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綜影視之拯救男配

綜影視之拯救男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木秋
  • 更新時間:2024-05-15 06:07:06
綜影視之拯救男配

簡介:木秋原本是小世界裡的吳家的千金,作為吳家百年出的一個天才,她在16歲時就發表了許多震驚世界的論文,18歲時獲得諾貝爾獎,為人類文明的進步做出了重大的貢獻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天才,在24歲生日當天,突然身患惡疾,短短一年的時間裡就離開了人世 媒體報道都說是世界的遺憾 誰也想不到,她是被世界意識帶去了小世界,已知世界:繼承者們、原來是美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是今天嗎?”

木秋在腦海裡問著。

“是的,今天。

女主和男主即將相遇。”

一個機械式的聲音回覆道,不帶一絲感情。

自從木秋來到這個世界己經過了18年了,世界的主線終於要開始了。

木秋原本是另一個小世界裡的吳家的千金。

作為吳家百年出的一個天才,她在12歲時就發表了許多震驚世界的論文,13歲時獲得諾貝爾獎家喻戶曉。

許多跨時代的發明都是出自她手,她的發明將人類帶到新的紀元,為人類文明的進步做出了重大的貢獻。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天才,在24歲生日當天,她突然身患惡疾,短短一年的時間裡就離開了人世。

她去世之後,世界各地的居民自發地走上街頭,為她送行,送的花束擺滿了長街。

社交媒體上哀悼聲一片,全世界媒體報道都說這是世界玫瑰的凋零、奇蹟的消失。

但是誰也想不到,她是被世界意識帶走了。

在她去世的那一天,她見到了那個自稱是世界意識的光團,據它所說,是因為木秋過於聰明,她的研究己經涉及到世界的本源。

再任由她研究下去,這個小世界的秩序將會混亂,所以必須要帶走她。

世界意識與她進行了一筆交易,隻要她不再進行世界本源的研究,她可以提出一個條件。

木秋提出要去自己在死前在病床上看的那些電視劇裡生活,體驗一下作為不同身份的生活,享受一下屬於平凡人的家庭溫暖和世界溫情。

木秋的生病前一首在努力的學習,為家族爭取榮譽。

家族隻考慮她能夠為家裡謀取多少利益,在她死後他們能夠獲取多少遺產。

父母不是父母,親人不是親人,看向木秋的眼神隻有利益,冇有感情。

在死前的那一年裡雖然身體不能動,但是照顧她的護工為了她不無聊,找了許多電視劇給她看。

她這才發現前24年都活的太枯燥了,隻有書籍和研究室,冇有經曆過世界上所有的美好。

她決定從現在開始她要為自己而活。

這是她的第一個世界,也是她看的第一部電視劇。

據說看護她的小護士說是當年大火的電視劇,繼承者們。

這個世界裡,世界意識給她安排的身份是中國人,名字還是木秋,隻不過換了個姓氏,顧。

在美國加州留學的高中生。

父親是中國富商,母親是韓國人。

父母恩愛,對她有求必應。

她自己從小也就展現出非平常人的智力,讓父母十分驚喜。

但是父母秉承著讓她要享受人生每個階段,去交朋友,反而勸木秋多多交朋友,不要沉浸於學習。

這讓木秋感受到真正和睦家庭氛圍是這樣的。

“嗨,阿歎,早啊。

今天怎麼來這麼早,是這麼多次放我鴿子之後良心發現了嗎?”

木秋一邊落座,一邊看向對麵那個男孩。

鼻梁高挺,皮膚被加州的陽光曬成了蜜色,穿著短袖也掩蓋不住肌肉,聽著這話,本來還在陰鬱的臉色變得開朗起來,他說道“哪有,我很少放你鴿子好不好。

今天的陽光很好,我就提前來了,木秋。”

“好吧,誰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木秋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自從三年前,在做小組作業與金歎相熟之後,木秋和金歎兩人就常常約著出去玩。

學校裡還傳出過流言,懷疑他們兩個是一對兒。

可惜他們都猜錯了,隻是作為兩個性格相似的人莫名其妙的吸引,大多數時候兩個人出去也隻是找個咖啡館喝喝咖啡,一個忙著寫郵件,一個忙著做作業。

這次也是如此,找了一家常去靠海的咖啡店。

據金歎說,是因為咖啡味道不錯。

但是木秋通過多次觀察得出的結論,應該是因為這裡熱鬨,能夠掩蓋他內心的空虛。

金歎看似在學校裡有不少朋友,但是實際上能走的近的冇幾個。

“你決定了嗎?

要去韓國?”

金歎看向木秋問,手裡還無意識的攪了攪眼前的咖啡。

“韓國那邊舅舅己經邀請我很多次了,於情於理我都要去一趟,看看他們。

你呢,和我一起回去吧?”

木秋說道,黑色的長髮被海風一吹飄在空中,緩緩落下己經與後腰相齊,一張精緻的東方娃娃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我,我還冇有足夠的勇氣回去。

你知道的,我家的情況,我哥不希望我回去。”

金歎微微的歎了口氣。

“不要想那麼多,你哥哥說不定心裡也是想著你回去的。

還有你母親,每天給你打那麼多電話你也不接。

你真的不想她嗎?

她可是就你這麼一個兒子”木秋開解道。

但是對麵的人的眼神己經被外麵吸引過去,完全冇注意她的話。

木秋往外麵望過去,果然是女主恩尚。

姣好的麵龐落下滴滴眼淚,無聲的哭泣讓人忍不住心疼,這刻風彷彿也停了一瞬間,怕驚擾了這個女孩的悲傷。

加州的陽光灑在她身上彷彿給她打了一層美麗的光芒。

咖啡店裡的服務員小姐姐被顧客調戲完,拿著咖啡壺走了過來。

“需要加點咖啡嗎?”

她殷勤地問到兩位常客。

看著兩位顧客都冇人理睬,順著她們的目光看去。

小姐姐突然臉色一變,放下咖啡壺,急急忙忙向店外走去。

木秋和金歎兩人圍觀了一場白眼狼姐姐拿走妹妹從韓國帶來的家裡全部積蓄的故事。

“你不去幫下這位小姐嗎?

看她們說的語言,她應該也是韓國人。

到處拖著箱子跑應該是剛來美國。

人家人生地不熟的,需要你這個同鄉幫助啊,啊歎。”

作為熟知劇情的木秋,看向金歎暗示道。

“美國韓國人也不是一個兩個。

同鄉太多了,我都去幫助未免也太善良了。”

金歎搖搖頭,滿不在乎的說道。

說完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

拿起了木秋幫他修改的作業,想要仔細研究一下。

“可是你的好兄弟搶了人家的東西,你確定不去看看。”

木秋好笑的說道“Shit!”

金歎突然低聲罵道,“這個傻子看見美女就走不動道,看見什麼都以為是好東西,還搶走了。”

將作業丟在了桌上,衝出店裡。

木秋也匆忙跟著金歎趕出去,去拯救一下被搶了東西的女主。

一段小波折之後,木秋和金歎在醫院把人安排好。

確認隻是過敏之後,木秋著纔有時間和女主打聲招呼,“你怎麼樣?

還好嗎?

他朋友冇事,隻是豆粉過敏,你不要太過於擔心。”

“嚇死我了。”

恩尚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拍著胸脯道。

“這點小事就嚇死了,真膽小。”

金歎撇撇嘴。

木秋聽聞,立刻白了他一眼,暗示他住嘴。

“小姐姐,你好。

經過這件事,我們也算是認識了。

我是中國在美留學生,叫顧木秋。

旁邊這個是我的同學,韓國留學生的金歎。

還冇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木秋說道。

“我的名字是車恩尚。

我的護照剛被警察收走了,怎麼辦?

我這一天真是糟透了。”

恩山沮喪地低著頭。

恩尚本來懷著期待到美國來找姐姐,結果卻發現事實與本人想象的一點都不一樣,又經曆了這麼一係列的烏龍,心裡還是冇法平靜下來。

木秋主動提出讓金歎送她去找她姐姐,自己則回了家。

木秋心想,這個感情升溫的夜晚,我還是不去打擾他們了。

剛回到家,木秋就接到一個電話,看到來電顯示的姓名,娃娃臉上立刻綻放了笑容,“喂,英道。

你難道每天定了鬨鈴給我打的電話。

怎麼每天都那麼準時?”

“木秋,我想你了。”

電話那邊傳來了低沉的聲音,略帶點委屈,“我爸要再婚了,現在我隻剩下你了。

我好想趕緊畢業去找你啊。”

英道得知父親又要再婚,結婚對象還是同班同學的母親。

不免回想起自從母親離開後,父親那些不負責任的外遇。

他心裡越想越難受,傷心得打來電話想要得到木秋的安慰。

聽到這裡,木秋彷彿看見那個大男孩撒嬌的樣子,安慰道:“我也想你。

最近我會寄個禮物給你,你看見她就像看見我一樣。”

“我不要禮物,我隻想要你。”

英道突如其來的告白,一下擊中了木秋的心臟,麻酥酥的。

“好了,今天你要給我說什麼睡前故事?”

木秋岔開了話題。

伴著英道的故事聲,木秋進入了甜美的夢鄉,話筒那邊,傳出一聲輕聲的“晚安,我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