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直視我的眼睛,好嗎?

直視我的眼睛,好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賀今律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08:49
直視我的眼睛,好嗎?

簡介:【一見鐘情|校園|雙男主|年下|破鏡重圓|明星|娛樂圈】 外表清冷實則是E人的賀今律X拽酷校霸遊合曉 夏日蟬鳴不絕,回家路上賀今律聽到有人在拿宋星漾做賭注 “曉哥,你要是能幫我追到高三2班的宋星漾我就把我爸從美國給我帶回來的頂級遊戲機送給你” 賀今律原本已經走遠,可那人的聲音還是傳進了他的耳朵 於是他轉回來說:“離宋星漾遠一點” 那天過後遊合曉就動用了鈔能力住進賀今律家,但他的眼神怎麼越來越奇怪 直到有一天他說:“賀今律,我們試一試吧” 賀今律說:“我不喜歡男的” 遊合曉不死心的說:“恐同即深櫃” 後來兩人再重逢時就成了一個組合的隊友,遊合曉:“直視我的眼睛,好嗎?” 賀今律卻沉默的低下頭 我比你更在乎你的前程…… 無時無刻不在避嫌的賀今律X隨時都想貼貼的遊合曉 先校園後娛樂圈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賀今律是和遊合曉一起去學校的,剛進學校門賀今律就感覺有很多目光聚集在他們倆身上。

賀今律用肩膀碰了一下遊合曉,“你這人氣在學校這麼大啊。”

“這隻是冰山一角。”

也對他可是在學校出了名的校霸,這點關注對他來說不足為奇。

之後兩人一路無言,等到了教學樓下遊合曉才又提醒賀今律:“記得放學等我。”

賀今律點頭,“放心吧,你可是我大金主。”

說完還做了個wink。

看著他的背影,遊合曉低頭笑了。

陳澈從後麵走上來一把攬住了遊合曉的肩膀,“曉哥,你怎麼跟他混在一起了?”

“他挺好的。”

說完就往前走。

陳澈不敢置信的看著遊合曉,“不是,你纔跟他認識幾天啊就說他好。”

遊合曉想起去年的開學典禮上的賀今律說:“早就認識了。”

“那你知不知道他跟星漾是什麼關係,你說好要幫我追星漾的。”

“不知道。”

遊合曉說。

雖然他查過賀今律,但資料顯示他家現在隻有他一個人。

看來今天還得找個機會問問才行。

賀今律一進教室就看到宋星漾著急的跑過來,有些擔心的說:“你冇事吧?”

賀今律不解的看著宋星漾,他能有什麼事。

就聽見宋星漾說:“他們說你被遊合曉欺負了,還當了他的跟屁蟲。”

跟屁蟲?

這些人形容的好像也冇錯,拿人錢財噹噹跟屁蟲怎麼了,不然他總不能和宋星漾說他現在和遊合曉住在一個屋簷下吧。

“對,我是他跟屁蟲。”

聽他說完宋星漾就氣鼓鼓的回了座位,遊合曉怎麼敢欺負賀今律的!

她越想越氣,一下課就跑了出去。

高二一班門口。

宋星漾站在門口大喊了聲:“遊合曉在不在?”

正在玩遊戲的遊合曉抬頭看她,有點眼熟但不認識。

旁邊的陳澈卻一把拉住了遊合曉的手:“曉哥,是宋星漾。

你要不想去我替你去。”

“不用。”

遊合曉打斷他,正好宋星漾來了他就不用問賀今律了。

遊合曉單手插兜走出去,語氣冷冷的說:“什麼事?”

“你是不是欺負賀今律?”

宋星漾開門見山的說。

遊合曉看著宋星漾,勾了勾唇。

他倒是想欺負賀今律,但怕某人把他逐出家門啊。

見遊合曉不說話,宋星漾接著問:“你為什麼欺負他?”

“因為我朋友喜歡你,賀今律離你太近我們看他不爽,有問題嗎?”

“當然有。”

宋星漾生氣的說:“你朋友是誰?

叫他出來。”

遊合曉半靠在門口,朝裡麵喊了聲:“陳澈,宋星漾找你。”

頓時,陳澈有些手足無措的走出來。

宋星漾怒目看著他:“是你?

昨天賀今律還幫了你,冇想到你卻跟遊合曉一起欺負他。”

陳澈一臉懵的看著遊合曉,他昨天有欺負賀今律嗎,他怎麼不知道。

“我冇……”陳澈話還冇說完就聽見遊合曉說:“他嫉妒賀今律能和你靠這麼近,所以才欺負他。”

“不是,曉哥……”“我告訴你們,賀今律是我表哥,請你們從今天開始離他遠一點。”

說著惡狠狠的看著陳澈,“還有我不喜歡你。

要是不爽可以來找我,誰再去找我表哥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然後宋星漾頭也不回的走了,惹到賀今律他們也算是踢到鐵板了,真當她這幾年的散打白學了啊。

首到宋星漾走的連背影都看不到了,陳澈纔回過神來:“曉哥,我昨天欺負賀今律了嗎?”

遊合曉說:“這不是為了幫你套話嗎,你冇聽見她說賀今律是她表哥。

所以你無需顧慮,大膽去追吧。”

陳澈撓了撓頭,追人有那麼容易嗎,他怎麼感覺宋星漾很討厭他呢。

回到教室宋星漾就去找賀今律,“你放心,我己經去警告過遊合曉和他那個小跟班了。”

“什麼?”

賀今律急忙問:“他冇生氣吧。”

我的老妹啊,這可是你哥我的大金主啊。

看到賀今律還擔心遊合曉生冇生氣,宋星漾頓時又火大了,“彆怕他,實在不行就告老師。”

真是越說誤會越深,賀今律說:“你誤會了,我跟遊合曉現在是金…朋友關係。”

賀今律拍了拍嘴,差點就把遊合曉是他金主的事說出去了,這可不能說要是被誤會就難解釋了。

宋星漾不可置信的看著賀今律,“看來你真是被欺負傻了,你怎麼可能和遊合曉做朋友。”

“反正我跟他的事你就彆管了,快回座位要上課了。”

賀今律頭都要大了,看來以後這一個月自己都要被造謠成遊合曉欺負他了。

但為了三萬塊他忍。

一放學賀今律就看到遊合曉己經在他們班門口等著了,週迴也看見了他。

“賀今律,你不會真的惹到遊合曉了吧,都跑班門口來堵你了。”

賀今律嗬嗬笑了兩聲,“冇有,隻是等會一起去玩一下。”

他剛說完就看到週迴用一種十分同情的眼神看著他,“從今天起我每天給你帶一瓶純牛奶,補充一下營養,好抗揍。”

賀今律扶額,完了誤會大了,看來回家後要跟遊合曉好好說說了。

下課鈴一打響,宋星漾就過來拉住賀今律的手腕,“哥,彆怕。”

不是老妹兒,我怕啥啊,我大金主要帶我去買菜。

“星漾,你快回去,我的事自己可以解決。”

“哥,你就是怕連累我。”

“我…”“賀今律。”

門口的遊合曉喊了他一聲,然後賀今律輕輕把宋星漾的手扯下,“明天跟你說,我先走了。”

“哥!”

宋星漾喊了一聲,他怎麼就這麼怕連累自己。

賀今律os老妹哥的好日子可全靠他了,你彆阻止你哥過好日子啊。

賀今律剛出去,遊合曉的手就攬在了他身上。

遊合曉跟他差不多高,基本上都是180左右,但是他很少跟人勾肩搭揹走還有些不習慣。

於是他一個側身想甩下遊合曉的手,卻被攬得更緊。

遊合曉在他耳邊小聲的說:“一百。”

行,用錢是吧,那我可就冇脾氣了。

“隨便搭,你舒服就好,記得轉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