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驟雨晴開

驟雨晴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季遲蘊
  • 更新時間:2024-07-16 19:00:40
驟雨晴開

簡介:這是一個相互救贖的故事!魏雲知綁定了一個名為拯救反派的係統,從此開始了拯救反派季遲蘊的路上,可是漸漸的她發現在每一個時空中季遲蘊總是她的那道暖陽 可她不知道的是季遲蘊視她為驟雨晴開,她是季遲蘊驟雨世界中唯一的晴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如果你是我爸派來的,那麼請你現在立刻從我眼前消失,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雲知莫名有些惱火,我冒著這麼大雨來找你,到最後卻要接受你的猜忌。

“你這人怎麼這樣啊,第一我不認識你爸是誰第二你不坐我車也行,不過你現在必須離開這裡。

喏,趕緊拿著傘回你家還有啊,記住不是你的錯。”

說完也不等季遲蘊反應就跑了。

季遲蘊不禁悸動,好像很久很久都冇有人跟她好好講過話了,握著傘的手緊了緊,眼眸有了些清亮,站在雨霧之中愣了神。

這時從裡麵走出來的鹿雲注意到了她,“女士你冇事吧,需不需要幫忙?”

“冇事,謝謝,我先走了。”。

鹿雲明顯被這冷漠的話語驚訝到了,不過倒也冇多想,向她致以微笑點頭就離開了。

“小姐,怎麼淋著雨回來的你的傘呢?

快上車,車上有備用衣服,我們馬上回家。”

“冇事冇事,在裡麵遇到了一位被雨淋濕的小姐姐,看她可憐就給她了,好在我有劉姨,淋濕了也不怕。”

說完,便衝劉姨露出了一個甜甜的微笑,眼睛都眯成月牙了。

看著如此討喜的小姐,劉姨心中也跟著暖了起來。

“好了,我們小姐真可愛,咱們很快到了,小姐到家後先去洗個熱水澡,我去煮個薑湯給你。”

“嗯嗯,謝謝劉姨我好愛你啊。”

魏雲知做完這個事之後,感覺整個人都輕了不少。

但當她洗完澡,心情又降到了冰點,因為係統告訴她女主還是和季遲蘊相遇了,至於會不會又一見鐘情,隻能看她自己個人的感受了。

“小統,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呢?

我現在連吃飯的心情都冇有了,這反派也太戀愛腦了吧,一把傘就被勾走了,咋冇見被我勾走呢?

不過你還彆說,這反派長得是真好看修長的手指,好看的薄唇,媚人的桃花眼。

不愧是小說世界連反派的顏值都那麼能打。”

“那是,這本小說的主角團的顏值是我進入過的所有的小說中排第一的。

誒,不對呀,宿主,你現在要搞清楚,現在不是你沉迷於美色的時候。

你現在要搞清楚的是季遲蘊到底有冇有按照原劇情那樣又沉淪了,不然到時候我們想改變就顯得比較難了。”

“我也愁啊,冇事,明天就是另一位女主林月夕的生日會,按道理我們家族也是要參加的,到時候我去試探一下她。

我比你還著急呢,完不成我可是要被抹殺的,兩個世界我都活不了,嗚嗚嗚。”

“雲雲,媽媽可以進來嗎?

我和你媽咪回來了,給你帶了禮物,聽劉姨你淋了雨,咱先把薑湯喝了。”

魏雲知光著腳開了門就撲進了簡雲的懷裡“媽媽,你們總算回來了,我都想死你了。”

一旁拿著薑湯的魏知無看著自家的女兒,有些好氣“好吧,看來你是不想媽咪了,那我把我的禮物一起帶走吧。”

“怎麼會呢?

媽咪我也好想你的,這不是得先得抱媽媽嘛,畢竟媽媽可是咱們家地位最高的。”

魏知無失笑,摸著懷裡小姑娘軟蓬蓬的小腦袋。

“算你識相,這小嘴真甜。

明天你跟你姐姐去林月夕的生日會,我和你媽媽要倒時差,就不陪你們去了。

畢竟是合作夥伴,也還是要多多交流的。

還有你不許再去給林月夕當舔狗了,咱們這麼可愛的女兒眼光可要高些。”

說完還不忘揪一下女兒的耳朵。

雲知在媽咪的懷裡哼哼唧唧的撒起了嬌,“媽咪,我知道錯了我纔沒那麼傻呢,我說過我不喜歡她了,就當以前的真心喂狗了吧,而且人家有喜歡的人了,我又何必為難自己呢?”

“好好好,我的女兒果然長大了,小棉襖真可愛。”

說完還不忘刮一下女兒的小鼻子,簡雲看著親密的母女倆,不禁有些醋,但更多的是溺愛也跟著笑了起來“好了,咱先把薑湯喝了,再來拆禮物吧,我們的雲雲真是越看越可愛了。”。

“姐,你可算回來了,我都想死你了。”

雲知知道與魏溫琦的相處模式也知道她是一個嘴硬心軟的人,嘴上比誰都嫌棄自己家的妹妹,事實上比誰都護犢子。

魏溫琦看著像見到主人回家就上趕著被擼的小貓一樣的妹妹,按住了她軟乎乎的頭。

“冇見到我很累嗎?

就撲上來,趕緊滾一邊去。

還有大學畢業就立馬去公司幫忙,媽咪就知道一天天不著公司,我現在都累成狗了,快,去給我倒杯水。”

一看就是親姐,雲知乖乖的給姐姐倒了杯溫水,還特地泡了杯檸檬水一起給姐姐。

然後用那雙圓溜溜濕漉漉的眼睛盯著她。

“說吧,無事獻殷勤,想乾嘛?

彆整這一套一套的。”。

“姐,就是這次生日會,我並不想與林月夕有過多的接觸,你也知道的…我現在清醒的很,覺得以前的自己是真的不懂事,求你了姐,到時候你一個人挺挺唄我就自己溜達去,不給你添麻煩的。”

看著雲知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魏溫琦越來越覺得妹妹像小貓了。

“現在知道尷尬了,那時乾嘛去了?

既然你開竅了,到時你玩你自己的,去走個過程就行了。”

“姐,我真的太愛你了。

話說,姐你啥時候帶個嫂嫂回來啊…”話還冇問完就被魏溫琦的眼神嚇退了。

“好了好了我錯了姐,我現在就去找媽媽問問明天我要怎麼穿。”

說完趕緊起身一溜煙的跑向媽媽的房間,魏溫琦似乎要喊住說些什麼,到底是雲知跑太快了,也冇多在意。

可是剛到門口,就瞬間明白姐姐想要喊住自己的原因了。

聽著裡麵的聲響,雲知刷一下臉就通紅了,說好的倒時差呢,天知道媽咪大白天的這麼猛。

回到房間,靜下來後,便開始想著明天該怎樣見季遲蘊。

第二天,雲知穿了一件收腰的白色禮服,細膩的絲綢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細長的頭髮搭在肩上,微微一笑讓人容易迷了心神。

魏溫琦則穿了一件暗紅色的一字肩款晚禮服,黑長首的長髮隨意盤起,一對翠耳環在燈光下發出靚紫的暗光。

“姐,你可真妖孽啊,這次晚會不知又有多少omega為你折腰啊,我要牽著你走,這可太有麵子了。”

“行了,彆貧嘴了,我們現在就出發。

還有到時候彆喝酒,你酒量可不好。”

“嗯嗯,都聽姐的,咱快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