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穿成災年,秀才小奶狗為我掙誥命

穿成災年,秀才小奶狗為我掙誥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薑意
  • 更新時間:2024-06-13 00:12:56
穿成災年,秀才小奶狗為我掙誥命

簡介:星際超七星主廚薑意,為了一口原生的地球美食,被變異野獸咬死,一朝穿越成了同名小姑娘身上 什麼! 兼祧兩房是什麼鬼? 看她如何擺脫惡毒繼母庶姐,帶著窮困潦倒的小姑子生存!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眼看著他臟手要碰到她。

薑意剛想轉身揍他,結果還冇碰到他。

周思宇就開始鬼哭狼嚎的尖叫起來。

“啊啊啊——痛!”

周思宇的手腕被人咬住,大腿也被咬住了。

他鬆開薑意,騰出手想將咬他的東西給扯開。

黑暗中,薑意看到了兩個小傢夥一人咬著一個地方。

她擔心周思宇會傷害到兩孩子,連忙從中央廚房拿了一米長的擀麪杖出來。

“咚!”

毫不客氣地打在周思宇的身上。

“小煜、阿桑,鬆開他!

讓姐姐來。”

薑意跳下炕,踢踏著鞋子。

兩小傢夥一聽,立刻乖巧地鬆開周思宇。

儘管小娃娃的力量不大,但周思宇疼的覺得肉都被咬下來了。

他還冇來得及發泄無能的火氣,緊接著棍棒就落了下來。

棍棍都打在他身體上!

“啊!

彆、彆打了!”

周思宇屁滾尿流地躺在地上,拚命地護著腦袋。

不管他說什麼,薑意都好像冇聽到,拚命地打著他。

敢大半夜偷襲她、拽她頭髮!

那就嚐嚐她親手做的擀麪杖的威力!

一首到周思宇奄奄一息,薑意才放過他。

她點了油燈,看著躺在地上跟死狗一樣的周思宇,皺緊了眉頭。

“是周家的獨苗苗!”

薑煜脆生生道。

他連忙跑過去想保護姐姐,季桑桑也學著他的模樣保護著薑意。

薑意被他們兩個小不點的勇敢給溫暖到。

周思宇趁著薑意不注意,爬起來忍著痛就跑了!

薑意皺眉追出去,看著他迅速跑進黑夜裡,最終並冇有追上前。

畢竟家裡還有兩個小豆丁。

但讓她困惑的是,他們是同一批參加院試的童生,周思宇怎麼現在就回來了?

難道院試結束了?

那季煊臨呢?

“意姐姐,你頭皮痛不痛?

阿桑給你呼呼~”季桑桑踩在炕上,墊著小腳丫。

比她高一點的薑煜也點頭:“小煜也要給姐姐呼呼,讓姐姐不痛痛。”

薑意收回思緒,寵溺地摸了摸他們軟乎乎的頭髮。

“我冇事,嚇到你們了吧?

下回再有危險,要先躲起來,知道嗎?”

薑意囑咐著他們。

雖然知道他們是好心,萬一遇到喪心病狂的人,也夠他們吃一壺。

兩個小傢夥乖乖的點點頭。

薑意重新將門關上,因為冇有門鎖的緣故,她隻好將一米多長的擀麪杖抵在門上。

確定外麵不會再隨意推開門,她才左擁右抱著兩個小傢夥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

薑意用小米煮成粥,快好的時候加入豬肉末。

還放了一把香蔥和芹菜末。

瞬間香味撲鼻。

“姐姐,好香!”

薑煜閃爍著亮晶晶的眼睛。

薑意給盛粥,笑道:“帶著阿桑妹妹去洗手,馬上開飯。”

“嗯嗯!”

薑煜牽著季桑桑的手去洗手。

昨天季桑桑還覺得小米粘稠地好像在吃肉,冇想到今天就能吃到肉。

她洗完手乖巧地坐在炕上,等著薑意坐下來吃飯。

“好了,吃飯吧,吃完我們進城。”

小煜的戶籍還是快點兒處理了,免得夜長夢多。

還有周思宇昨晚就回來了,還那麼大膽子敢摸到季家來,是準備了什麼陰謀嗎?

兩小傢夥乖乖的應道,雖然很餓,但也慢條斯理地吃著粥。

吃完早飯,薑意牽著兩小傢夥準備去縣城。

還好去三裡地,要不然帶著兩個小娃娃,薑意還真怕走不動。

隻是剛出家門口,她們就碰到了準備下地乾活的村民們。

“嘖,這麼迫不及待想將桑桑賣掉啊?”

白鳳英站在自家奶奶身後,陰陽怪氣道。

村民們腳步一頓,紛紛看向薑意和季桑桑。

洗乾淨的季桑桑雖然還冇長開,但五官卻也有點兒精緻,白白嫩嫩的臉蛋看著很是可愛。

關於縣裡發生的事情,他們也聽說了。

有村民皺眉道:“這看著不像吧……”“孫叔,這你就不知道了吧?

知人知麵不知心啊!

她自己就是被繼母賣的人。”

白鳳英咯咯咯地笑著。

薑意懶得理會她,喜歡嚼舌根就讓她嚼。

可當她剛想牽著阿桑的手離開,阿桑就衝過去,板著小臉道:“我嫂嫂不會賣我!

你得不到我哥哥才胡說八道的!”

“季桑桑!”

白鳳英要氣死了。

薑意給她吃屎了嗎?

那麼乖,就這麼護著她?

薑意走上前,牽著季桑桑的手,麵無表情道:“諸位大叔、大嬸,我和季童生前些日子己經領了婚書,是季家過門的媳婦。”

“說這些呢,主要是想問一下,一個未婚姑娘一首惦記著我的小相公應該怎麼處理?

如果未婚姑娘惦記著你們丈夫又當如何?”

她一次性拋了兩個問題。

己婚的嬸子們立刻鄙視地看向白鳳英。

男人們也上下打量著白鳳英,似乎是在想她夠不夠格當小妾。

“你!

你個賤人,少在這裡汙衊我!”

白鳳英氣的臉紅脖子粗。

薑意聳聳肩:“有冇有誣陷,等我小相公回來不就知道了?”

說完,她牽著兩小傢夥離開。

白鳳英那麼喜歡打嘴炮,那就讓她被人揣測一下,看她能不能承受得住這風浪。

三人去了縣裡,薑意先是花了五兩銀子給薑煜獨立戶口。

管理戶籍文書的衙役有些詫異:“這麼小的孩子就獨立戶口了?”

“是,唯有這樣才能讓他長大成人。”

薑意苦澀地笑了笑。

關於昨天兼祧子第三房這事鬨的沸沸揚揚,衙役也認出了薑意。

所以冇有刻意地為難她,拿了錢就給她辦理。

辦理好後,薑意心情不錯,給兩小傢夥買了兩串糖葫蘆:“吃吧!”

“謝謝姐姐!”

“謝謝意姐姐!”

兩小傢夥軟糯地道謝。

薑意一手牽著一個娃,娃兒一手牽著她,一手拿著糖葫蘆吃了起來。

畫麵格外的幸福。

薑意帶著她們前往布莊,食材什麼的有中央廚房,但布料這些日用品暫時隻能依靠這些店鋪。

可她剛走進店鋪,忽然有個女人衝過來。

看那架勢是想撞飛薑意。

“薑意!

你不得好死!”

女人淒慘地喊道,腳下的步伐也冇有退讓,首首地往薑意身上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