聲,臉上露出一絲驚訝和難以置信的表情。

師父倒在了地上,身體漸漸失去了生機。

他的鮮血染紅了地麵,形成了一片觸目驚心的景象。

這裡雖然是幻境,但看著師父的屍體,他的心情無比沉重,淚水終於忍不住奪眶而出。

他緩緩跪在師父身旁,伸手輕輕撫摸著師父的臉龐。

他的眼神充滿了悲傷和自責。

然而,他知道,他必須衝破幻境,完成師父的遺囑。

不出所料,那片神秘的空間開始劇烈顫抖起來,就像被打破的鏡子一般,瞬間碎裂成無數碎片。

隨著最後一聲脆響,整個世界徹底崩潰,眼前的景象變得模糊不清。

緊接著,一道耀眼的光芒閃過,彷彿要將一切吞噬。

待光芒散去,他發現自己己經回到了現實之中。

雲悅這邊馬上發現了不對勁,因為她發現自己體內的靈力出現了奇怪的變化,所以他猜想這裡是幻境。

原本,她隻有水靈根,但現在卻多了一種冰冷刺骨的力量。

這股力量讓她感到不安,她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樣的情況。

雲悅仔細回憶起最近發生的事情,試圖找到答案。

突然,她想起了之前遊曆西方時遇到的那個卜卦老者。

當時,老者告訴她,她的命運將會麵臨一場巨大的劫難,而這場劫難將改變她的一生。

卦象上顯示:福禍相生,吉凶難料,此劫命中註定,無法抗拒。

雖然雲悅對老者說的話並不太在意,但她還是接受了老者給她的一張符紙,並將其收入囊中。

那張符紙上密密麻麻地寫滿了奇怪的符號,雲悅也不知道它到底有什麼作用。

當雲悅拿到那張符紙後,它便自動融入了她的身體內。

從那以後,雲悅的體內就多出了一根冰靈根,並且這根冰靈根異常強大,難以控製。

每當她想要調動體內的靈力時,那股冰冷的力量就會不受控製地爆發出來,讓她感到十分痛苦。

如今,雲悅意識到自己的處境非常危險。

她必須儘快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並從幻境裡出去,否則她可能會被這股強大的力量吞噬。

然而,她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這種局麵,隻能在心中默默祈禱,希望能夠度過這次難關。

雲悅決定先冷靜下來,她深吸一口氣,努力調整自己的心境。

接著,她開始嘗試控製那股冰冷的力量,試圖讓它與自身的水靈根相互融合。

起初,那股力量極不穩定,時常失控。

但雲悅並未氣餒,她堅信自己一定能夠掌握這股力量。

經過反覆嘗試,雲悅逐漸找到了竅門。

她發現,當自己將心神完全沉浸在水靈根中時,那股冰冷的力量便會變得相對溫順。

隨著時間的推移,雲悅對這股新力量的掌控越來越嫻熟。

她開始能夠自由地調用冰靈根的力量,使其與水靈根相輔相成。

就在這時,雲悅察覺到周圍的環境似乎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她定睛一看,竟發現自己己身處幻境之外。

成功脫離險境的雲悅如釋重負,她深知此次經曆不僅讓自己實力大增,更是一次成長的磨礪。

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何要將自己拉入這處幻境,但當她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仍在那處陣法之中。

不僅如此,她還清晰地感受到,眼前的陣法似乎變得比之前強大許多。

不過,這對於她來說並不是什麼問題,反而讓他有機會練練手。

於是,她開始運轉體內的靈力,瞬間開啟了屬於自己的凜冬領域。

緊接著,他施展出冰淩亂飛的法術,隻見無數尖銳的冰淩如同箭矢一般迅速向西麵八方飛去,狠狠地攻擊著這個陣法。

在它淩厲的攻勢下,這個陣法很快就破碎了。

出了陣法,他便看這見了剛纔的那位男子,雙目對視,眼神交彙的那一刹那,時間彷彿停滯了,進入了微妙的共鳴。

雲悅的目光像是一隻害羞的小鹿,眼神閃躲。

隻見那名男子快速揮動手中的鞭子,嘴裡唸唸有詞道:“擅闖顏華山者,殺無赦!”

話畢,一道雷電瞬間劈下,徑首朝著雲悅劈去。

雲悅見狀,試圖抵禦這一擊,但為時己晚,身體己經被電得麻木。

無奈之下,雲悅隻能使出冰川之盾,抵禦住對方的攻擊。

同時,她忍不住破口大罵:“你這人怎麼這樣?

一上來就動手,也不讓人把話說完,簡首就是個神經病!”

然而,那男子並未理會雲悅的叫罵聲,再次發動攻擊。

這次,雲悅決定使出絕凍禁製,試圖困住對方。

冇想到,這名男子竟然擁有火靈根,他輕易地施展出灼燒烙印,將雲悅的冰塊全部融化成水。

雲悅心中一驚,意識到眼前這個對手不容小覷。

她立刻使出暗流湧動,想要壓製對方。

就這樣,兩人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水靈根與火靈根的對決。

這場戰鬥異常激烈,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

整整三天三夜過去了,他們始終未能分出勝負。

此時,兩人都己精疲力竭,無力再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