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FAN

當VR世界現實地向我們靠近

編輯時間 : 2017-06-03 17:23
ACROFAN=金珉學 | press@acrofan.com | SNS
為期三天的《2017釜山VR展會》在盛況中圓滿落幕了。筆者在展會期間進行了採訪、參加了展覽會和會議。從中可以了解到,VR(Vitual Reality, 虛擬現實)產業在現實中的可能性和日後的發展方向。

 
▲2017釜山VR展會橫幅掛在釜山會議展覽中心第2展示廳外。

事實上,筆者曾經對VR產業持有否定的看法。這是因為個人很擔心像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威脅人類的勞動社會一樣,VR也有可能會對生活產生負面影響。好像喬治·奧威爾的《1984》小說中出現的“big brother”一樣可怕、令人不寒而慄的世界,萬一降臨到人間;那麼不禁要質疑,人類能否自我認識到自己的存在。

第一次知道VR這個概念,是在筆者聽講過的大學哲學系課堂上。早在36年前,尚·布希亞(法國社會學家和哲學家(1929~2007))在《仿真(1981)》一書中,通過 “過度真實”(虛擬真實控制和取代真實,再現和真實的關係出現逆轉的現象),一定程度地預見了VR世界的到來。如果說當時(1980年代)虛擬現實的概念,只是在電影和廣播等大眾媒體和藝術作品中出現的現象;那麼,在當今的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虛擬現實”成為得到更加發展擴大的概念,可以說正是“過度真實”中出現的用語。我們在大眾媒體中經常能看到的虛擬現實的形象,如今真實地實現可能的時刻到來了。

筆者擔心,說不定也會產生那個曾經在大學學習、感受到的,前面所說的“big brother”般的可怕世界。人類從屬於機械的景象在腦海里縈繞着,揮之不去,這就是筆者對VR無動於衷,帶有不好眼光的理由。

但是《2017釜山VR展會》有些動搖了只持否定視角的筆者的想法。本次展會是以“共享”和“多樣性”為基礎的,活躍釜山VR產業的展會;是一個讓人們用新的觀點來看待VR產業的活動。

 
▲為體驗VR排隊等待的人們。

首先從“共享”的角度來看,這並非是為了形成VR市場的壟斷性,而是營造出參與企業和參與者共同溝通、展開活動的場面,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參與企業沒有止步於單純地向參加者銷售商品,而是努力向對方傳遞關於VR的公司價值觀和哲學理念。參加者通過與企業進行溝通,實際體驗VR,喚起對VR的極大興趣;並親眼目睹和經歷全新產業到來的現場,如此,也許能感覺到新產業的發展可能性。

從“多樣性”方面可以看出,VR對人類的生活和知識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不僅僅是遊戲,教育、建築、造船、裝修、醫療、媒體等在此活動中,通過展示VR活用方法,讓人們確認到VR產業正在國內廣泛傳播。尤其印象深刻的是,不是去掉原有的東西推出新事物,而是保持和完善獨創性,並結合VR,在不同的領域裡創造出新的結晶。

 
▲開幕式上,SVVR(Silicon Valley Virtual Reality)卡爾·克蘭茲會長以阿凡達、虛擬世界、虛擬和實際現實的會面三個主題進行了主題演講。

在活動開幕式的主題演講中,卡爾·克蘭茲SVVR(Silicon Valley Virtual Reality)會長講道:“我們需要不斷監視虛擬世界的看不見的敵人,持續努力共建出與人類和諧正確的VR世界。” 通過以共享和多樣性為基礎舉辦的此次活動,感覺到VR產業在釜山活躍的可能性很大;但另一方面,為了VR產業的發展,VR企業或人類需要解決的課題仍然很多。如果VR繼續進入現實,也有可能會凸顯出,與現有的問題“分裂自我”或“人類從屬機器”一樣的,其它的新形態問題。

活動會議的大體氣氛是:在開發者的立場上,VR產業發展的盈利創收當然重要;但認識到繼續與其他VR事業者之間聯網的重要性,也是非常必要的。筆者的個人希望,不是要形成開發者之間的競爭氛圍,而是對於如何共同創造VR產業、生產能夠多用途使用的產品的疑問,相互溝通,一點點尋找解決方法。如果參與者們為了認知和解決VR的問題,自覺地對VR持續關注,並努力和開發者溝通;筆者認為是不是就能營造出一種能夠有趣地享受VR的文化呢? 如果這樣的互動行動反覆出現,那麼在現實中, 筆者有些期待,VR是否會慢慢轉向積極向上的方向呢?

Copyright ⓒ Acrofan All Right Reserved


    Acrofan     |     Contact Us : guide@acrofan.com     |     Contents API : RSS

Copyright © Acrofa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