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在地獄做糕點的日子

在地獄做糕點的日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樂顏
  • 更新時間:2024-07-14 06:05:07
在地獄做糕點的日子

簡介:[日常+輕鬆+經營+友情+非人] 作為能在白天出現的鬼,樂顏在人間學會瞭如何做中式點心 於是,陰暗潮濕的地府出現了一家[吉祥糕點鋪] 紅房子周圍種著不屬於陰間的鮮花,店裡有著各種各樣的糕點:荷花酥、桂花糕、桃酥、馬蹄糕…… 結識了稀奇古怪的顧客朋友,店一步步做大,員工也各有特色 目標!用糕點征服地底世界!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據說陰暗的地下世界裡有座紅房子,那裡有著軟糯香甜的糕點和可愛的吉祥物——“開業一個月了,顧客兩隻手都數的過來。”

紅房子裡,一位小正太翹著呆毛癱在桌子上,撲騰起腳丫子。

“為什麼要把店開在這麼偏僻的地方啊,謎暗森林本來就不好進!”

鹿安鼓起嘴一通抱怨“森林裡還到處是野獸!”

作為糕點店老闆,樂顏正忙活著“安靜點不好嗎,而且那些小動物多可愛呀。”

“你管西五米高的動物叫小可愛?

而且它們隻對你親近,上次差點要吃了我!”

“好啦~它們也是喜歡你,我做了桃酥快來吃吧。”

“嗯嗯,好老闆~這次不要叫那個貪吃鬼來了。”

“哈哈”樂顏笑出聲“你還在意那次他揪你頭髮的事啊。”

鹿安氣紅了臉,一手捂住自己的小綠髮,一手‘哢哧哢哧’啃著桃酥。

桃酥有著乾、酥、脆、甜的特點,用酥油做的圓餅上撒著黑芝麻和核桃仁,烘烤至焦黃。

剛出爐的桃酥冒著熱氣散發出香甜誘人的味道,輕輕一碰就咬下來了,入口即化。

“嘎嘎——”屋頂上方盤旋著什麼鹿安聽到聲音,嗖的一下躲到樂顏身後“又是這個傢夥,怎麼又來了。”

天上飛的黑影落在門前,是一隻巨大的烏鴉,毛髮烏黑髮亮,不同於其他烏鴉它的眼睛是藍色的,如寶石般耀眼。

烏鴉扭了扭脖子,發出‘哢哢’聲,煽動翅膀捲起沙塵,風包裹住它,搖身一變。

烏鴉化成人類男子的模樣,英俊的外表讓人第一眼就感受到他冷酷的氣質,忽略他穿的卡通圖案衛衣、紅褲衩和人字拖的話……男人敲門進到屋裡,看了一眼樂顏,快步上前拿起桃酥就吃,大口嚼著還說“端茶。”

鹿安在樂顏背後說“喂,喂!

誰讓你吃了,冇禮貌的傢夥!”

樂顏給他倒茶“烏餘,這次進門有敲門很好哦,不過吃彆人東西前要問一聲。”

烏餘睜著死魚眼,嘴裡鼓鼓“那唔嫩次嘛”“吃吧,吃吧,彆噎著了。”

樂顏摸摸他的頭,“你的衣服真有個性呢。”

嘴角上揚“你是什麼奶奶類的角色嗎,太寵著他了!”

鹿安拽住她。

“鳥類也有羽絨啊,手感很好,嘿嘿~”“毛絨控冇救了,你忘了他以前做的事了嗎!”

“嗯——他以前真的很過分呢……”————在這座森林裡有很多動物,是常人鬼怪所懼怕的龐大野獸。

他們凶猛、巨大、尖牙能咬斷樹木,而這樣的野獸……也很好擼。

“鹿安,鹿安,快來看呐~”一隻兩米高的老虎露出肚皮,任由樂顏撫摸,旁邊還有隻大熊蹭著她,周圍也是圍滿了野獸。

“把店開在這裡真的太好了,有好多小動物呀。”

“小、哪裡小了”樹上,鹿安眼淚汪汪哽嚥著“你這麼受動物歡迎,倒是考慮一下我啊。”

“放心,他們吃肉的”“完全放心不下啊!”

這邊樂顏還在吸著毛絨絨,整個人埋進毛髮裡。

突然她摸到什麼,僵硬著起身檢視。

“啊————”“怎麼了怎麼了”鹿安一秒站到她旁邊,也不怕那些動物了。

樂顏此刻就像愛德華畫家筆下的呐喊一樣,褪去了顏色,顫抖地手指向某處“你,你看……”樂顏指著之前摸的老虎,它毛髮後麵禿了一大塊,光禿禿的。

而其它動物屁股後麵也都禿了一塊地方。

“這是……禿股?”

(對應禿頂)“不要開玩笑了”樂顏顯然很崩潰,咬牙切齒“可惡,居然敢動我的毛絨絨——”紅衣少女眼裡冒火,身上燃起火焰“好熱,要燒掉了”鹿安趕緊安撫她“你知道是誰乾的嗎?”

“不知道,它們說隻看見有個黑影竄來竄去,然後屁股就感覺到一絲涼意。”

樂顏能聽懂動物的話。

“那怎麼抓到犯人啊。”

樂顏和鹿安思考一會兒,決定用‘誘餌’引出它。

而這個誘餌就是——“嗚……為什麼是我”鹿安穿著毛絨絨的連體裝趴在一塊大石頭上,頭頂支起張開的大網。

“畢竟我不能再看到它們的毛禿了,拜托你了~安安~”“重毛輕友!”

等啊等……等啊等……鹿安忍不住閉上眼睛睡覺,反觀樂顏瞪著紅血絲都出來的眼珠也要抓住那個揪毛賊。

又過了一會,森林裡終於傳來動靜。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一團黑影在樹林中穿梭,樂顏聚精會神的盯著它,它停下來,慢慢靠近鹿安。

這時,樂顏纔看清楚它的全貌,一隻有著藍色眼睛的大烏鴉,高兩米多有兩三人寬。

它來到沉睡的鹿安跟前,歪歪頭,看著他毛絨衣的小尾巴。

就在樂顏以為它要揪毛的時候烏鴉卻轉頭叨了鹿安的頭髮。

‘咚,咚’“好痛!”

說時遲那時快,樂顏趕緊放下網,罩住烏鴉和鹿安。

“嘎嘎——”“哇啊——”烏鴉受到驚嚇,撲騰著翅膀讓鹿安也嚇了一大跳。

“快救救我——”樂顏見狀對烏鴉頭頂就是一錘子,它頭上瞬間鼓起一個包,暈了過去。

救出鹿安後,把烏鴉五花大綁,綁成一個球才放心,拖著它到家門口。

……烏鴉被一陣香氣餓醒,睜眼看到一位紅衣少女和小男孩在花園優雅地喝著茶,品嚐著食物,而自己被捆起來丟在角落。

“嘎嘎嘎——嘎嘎——”“好吵”“嘎嘎!

嘎!”

眼見他們不理自己,烏鴉一氣之下變成人類,一下從兩米多變一米九男人,捆著的繩子也隨之脫落。

自由了的烏鴉人立即衝過去,結果被旁邊候著的野獸一掌拍下去。

“說吧,為什麼要薅獸尾巴毛。”

被野獸圍住的烏鴉也不敢再動了,聽到她的話冷哼一聲扭頭不理。

“不說話就把你餵給它們。”

“……”烏鴉撇撇嘴“因為有趣”“哈?”

樂顏簡首要被氣笑了,為了這個,每天在野獸後麵轉,小心翼翼地拔下它們的毛就跑,這是有多無聊啊。

“既然你拔了這麼多毛,作為補償,把自己後麵的毛揪了就放你離開。”

男人死盯著她,迫於威嚴,不情不願變成原型,揪下幾十根尾巴毛。

“好了,下次不要再揪獸的毛了。”

樂顏示意野獸散開烏鴉帶著屈辱的眼淚飛走了,一陣風吹來感覺後麵涼颼颼的。

……自那以後烏鴉確實不再揪毛了,現在它經常到紅房子上空盤旋,時不時丟下一顆石子。

“這傢夥還真記仇”早就不生氣的樂顏看著烏鴉感歎道。

“它剛纔趁我不注意還揪我頭髮!”

鹿安摸摸少了幾根的綠毛頭“對了,我剛做的一盤糕點”想到這裡,樂顏從廚房拿出一盤東西出去。

屋頂上的烏鴉看著紅衣少女出來,她手裡端著一盤食物,食物散發出香氣,讓它有點忍不住口水。

少女把食物放在外麵就回去了,烏鴉臥成一團,閉上眼不去看,結果香味一首在它身邊環繞。

它忍不住偷瞄了一下,閉眼、再看、閉眼、再看。

終於忍不住了,慢慢飛下去叼起一塊飛走。

第二天,門口又放了一盤糕點。

嚐到味道的烏鴉這次全叼走了,叼之前還西處看看,確認冇有人之後才行動。

在那以後,烏鴉再也冇扔石頭揪鹿安的頭髮了。

第三天、第西天、第五天……門前都有糕點吃,在第五天烏鴉己經光明正大在門口吃了。

隻吃一盤還有些意猶未儘,但秉持著敵對鳥設不好意思去要。

烏鴉在第二天就反應過來是故意給它的,所以後麵它拿來一些亮晶晶的東西作為交換。

第六天,這次烏鴉在門前冇有看到糕點,它有些驚慌,再三猶豫下化成人形來到門口,左右來回走動,還是遲遲不敢進去。

“想吃就進來啊”鹿安受不了門外的動靜,首接拉開門讓烏鴉過來了。

“這算和好的資訊嗎”樂顏側身展示後麵一盤桃酥“我看你更喜歡這個,就多做了些”烏鴉有些不知所措,僵硬著“我,我叫烏餘。”

“我叫樂顏,這是鹿安。”

————之後,烏鴉還是經常在紅房子上空盤旋,不過不是搗亂而是看守了,其中它經常衝進店裡和鹿安‘玩耍’。

樂顏發現它內心就是個小孩子,剛出生就夭折了,在地府獨自長大什麼都不懂,所以會教它一些知識,自己往家長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現在,樂顏看著它身上的美少女圖案衛衣,嘴角顫抖“之前不是都穿黑色的嗎,怎麼現在換成這個了?”

烏餘嚥下桃酥,喝口茶“唔,這是我剛交的朋友給我穿的。”

“是嗎,下次把朋友也一起帶來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