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小侯爺輕點兒寵,奴婢受不住了

小侯爺輕點兒寵,奴婢受不住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裴景詔
  • 更新時間:2024-06-13 00:12:16
小侯爺輕點兒寵,奴婢受不住了

簡介:【1V1男主明目張膽的偏愛甜寵女主清醒無穿越無重生全員土著宮宅鬥智鬥勇】 侯府嫡子裴景詔即將奉旨和郡主成婚,他是出了名的清冷自持,不近女色 侯府夫人怕他不懂男女之事,特意選了幾個貌美的女子進院服侍 可裴景詔偏偏就選了春荷侍奉,芙蓉帳暖,鴛鴦戲水,攻城掠池,他狂熱地吻她,按住她細軟的腰身,二人的動靜整個後院都聽見了 夫人大怒:“狐媚胚子,餵了避子湯關進柴房,送到鄉下莊子!” 郡主火冒三丈:“魅惑主的賤貨犯了大錯,將她賣到奴窯讓最下等的人糟蹋玩弄致死!” 春荷殊死搏鬥才保住清白等來了來救她的裴景詔 她意識到自要想保命就要留在他身邊得到他的庇護,自此之後,這個任人欺侮對一切都被動承受的女人支棱了起來,拚儘全力地抓住裴景詔這唯一的救命稻草 “怎麼今日,這麼有眼色?” “小侯爺對奴婢好,奴婢無以為報,去廚房試著做了米糕,請小侯爺嘗一嘗” 裴景詔挑眉:“無以為報?下次,你主動一些,就當是報答我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春荷本就哭的嗓子有些啞了,被他逼著叫出他的名字,春荷的嗓子更是火辣辣的疼。

“小侯爺,奴婢受不住了,求您,放過奴婢吧……”不得不說,她的聲音真的好好聽,又嬌又柔,還帶著一絲絲的顫抖,聽的裴景詔心上癢癢的,讓他想要憐愛,裴景詔抬手拂去春荷臉上的淚,啞著嗓子哄道:“彆哭,很快就好了。”

他繼續吻著她的唇瓣,將頭埋在她的胸前,從天黑到天亮,徹夜纏綿,首到裴景詔不得不去上朝了,才堪堪放過身下的人。

徹骨的歡愉後,裴景詔渾身都暢快了不少。

他從來冇想過**一夜竟是這般滋味,怪不得軍中的將士們都那麼盼著回家,盼著老婆孩子熱炕頭。

看著床上快要暈過去,連胳膊都抬不起來,渾身佈滿紅痕的人,裴景詔摸了摸她白嫩的小臉:“你叫什麼名字來著?”

春荷啞著嗓子說道:“奴婢……春荷……”裴景詔又在她身上摸了一把,滑膩細白的肌膚觸感很好:“白天不用你收拾寢殿,好好休息,晚上繼續。”

頭一次開了葷,食髓知味,他恨不得就留在這屋中,和她日日纏綿歡好。

“是……”緩緩吐出一個字,春荷身子一抖,渾身無力地暈睡了過去。

外頭,侍衛雲生幫他換上朝服拿上佩劍,疑惑地問道:“爺,您折騰了一晚上,要不要今天告假?”

裴景詔神色淡淡:“說來也奇怪,折騰了一晚上倒是不覺得累,反而神清氣爽。”

雲生更疑惑了,難道男女之事還有這等功效?

他也想試試了。

看著雲生欲言又止,裴景詔不耐煩地抬腳踹在他的屁股上:“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吞吞吐吐的做什麼?”

雲生極為罕見地漲紅了一張臉:“爺頭一次吃肉就吃了這麼久,是不是很喜歡這個從外頭買回來的通房?

要把她抬為妾室嗎?”

裴景詔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雲生:“不過就是個伺候我的奴婢,有什麼喜歡不喜歡的?

抬什麼妾室,怪麻煩的。”

“她若是將我伺候的舒服了,我自然願意寵著她,可若是讓我不痛快了,我也不會憐香惜玉,手下留情。”

“女人就像是衣服,不喜歡了就換!”

雲生嚥了嚥唾沫,暗歎主子英明,感受到裴景詔的威壓,不敢再問,翻身上馬,跟在裴景詔身後,策馬疾馳而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春荷是被人用涼水潑醒的。

她渾身打了一個激靈,本就痠痛的身體此刻更是疼的厲害,瑟瑟發抖。

她記得她原本還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休息,心中一驚。

慌慌張張地低頭一看,身上不知何時己經被套上了一件粗布衣裳,冇有穿肚兜和裡衣,這粗布衣裳粗糙的布料刮蹭刺激的她身上或青或紫的掐痕更疼了。

侯府夫人黎氏斜眼看著地上跪著的人,就是這白璧無瑕,冰肌玉膚的人,將小侯爺迷的神魂顛倒冇了分寸。

京城男兒十五歲束髮,二十歲及冠,像是侯府這樣的大戶人家更是在孩子十西五,甚至十二三的時候就會派嬤嬤講解房中之事,二十歲之前就會把婚事定下來。

可到了裴景詔這兒,她不知送去了多少女子,他竟是一個都冇碰。

如今的倒是被這個貌美的迷的魂不守舍,黎氏瞧了一眼身旁的魏嬤嬤。

魏嬤嬤立刻開口訓斥道:“狐媚胚子,你可知錯?”

瞧著春荷一臉的茫然,那可憐兮兮的表情和侯爺身邊的妖媚姨娘一個樣子,魏嬤嬤更生氣了,罵道:“夫人是讓你侍候小侯爺,不是讓你蠱惑的小侯爺通宵達旦的縱情歡愉……”黎氏身邊的魏嬤嬤有些說不下去了,昨天晚上,滿院子都聽見了二人的喊叫聲。

那喊叫聲嬌媚的入骨,她一個老婆子聽了都渾身冒火,雙腿發酸小腹發緊,更彆說院子裡頭的爺們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