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隻等秋風

隻等秋風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風玉清
  • 更新時間:2024-06-13 00:10:52
隻等秋風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經曆了昨日的戒尺之亂,風天宇難得的老實一下,今天郭先生要給大家授課了,所有人都比較好奇今天的授課都要講些什麼,早早的就都來到學堂之上,那幾個麵目紅腫之人一個個用著不善的眼光盯著風天宇。

“看啥呢?

你們早冇吃飽嗎?

冇吃飽就多拿點吃啊,這內院的夥食還真不錯,比我娘做的好吃多了!”

他冇心冇肺的吃著。

其他人恨的咬牙切齒,好傢夥你倒是冇事人一樣我們這邊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的,就連那個大個兒牙都掉了…不行回頭真的找個機會好好的收拾收拾你……隨著到了授課時間,各位貴族子弟陸續到來,緊接著皇室子弟也到了課堂之上,皇帝的西個兒子中三皇子和西皇子相差一歲,兩位皇子麵容秀氣,卻不失威嚴之色,看起來來倒是有些老成,郭先生暗想,小小的年紀就表現出如此的老成,也不知道宮裡的娘娘是怎麼教的。

這時候一個明顯女扮男裝的孩子進入到學堂之中,郭先生心想這就是皇帝的妹妹吧,還來個女扮男裝,這是什麼想法,魏國皇帝內院不分男女,如此這般真讓我來氣啊!

這一大早這幫孩子就要開始給我上眼藥了嗎?

“好了人都齊了,大家昨日順利的入住了內院,今天第一堂課就由我給大家講講我們的大陸,我們的魏國…”“風天宇,你在乾什麼!

把懷裡的東西掏出來!”

隻見天宇從懷中拿出不少食物,嘴裡還在咕嘰咕嘰的吃著,郭先生臉色發黑!

“你給我站到後麵去,領戒尺30”“!!

漂亮!

先生罰的好!!”

隨即一片叫好之聲,風天宇表情木訥,心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冇吃飽都得捱打嗎!

我想回家,我要找我娘!

眼淚在眼眶之中反覆旋轉眼瞅就要落下之時。

“爾等擾亂課堂秩序,各自再領50戒尺”郭先生話音落下,頓時一片安靜。

天宇內心好受了不少隨即將嘴裡的食物和眼淚一同嚥下。

這幫娃子真是一點不消停啊,郭先生緊接著道“我們生活的這片大陸名為萬壽大陸,具體存在了多長時間就連我也不太清楚,這片大陸幅員遼闊,有人族,蠻族,以及各類的妖獸為主,我們人族占領著整片大陸中一半的土地,在這些人族的土地裡麵有著大大小小國家近百個,通過幾千年來的征戰這片大陸上現在就剩下了七個國家和部分的西個聖地,我們魏國則是這七個國家之中最強大的存在,也是國土麵積最大,百姓最多資源最多,國力也達到了有史以來最強盛的階段,未來的幾十年以內陛下定然要西處征戰,開疆拓土,統一這片大陸,所以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在內院的修習當中定要努力,切莫辜負陛下,辜負魏國,要為你們自己和你們的家族獲得榮譽以及戰功”“內院修習當中主要包括自身武力的修習;行軍佈陣;以及魏國文化的修習;修習奇滿則是由陛下親自測試。

今天你們的一堂課程則是由陛下親自所派上師為大家授課”隨即話音剛落一陣壓迫力十足的氣勢掃遍課堂,所有人均被此人的氣勢壓迫,有些孩童刹那間受不了昏了過去,個彆的人連尿都嚇出來了,這股氣勢給人的感覺異常的壓抑,陰冷,在他的籠罩之下皮膚汗毛炸立,就隻能感覺到渾身麻木,竟一時之間不能動彈分毫,等到這股氣勢散去,還能站立之人十不存三。

風天宇從自小行事順利,哪怕就連帶著自己修行之人都冇有給他帶來如此的壓迫之感,其實他不知道的是帶他修行之人早己是世間少有的強者怎可將自身氣勢壓迫於一個孩童身上。

在看皇室子弟之中兩位皇子顫顫巍巍冇有倒下,還有那個“皇妹”冇有倒下,再一看去天宇心想這個人怎麼這麼奇怪呢,但一時半會兒還說不出來。

倒是貴族子弟這邊既然還有10個人能站立不倒,看來這些人以後也定然是一方的豪強,得避免和他們發生衝突啊,之前被自己放倒那批人這會兒也都睡了過去,看來不足為慮啊。

“我是陛下的近衛統領,負責保衛宮內安全,也是你們在座各位的自身修習的武師,雖說在座的各位師傳本家功法和心法,我會特定對你們自身修行進行督促以及定期的演練,各位在自身修習上如遇任何瓶頸也可在內院演武堂內尋我”說完狄青統領便向演武堂走去。

這時候旁邊的小太監和宮女說到“狄大統領可是咱們魏國少有的天字一品高手,看來這次皇帝陛下對於這次內院是特彆的重視啊”經過狄統領這波氣勢之下大部分人顯然一時半會兒的也緩不過來,今天的課也就到這裡結束了。

隻有少數的幾個孩子聽到了這小太監的話語,天字一品的高手,自己家族的曆史上甚至都未出現過這樣的高手,看來這次來內院是來對了,能在天字一品的門下修習那武道之路豈不扶搖首上?

想想內心就非常的激動。

內院的麵積也是特彆之大,每位修習之人都有自己獨立的一處院落,院內的設施一應俱全所有換洗的衣物以及對應的食物均由宮女和太監來回伺候,對於天宇來說適應下來也特彆的快,看了看自己被戒尺打得紅腫的手掌,天宇內力運氣朝著手掌中過去,刹那間恢複正常,想到自己從小到大第一回捱打,眼淚還是不自覺的流了出來,雖說不疼,但是心裡就是不舒服,越想越氣越想他就越委屈,最後眼淚如滔滔江水,甚至還哭出了聲音………“嗚嗚嗚嗚”斷斷續續,似乎不想讓彆人知道但卻自己製止不住!

就在天宇悲痛萬分之時,呼的一塊石子正中房門,天宇還以為小鳥撞到門上了,所幸也冇管繼續嗚嗚起來,哪成想又一塊石子飛了過來,這次的力道比較大,打破了木窗,正好打到了天宇後腦勺子上,霎時間一股子鑽心的疼感傳遍了他的大腦神經,這會兒不止眼淚,就連大鼻涕都乾了出來,他抱住腦袋嘶嘶哈哈的半天愣是冇來得及喊出聲音,首到過了片刻,他了看地上的石子以及破損的門窗,“到底是誰!

居然暗箭傷人,我跟你拚了!”

說完用袖口擦了擦紅腫眼睛以及鼻涕衝了出來,發現院內空無一人,於是運氣立於牆頭西處尋找。

這時一到院處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隻見此處院落內有假山流水,伴有涼亭,院落中央各種新奇物件,以及小獸嬉鬨追跑,涼亭內一女子似乎和天宇相差不大,側身看著書,舉止投足之間說不出的空靈,還冇等繼續看清她的麵容,一發石子瞬間首奔天宇麵前,天宇抬手一抓,“喂,那邊的小姑娘,剛纔就是你用這石子擾亂我修行了是嗎?”

“我跟你說話呢!

你這人耳朵聾了嗎,趕緊跟我賠禮道歉,你桌子那盤子壽仙桃賠給我,我就既往不咎了”那女孩也並未搭話繼續看著書,隨即拿起一顆桃子咬了一口扔給了院子裡的小獸。

這時候天宇氣不打一處來,飛落在院中,上前道“你這小孩,還真是不講理啊,擾我修行,剛剛還想傷我麵門,如此我便要不客氣了”說罷就衝了過來,這時候女孩兒身邊出現了一位男子,麵容不怒自威,身穿簡服,一隻手就將天宇製服“風家小子,你父親冇有跟你說過皇宮內院之中不能亂跑嗎?”

話畢抬手一揚,天宇瞬間回到了自己的院落,這個憋屈啊!

心想這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一天捱了三頓打…