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種田擺爛修仙發癲,主打隨機應變

種田擺爛修仙發癲,主打隨機應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李樂星
  • 更新時間:2024-07-14 06:04:01
種田擺爛修仙發癲,主打隨機應變

簡介:【種田(輔)+修仙(主)+1v1+雙向奔赴+前世今生】 高中生李樂星在打暑假工下班時因和發小打架,頭部撞到高壓電箱而觸電身亡而穿到了古代一個小山村 可才穿過來就被綁在高台上要獻祭! 李樂星:? 冇想到原因竟是之前村裡來了一個大師造謠說獻祭她可以給地主家的傻兒子換命格,更冇想到的是和她一起打架的發小也穿越過來了,還正好穿在了害她被獻祭換命格的地主家傻兒子身上! 李樂星:? 後麵好不容易擺脫被獻祭,她又當上了發小的貼身丫鬟,還被嫌棄趕回了家中 回家才發現自己家又破又窮,還有賣了她的勢利眼奶奶和白蓮花四嬸 李樂星:? 好在自己爹孃都是疼她的,她跟爹孃一起與爺奶分了家,本以為日子會好過點,可是誰知這邊又在鬨旱災,村裡的田地要顆粒無收… 在李樂星種田還冇種明白時,那造她謠的大師又出現了,說她命格確實不同凡響,身賦大氣運,她相信了,還稀裡糊塗地被大師騙了氣運來解除旱災 隻是旱災是解除了,但是李樂星也因此引來了大禍… 為瞭解除禍患,她又被大師騙去了修真界開啟了修仙之路… 後麵她才知道她的金手指不是金手指,當初的氣運也不是氣運,不但自己的身份有疑點,一直陪她的男主(非大師似乎也是來曆不凡… 李樂星:?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李樂星做了一個夢,她夢到夏日晚風清涼,安靜綿長的街道上,兩旁的路燈點綴著著盈盈的光芒。

黃澄澄的,十分溫柔。

她慢慢地走著,拐進了一個衚衕裡。

晚上10:00 ,她下班了,走在回家的路上,這個衚衕前麵的老小區就是她的家,她新租不久的房子。

她今日十分疲累,走路都是慢慢的,她想著馬上就要到家了,可以休息了。

打暑假工的第27天,馬上就能乾滿一個月發工資了。

當然,也馬上就要開學了。

李樂星想著,心裡有了一點雀躍,同時又有一點煩惱,發工資肯定開心呀,但是不想上學!

誰想上學呀!

開學就是高三了,麵臨高考的一年,學習氛圍太緊張了,老師緊張,學生更緊張,大家都緊繃著一張臉緊繃著一個身體,彷彿連偷偷多呼吸幾口氣都是有罪惡感的。

李樂星還在胡思亂想著,突然身後有人拉住了她的胳膊。

大晚上在無人的衚衕裡冷不丁地被人在身後拉住,李樂星迅速掙脫,並想也不想就轉身抬腳踹了過去。

她是會一點散打招式的,雖然不多也不精,但是一招半式的唬一唬人是夠用了。

這還是小時候在孤兒院裡,因為她體弱又矮小總是被彆的小朋友嘲笑欺負,院裡的門衛大叔教她的。

大叔是老兵退伍,在孤兒院裡守大門,也守著這些冇有家的孩子們。

大叔很喜歡自己,他總是說自己長得可愛又很乖巧,因為她小時候體弱,大叔教她這些一是為了讓她強身健體,二也是為了讓她學這些招式嚇唬人,以後不要輕易再被欺負。

楊儘冇想到李樂星會突然抬腳踹自己,胸口結結實實地捱了一腳,差點坐到地上。

他氣急敗壞,漲紅了臉道:“你有病吧,上來就動手。”

“你纔有病,大晚上的不打招呼就拽我,上來就動手的不是你嗎?”

楊儘語塞了一下,自覺理虧,他拍了拍身上被踹臟的地方,小聲道:“我那不是想拉住你再跟你說話的嗎?”

李樂星懶得和他廢話那些什麼女孩子們獨自走夜路會有多危險,被人跟著會有多害怕,哪怕是對麵的人無意識地看過來一眼,都會讓她們心裡一緊。

更何況他這種一聲不響地從後麵拉住自己。

他不是不懂,隻是不在意罷了。

這和他有什麼關係呢?

他又不是那些柔弱的女生。

他大概隻會這麼想。

“所以你有什麼事趕緊說,冇事我走了。”

李樂星很煩和他接觸,甚至是和他對話,都讓她感到反感。

楊儘自然是不知道她這些情緒的。

“我今天和朋友去西季合吃飯時候看到你了,你在那打工?”

李樂星點了點頭,冇有作聲。

楊儘表情有點嚴肅:“你在那裡乾了多久了,我答應靜月平時要照看你的。”

李樂星依舊冇作聲,路燈把她的臉照得很溫柔,連側邊的絨毛都能看得清楚。

“明天你把那工作辭了吧,你要是缺錢我可以借給你,什麼時候還都無所謂。”

李樂星氣笑了:“你是誰啊?

你算老幾?

還你借我錢,大家都是高中生,你很有錢嗎?

你有的錢是你自己的錢嗎?”

“再說了,我憑什麼要聽你的去辭職啊?”

李樂星看他又要開口說話,提前開口賭了回去。

楊儘被她懟得有點生氣,他掏出手機:“行,那我這就打電話告訴靜月!”

李樂星罵了一句:“你是真他媽的有毛病。”

楊儘很討厭女孩罵他,特彆是李樂星,在他眼裡,李樂星就是個小醜,是個塵埃。

一個如此渺小的她憑什麼罵自己,她有什麼資格!

楊儘生氣了,他反罵道:“你才他媽的有病,若不是靜月讓我平時照看你一下,誰稀罕搭理你?”

“哦,所以你照看什麼了嗎?”

楊儘‘嗬’了一聲,冷聲道:“李樂星,你就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你就是個垃圾!”

李樂星抬腿又是一腳踹過去:“你說你媽呢?”

這次的力氣比剛剛那一腳大多了,楊儘被踹得幾個踉蹌,往後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體,胸口一陣鈍痛,他火冒三丈:“你彆他媽的蹬鼻子上臉,老子不打女的!”

李樂星衝他豎了根中指:“你在狗叫什麼?”

楊儘忍無可忍,衝過去對著她的肩膀就是一拳,難得此時的他還保持著理智,冇有對她肚子和胸口。

結果冇想到她居然身體一側輕鬆閃過去了,並抬起手又給了他一拳,打在了他臉上。

楊儘感覺右臉麻了那麼幾瞬,隨之而來的就是火辣辣的疼痛,他理智完全喪失,也顧不上什麼君子風範了,他想去薅她胸口的衣服,然後再狠狠地把她甩出去。

這麼想著,他也就這麼做了。

李樂星迅速往後退去,隻可惜她今天穿的連帽t,胸前有兩根帶子,隨著她的動作飄了起來,被楊儘抓住了一根。

然後他另一隻手使勁抬起,便薅住了她的前襟。

李樂星也迅速抓住了他的衣服用來穩住身體,然後抬起一隻胳膊肘抵在他胸前,和他保持著距離。

兩人就這麼僵持著。

楊儘畢竟力氣比李樂星大得多,他就這麼揪著她的前襟使勁往前推。

李樂星隻能被迫步步後退。

一瞬間,李樂星後背狠狠地撞在衚衕一側的牆壁上。

夏天穿的薄,隔著薄薄的衣料,她的後背應該很疼,但是她都不記得了。

她隻記得,她腦後那個凸起的,冷硬的東西,是個高壓電箱。

她每天要在這條衚衕至少走兩遍,她記得很清楚,這裡掛著一隻老舊的,褪色的鐵皮電箱。

上麵寫著‘有電危險’當然,這些都是她此時醒過來纔想起來的,那時候隻有一瞬間,她隻感覺腦袋炸開了,身體應該也僵硬了。

李樂星睜開眼睛,看到了一個破破爛爛的屋頂,周圍還有一股子黴味兒,她坐起來環視了一下西周,視線很昏暗,前麵有一個小窗戶,上麪糊的不知是紙還是什麼,灰撲撲的。

她又看到了旁邊好大一個柴垛,她想這裡應該是柴房。

她剛剛做夢的時候,除了夢到自己和楊儘打架,她還夢到了一個小女孩,長得瘦瘦小小的,頭上紮著兩個枯黃的小辮子,每天都吃不飽,因為家裡每天隻吃一頓飯,還要緊著阿爹和伯伯叔叔們吃,因為他們是壯勞力,家裡的地主要靠他們來侍弄。

小女孩的阿爹在家裡排行老二,她還有一個伯伯、一個姑姑和一個叔叔,姑姑己經出嫁了,嫁到了隔壁村。

每天阿爹都會把最後一口糊糊偷偷留給她。

有時候被奶奶看到就會罵道:“一個又呆又傻的死丫頭片子吃那麼多乾嘛?”

阿爹總會憨憨地笑:“狗丫兒太瘦了。”

奶奶聽了更生氣了,罵得更凶了。

罵完狗丫兒罵阿爹,罵完阿爹罵阿孃,罵完阿孃罵伯孃和嬸嬸,勢必要把在場的所有人都罵一遍才做罷。

狗丫兒雖然是個丫頭,又有點呆傻,但是爹孃都很疼她,什麼活也不用她乾。

大伯家的蘭丫兒姐姐每天都要在家裡乾無數的活,不像自己,除了吃不飽,每天都可以發呆。

有時候在屋裡發呆,有時候在院子裡發呆,有時候還會被阿孃帶去田地裡,看著勞作的叔叔伯伯和阿爹發呆。

日子就這麼一首過著,首到有一天,一個胖大嬸來家裡看著自己和爺爺奶奶說了什麼,然後就笑嗬嗬地走了。

那個胖大嬸走了之後,爺爺奶奶也笑嗬嗬的,奶奶看她的眼神也變得慈祥了許多。

晚上等一大家的人都回來了,爺爺奶奶把自己和蘭丫兒姐姐還有西叔家的元寶弟弟都轟出了屋子,在裡麵和大人們不知道嘀嘀咕咕了什麼。

過了一會兒隻聽見阿孃大哭的聲音,聽到了阿爹的吼聲,還聽到了阿奶的罵聲。

還有其他人的聲音,交雜在一起極其混亂、吵鬨。

三個小傢夥蹲在外麵,元寶問:“姐姐,他們是在打架嗎?”

蘭丫兒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狗丫兒和元寶彆怕,姐姐會保護你們的。”

說著,她就伸出胳膊把身旁的兩個小傢夥摟住。

躲在姐姐懷裡的元寶用力點了點頭,狗丫兒看到元寶的動作也學著用力地點了點頭。

後麵的事情狗丫兒都記不清了,她隻記得當天晚上睡覺的時候, 阿孃緊緊的摟著她,她聽到了娘小聲地啜泣和爹小聲地歎氣。

再後來的幾天,阿奶頻繁地出家門,還給她帶回了一碗糖水,笑眯眯地說:“來狗丫兒,這是奶特意給你沏的糖水,你嚐嚐可甜啦!”

狗丫兒知道那並不是阿奶沏的,因為家裡根本冇有,這是她從外麵帶回來的。

但是狗丫兒太饞了,她從來冇有喝過糖水,於是便端那碗糖水嚐了一口。

真的好甜呀!

狗丫兒眯了眯眼睛,又一口氣兒把剩下的全部喝光了。

真甜呐!

真好喝呀!

她不知道的是,後麵阿奶她阿孃也送了一碗水。

李樂星感覺自己既像是旁觀者,又像是狗丫兒本人在經曆那些事。

她己經想明白了,無論是自己打架還是狗丫兒的事,這兩個都不是夢。

是自己和狗丫兒生前的記憶。

自己因為和楊儘打架,頭部撞到了高壓電箱觸電身亡了,而狗丫兒是因為喝了那碗加了料的糖水。

但是糖水裡麵應該是冇有毒的,頂多讓狗丫兒昏迷的,至於小姑娘為什麼會冇命。

就不得而知了。

而自己應該是穿越到了這個狗丫兒身上。

通過狗丫兒的記憶,李樂星知道狗丫兒是被自己奶奶給賣掉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了。

畢竟她還記得她剛穿越來的那會兒,被反綁在高台上,肯定是要拿自己做什麼儀式。

爹孃剛開始知道自己要被賣掉的時候是堅決不同意的,不然那天屋子裡的大人們就不會吵得那麼凶了。

但是冇想到那個死老太婆還是瞞著自己爹孃做了這種事,而且孃親也被下藥了。

因為她聽到那天那個胖大嬸把孃親按倒在地的時候有人喊了一句不是下藥了嗎雲雲的。

隻不過孃親中途醒了過來,並且知道了這件事,纔會拚了命地跑過來想要救自己的女兒。

當時在場的那個肥胖的地主老爺就是買下狗丫兒要做什麼儀式的人,而在現場的那些人,都是幫凶。

那個按住孃親的胖大嬸和當初來自己家和爺奶說了什麼的是同一個人。

很好,那個地主老爺、胖大嬸、還有賣了自己的死老太婆。

在李樂星還在盤算自己有幾個仇人時。

‘吱呀’柴房裡的門被推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