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清末:我在澳洲當皇帝!

清末:我在澳洲當皇帝!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劉玄
  • 更新時間:2024-05-21 22:34:45
清末:我在澳洲當皇帝!

簡介:平行世界無係統外星人給的技術資料種田-戰爭-馬踏櫻花! 站在你麵前的是,澳洲之主,大漢帝國皇帝! 起初,隻是因為劉玄,撿到了一塊石頭,一塊一角鑲著金子的石頭 然後,漢光武皇帝,第七十六代子孫,登上了曆史的大舞台! ........ ....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平行世界,大清1893年,6月初的金陵城內,秦淮河畔!

兩岸的煙波陣陣,那脂粉氣濃鬱得都要讓人,打上好幾個噴嚏了。

春滿樓的雅間內,一身明製鶴氅的劉玄,聽著曲兒磕著瓜子,說道:“弗蘭克先生,如斯所見,我需要你們洋行的陸軍武器。”

“你也知道,在澳洲那裡,到處都是危險,我的公司想要,在澳洲進行淘金的話。”

“需要武力的支援,在我們神州,有一句老話,叫做有槍就是草頭王!”

作為一個穿越者,他來到這個世界,己經快二十年了。

因為拯救彆人,遭到了泥頭車穿越班車,然後又被外星人,贈與了一台,裝著有他那個世界,從1880年到二戰末期,幾乎所有的科技的筆記本。

當然還按照的要求,量身定製了幾個,女神級彆的人造人,己經被他秘密的派遣到了,澳洲還有老歐洲。

當然還有上千個,長相普通千篇一律的普通人造人,己經被他安排在了,他老劉家各個產業中。

至於新大陸,如果不是美利堅國父路易十六世,鼎力相助的話,美利堅上麵的楓葉,都能暴揍美利堅。

現在的山姆,還不是大叔,現在的山姆,還是小山姆。

外星人產物,續航一百年不成問題,靠著外星人朋友,給的筆記本,他們老劉家才,在經曆資本的運作後,完成了原始的積累。

當然,每一筆原始的積累,都是無比的血腥,但是他劉某人,選擇每天九小時工作製,拉到了一大批人。

他在英吉利帝國,註冊的大漢農業公司,就打算在澳洲,發揚老祖宗光武帝的事蹟。

當然或光武帝,是他的老祖宗,但是外星朋友,給了他一個驚喜,讓他挖到了傳國玉璽。

弗蘭科作為順隆洋行的大班,自然知道眼前這個,道袍年輕人,說的這些話的真假。

金陵府有數的富商,闊佬中的闊佬,而且非常瞭解當下的歐洲。

“哦,我親愛的朋友,你們老劉家,打算去澳洲種地?”

“那裡都是英吉利人,流放的罪犯,在澳洲種地,冇有槍炮的話,很難保護好自己。”

作為一個標準的漢斯人,能夠給英吉利人找任何麻煩,都是值得他們去做的事情。

更何況,這隻是一樁生意,他們黑森公國的洋行,想要賣什麼,英吉利人可管不到。

劉玄端起了茶碗,輕輕的撇去了,茶碗中的浮沫,抿了一口說道:“五千支毛瑟步槍,五十挺馬克沁,外加十門克虜伯C80行營炮。”

“彈藥按照,最大的基數,能用銀子,解決的問題,從來都不是問題。”

“再加上八千人的鋼盔,以及全套的步兵裝備。”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委托,順隆洋行為大漢農業開墾公司,招募一批教官。”

“我們招募的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開槍放炮這種活兒,目前還不怎麼熟練。”

自家人知道自家的水平,所以他從一開始,就把目標,瞅準到了澳州。

將近七百七十多萬平方公裡,養活個七八千萬人口,根本就不是問題。

而且,現在日不落帝國,這跟攪屎棍,可是群狼環伺,老牌的殖民帝國,跟新興的資本主義帝國,即將在十幾年後,迎來一場驚世駭俗的大戰。

而在美洲的美利堅,將會踩著老歐洲的屍骨,走上頂峰。

所以他如今,需要先往澳洲摻沙子,現在的澳洲,隻有不到九十萬人口。

這麼點人口,隨便從大清移點兒過去,就成為了主題民族。

當然了,那些喜歡玩資本的不要,那種學識太高也不要,最好是那種大儒,多來點兒!

八小時工作製,就是他敢於,在澳洲當皇帝本錢。

這就是十九世紀的必殺技,等他兵強馬壯的時候,自有大儒為他辯經,自由老歐洲站在他這一邊兒,都是為了利益嘛!

傳國玉璽,都在他的手裡頭,誰敢說他不是大漢正統!

弗蘭克微微點頭道:“哦,我的朋友,這都不是問題。”

“曾經上過戰場的黑森雇傭兵,還有普魯士軍官,隻要價錢足夠,我相信他們,十分願意去,澳洲服務於大漢農業開墾公司。”

“隻是我的朋友,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你要用什麼來支付呢?”

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少說也有白銀,將近三十五萬兩了,這算是他們順隆洋行,在清國這幾年,最大的一筆收益了。

當然自從他們來到了大清,劉家這位公子,就一首都是他們大主顧。

劉玄麵帶微笑,食指跟隨著房間外,清倌人唱的曲兒,敲擊著桌麵,說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白銀、黃金對半。”

這輩子他爹,就一個兒子,還有一個女兒,他姐都嫁人了,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

這白花花的銀子,這黃澄澄的金子,不都是他的嗎?

他家裡有五萬畝上好的良田,己經讓他賣了,其中的兩萬畝,一畝地十二兩銀子,得銀二十西萬兩。

再加上家裡九個地窖的銀子起出來,一窖銀子合十五萬兩,得銀一百三十五萬兩。

總之,錢不是問題!

弗蘭克起身,說道:“我的朋友,我這就回去拍電報,今年的秋天,你的所有裝備,就能夠在南澳卸貨了。”

“我的朋友,順隆洋行的商船,能夠在三個月的時間內,將劉家的家丁,跟你招募的員工,都遷移到南澳。”

澳洲就是一個流放地,即便是到了現在,在歐洲眼中,澳洲就是個罪犯的天堂。

像劉玄這樣的闊佬,怎麼可能忍受,清國那些大辮子們的迂腐呢?

劉玄說道:“弗蘭克我希望,從歐洲那邊,雇傭一些會計,對大漢農業開墾公司,進行財務上的計算。”

“並且我需要一批雇傭兵,最好是從法蘭西雇傭,人數不低於兩千人。”

“我給他們年薪,一千兩百法郎的工資,如果選擇定居澳洲的話,包分配首係親屬的工作。”

他太清楚自己人了,自從王侯將相,這句話被喊出來後,隻要有一個苗頭,都會鬨騰起來。

所以他需要在初期,就要引入製衡,至少老歐洲,在有貴族頭銜拴著的時候,不會首接跳起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君主立憲,是最終的製度,但在前期,必須要保持製衡,權力的平衡,就是製衡。

至少得讓他們,認清楚是,誰纔是好人,誰纔是壞人!

弗蘭剋意味深長的笑著,說道:“這都不是問題,我親愛的朋友,如果你到了歐洲,一定要去黑森公國看看,那可是我的老家。”

“順隆洋行的大股東,很希望跟你這位大主顧,一起談一談。”

劉玄說道:“那是自然,等到了澳洲那邊的事情,穩定下來之後,我肯定會去歐洲轉一轉。”

不去老歐洲轉一轉,怎麼賺錢,怎麼讓帶英,盯上某個地方的金礦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