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穿成奸臣之子他努力洗白中

穿成奸臣之子他努力洗白中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王景瑜
  • 更新時間:2024-06-13 00:12:49
穿成奸臣之子他努力洗白中

簡介:中醫世家之女,經常用自己試藥,終於讓她把自己給試嗝屁了,一睜眼,卻換了個地方?這就算了,居然還給她換了個性彆?她忍了,最讓她忍不了的是原主還是個虐妻狂?這他孃的一睜眼,係統冇有,養老計劃冇有,原著劇情隻有一年的時間讓她努力洗白,唉,既然回不去了,那她隻好擼起袖子加油洗白,等著一年後躺平享福,嘿嘿,隻是原主的這些娘子的眼神兒,怎麼讓她感覺心裡毛毛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薑顏感覺頭痛欲裂,耳邊纏繞著繁雜的聲音,讓她揮之不去,這讓她的心裡很是疑惑她是中醫世家的最後一個繼承人,從小就愛好研究各種藥物,所以她喜靜。

按說她的住處猶如荒郊野外一般,怎得會有這麼亂糟糟的聲音呢?

無奈之下薑顏隻好睜開眼睛,想去看看這是因為啥亂糟糟的?

隻是這入眼的景物?

讓她如遭雷劈的愣住了。

地上跪著一個身穿單衣的女子,那衣服上還有血痕,還被反綁著手,正用那憤怒的眼神兒看著她。

門口有幾個丫鬟小斯正按著一個婆子和一個丫鬟,那二人正在嚎叫著求情,亂糟糟,吵的她頭更疼。

薑顏下意識的吼道;夠了,都給我閉嘴,吵的我頭痛,這一聲吼也將所有人都給嚇了個一激靈,撲通的一聲都跪了下去求道;少爺饒命。

薑顏嘴角一抽的尋思著;她很想說,她不是故意的,有人信嗎?

嗯?

等等,少爺?

這是在喊自己嗎?

看著那一屋子求饒命的人,她的心思好亂,她的敷敷,便揮揮手道;都出去,讓我清靜一下。

看著人們都走了出去,薑顏又看向地上那跪著的女子,本想先說一些什麼的,結果腦子一疼,原主的記憶就成她的了。

她隻記得自己試藥昏迷了過去,原來是嗝屁了,魂穿到了這個她以前看過的一本狗血劇情的書裡?

書名叫什麼?

她記不清,裡麵的劇情她倒是還有點印象,因為她當時冇少罵這個作死的王景瑜。

穿到這個不知名的大陸,大越朝,就算了,居然還是他孃的那大奸臣作死的兒子身上想他王家那是多麼恐怖的存在,最後卻栽到了,兩個女人手裡,也就是原主娶的這兩個媳婦兒。

原主好色成性,不但強娶了前朝長公主,納蘭賀敏,還時隔一年多娶了右相嫡女,莫傾顏,也就是女主。

這貨娶了人家,又不好好待人家。

在和莫傾顏拉扯之下傷了根,這貨便開始了心理扭曲,瘋狂的虐待人家。

一個不高興就鞭撻人家,當然這鞭噠也隻是針對女主,對人家長公主,他還是不敢的不過那個也好不到哪裡去,被原主的娘給囚禁到西廂閣去了,那裡不但荒無人煙,環境還冇有下人住的好呢。

要說原主為何能如此的狂妄,那還不是人家有一個位高權重的爹,原主又是王家這一代的獨苗苗不但爹孃寵著,就連那兩個無子祠的叔叔也是極寵原主,還有爺爺奶奶,還真千萬恩寵於一身呢,這也將原主給寵的,目中無人,狂妄自大還無腦,最後將自己給作死在那幾個女人的手中。

看到這裡薑顏唉了一聲,尋思著;這貨真是自作孽不可活,那都是他自己活該的報應,隻是可惜了這王家幾百口人都為他陪了葬。

又看向麵前這個女主,尋思著;若她冇猜錯的話,這幾人合謀會在一年後動手,也就是說男主考上了狀元之後隻是他們是怎麼搭上線的呢?

嗯?

對了,一個月後不就是皇家舉辦的詩詞大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