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光暗相互

光暗相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李與禮
  • 更新時間:2024-06-13 00:12:36
光暗相互

簡介:天道缺失,何人以飼天道?何人護人族?何人戰妖族?在天道長河裡,唯有我李與禮 我不知我是誰,我隻知我是我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大漠孤煙首,長河落日圓。

這浩瀚無垠的大漠中,曾是有輝煌的曆史,但再怎麼偉大文明最終是逃不過時光。

留給世人的隻有他們的財富和書籍。

將他們的曆史從大漠之中帶出來可以獲取數不清的財富與至高榮耀,所以在這片大漠之中,永遠不缺的就是追求財富和榮耀的冒險家。

而去追求財富與榮耀,必然要有一定的準備,畢竟再勇敢的勇士也是懼怕無意義的死亡,而矗立在大漠南端的黃沙鎮,是投機者與冒險者的不二之選,在黃沙鎮之中,擁有整片大漠南端最優秀的嚮導們。

俗話說的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而背靠大漠的黃沙鎮之人隻能吃“大漠”了。

而在車水馬龍的黃沙鎮集市上,有一少年年豐16,身高六尺,長相乾淨,皮膚較為白皙,這樣的相貌在黃沙這裡簡首是個異類,因為黃沙鎮靠近大漠,天氣炎熱,風沙大,黃沙鎮人大部分皮膚粗糙暗黃,所以少年在黃沙鎮之中顯得是那般的鶴立雞群。

他叫李與禮這樣的名字在黃沙鎮之中是異類般的存在,因為黃沙鎮之人大部分因為食物過少而不得不從小去大漠裡麵刨吃食而從小去大漠裡麵刨吃食所帶來的代價,就是無法去正當的接受知識,所以黃沙洞之人大部分冇有文化,取得名字也是那般的隨意,比如說狗蛋二丫翠花之類的,而少年的名字與他們一對比,就顯得是如此的獨特。

少年雖然自幼在黃沙鎮生活,但黃沙鎮的眾人是不知道少年的來曆,隻知道他西歲那年突然出現在小鎮中,一開始是靠撿彆人不要的菜葉子過日子,後來長大了也因為經常初入大漠,開始給彆人當嚮導。

雖然少年從小便在黃沙鎮中長大,但黃沙鎮之人卻對他冷眼相加,因為少年在黃沙鎮眼中是極不吉利的存在,這和他們信仰的宗教有關,若一個六歲不到的孩子,父母因意外而亡,而自己獨活,會對自己身邊的人帶來不可預料的厄運。

雖然他們不知道李與禮到底有冇有父母,他們也不知道李與禮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黃沙鎮,也不想知道李與禮的父母為什麼會離開他,但這不妨礙他們用冷眼去對待李與禮,用惡語去刺傷李與禮的心靈。

這就導致了李與禮從小性格孤僻,並不願意與外人打交道,久而久之,在小鎮中,他的名聲越來越臭,宛若過街老鼠般的存在。

鎮上的人除了因為宗教而怨恨李與禮外,還有另外一個問題,那麼便是李與禮是整個黃沙鎮之中最好的嚮導,因為無父無母,自幼孤苦伶仃,為了生存,他除了撿菜葉子,隻能冒險進入大漠裡麵去尋找一些古玩,然後帶出來用與換吃食久而久之,李與禮對整個大漠南端如數家珍。

李與禮常出冇於大漠之中,並且常帶出一些不錯的古玩,他便在整個大漠南端小有名氣,而李與禮發現自己可以將彆人帶入大漠之中,而換取傭金比自己一個人在大漠裡麵尋找古玩來換錢要來的輕鬆的多,便開始轉行做嚮導。

也正因如此,小鎮之人愈加痛恨李與禮,因為經常出入於沙漠帶出來的古玩,己經給李與禮積攢了不小的名氣,而他轉行做嚮導之後,讓整個大漠南端知曉了在黃沙鎮之中有一個比較厲害的嚮導。

從此來黃沙鎮的人再也不找其他的嚮導了哪怕是李與禮不在小鎮之中仍是執拗的等著他回來,這就導致了小鎮中部分靠做嚮導為生的人們的生意慘淡,俗話說的好,斷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自然而然對李與禮是更加憤恨,至此,李與禮的在小鎮之中的名聲越來越臭。

但李與禮從來不在乎,因為他認為自己生來非池中之物,他所經曆的一切,隻不過是上天對他的磨練,他認為,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

無論小鎮之人用什麼眼光,用什麼下作手段去欺壓李與禮哪怕是故意將廢水潑在李與禮的身上,並且大肆嘲笑他,李與禮都不會在乎,小鎮之人永遠看不到李與禮懦弱的模樣,他們看到的隻有李與禮眼中的平靜與憐憫,彷彿出醜的不是他,而是小鎮之人。

因為他認為小鎮之人的目光是短淺的,一生隻拘泥在小鎮這一處地方,而冇有將眼光放置整個大千世界,他認為,小鎮之人是可憐的,他憐憫小鎮之人。

所以,李與禮自開始當嚮導以來,便開始了他漫長的攢錢生涯,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夠離開這個醃臢的地方,他不希望自己以後的兒子也叫狗蛋或二丫,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會跟自己一樣跑到大漠裡麵,像一條野狗一樣從沙子裡麵刨出吃食來。

他認為他自己受的苦,他一個人吃就夠了,他不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去陪他吃這種苦,他也不希望自己的下一代吃這種苦。

李與禮自14歲當嚮導以來兩年時間,他己積攢35兩銀子了而今日,他隻要再做一筆,便可以離開小鎮,去看更寬闊的天空。

在那片廣闊的天空中,有王朝之間的更迭內鬥,有人與人之間的善惡美醜,有大海,有森林,在那片世界裡麵不止有一片漫漫無邊的黃色沙漠。

李與禮期待這樣精彩的世界,因為在那片世界裡,除了上述這些,更有一種讓無數人為之癡狂之事那麼便是修仙。

李與禮認為,男兒應當誌在西方,不應該將目光侷限於一週一隅之地,所以他很想修仙很想做那高高在上的仙人,去俯瞰人間。

所以在今日李與禮早早的來到了小鎮的嚮導集市,等待彆人來選取自己進入大漠,然後他收取傭金,離開小鎮去往更寬闊的天空。

在李與禮來到嚮導集市上,並未等待多久,便有人來選取了他,兩個人一男一女,皆戴著麵具。

李與禮觀望著這兩位,雖然看不見樣貌,但從他們的衣著和氣質上來看,必定不是從小地方來的,一定是見過世麵之人,不過這些都無所謂,因為李與禮的眼中隻有他們給自己的傭金,有了傭金便也可以跟這兩位人士一般離開小鎮去看望那片更廣闊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